“珈蓝城,不愧是乱域有名的势力,果然气魄不凡!”

穿过最外围的空旷山野地区,元辰一行人如愿以偿地踏入了这座自然风格极重的岛城中,走在足有数十米宽的石道上,这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他们就跟一盆水倒进湖泊一样,除了引来部分人侧目,倒也没引起什么风浪。

头顶上明明风沙呼啸,烈日灼灼,但此刻全都影响不到这里,树木成荫,甚至大部分房屋周围都爬满了盛开着紫色花朵的藤蔓,就仿佛与外界那严酷的环境是两个世界,也没看出来到底是使了什么手段。

沿途打量了一番,元辰不禁发出了感叹声,因为这座城市竟然还没有多少凡人,往来之间,大都有修为在身,还有宠兽随行,虽然很多都只是一转乃至预备的杂鱼,但也颇为不凡了。

甚至在元辰看来,其明面上表现出来的整体繁荣或许已经不比沧城差了,当然,前提是沧城没有隐藏什么实力的话。

不过想想这片乱域的苛刻环境以及此地较为特殊的入城难度,他似乎也能理解,层层筛选之下,没有点手段,弱者很难活下来。

要说唯一的缺点就是,那就是秩序有些混乱。

往来之间虽然热闹,但却意外的很冷寂,甚至大多数行人的脸上都带着毫不掩饰的防备之色,时不时还可以见到有人当街火拼,可谓肆无忌惮,刚入城没多久元辰就亲眼目睹四起了。

明明偶尔有巡逻的城卫队路过,可哪怕杀了人,只要不影响到公共财产,最多就支付点罚款费用,也不会被追究,往来者们也最多看看热闹,没有谁会去管别人的闲事。

仅仅途见,亦可知强尊弱卑、弱肉强食之风,当然,也可见那些掌控者对于自身实力的自信,根本不怕混乱!

除此之外,这座城市的市场也极为繁盛,可以说随处可见,或许因为大都是修士的缘故,所以远比他所见的任何城市都要丰富,也要更加的无所顾忌。

基本上不管什么物资都能买到,心法、蛊虫、奴隶、尸体以及各种材料等等,五花八门,什么明目张胆的生意都有,前提只要价格到位。

不过总体而言,对于强者来说,就比如元辰这种,这种宽松的生活环境反而是件好事,是强者的天堂,弱者的地狱。

“确实!”

一旁的风华也颇为好奇地打量着周围,轻轻臻首,比起她以往所混迹的三角域,这里确实更加繁荣强大,当然,混乱也差不了多少,时不时也有恶意的目光传来,毕竟都是群肆无忌惮的人。

面对这支有近百人的陌生队伍,一看就不好惹,街道上的行人大都两侧避让,不愿多生是非,而那些避让不急的家伙,不管是因为什么缘由,也都在风华的示意下,被手起刀落地解决了,留下残破尸体。

对此也没有人在意,神色皆冷漠淡然,他们都是老油条了,不说个个顶万人屠,可也算是视生命如草芥,否则也不会跟着风华做事,这点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乍看霸道无比,但常年混迹乱域,她可是太清楚了,初来一个陌生地方,人生地不熟,那就必须表现出实力以及狠辣果决的态度,否则都会以为你是软柿子,最后导致麻烦不断。

被拉着小手,小圆圆小心翼翼地跟在风华身后,瞪大着眼睛盯着躺在地上的狰狞尸体,又看了看谈笑自然的元辰两人,心里发毛,再一转头,不远处的李成还对她友好笑了笑,其他人都是如此,让她更加脸色苍白,很不适应。

“对了,我们准备要在这里待多久?”

突然,风华在一旁开口问道,既然不愿意跟她提到底要做什么,但总该透露点其他东西吧,毕竟管那些屁事的可是她!

“多久吗?恐怕少则数月,多则一年!”

“这样嘛,那我们人多,得有个能安脚的稳定落足处才行,最好是属于我们自己的!”

稍微思索了几秒,风华继续提议道,元辰也点了点头,有道理,但是他们人生地不熟,这个渠道问题有些麻烦,不管是搜集情报,还是做什么,都需要花点时间。

“不必了,我看这里就很不错!”

对此风华却意见不同地摇了摇头,他们恰巧就路过一处位置还不错的气派宅院,地方也足够大,直接撇了撇嘴道。

“程虎、程心你们几兄弟去重点查一查,这家点子硬不硬,有没有什么不好惹的关系!”

说着她还转头吩咐了一句,队伍中的几个高手先抬头看了眼首领,元辰也瞥了他们一眼,沉吟了几秒,微微臻首,这些人都是二转层次的好手,也是队伍中的专业斥候,倒也放心。

“去吧!”

“是!”

见首领点头,他们这才领命离去,悄悄离开了队伍,打探情报而已,这些事他们可是轻车熟路。

“如果目标合适,今晚的夜色就很不错!”

“既然初来此地,我们又有实力,那么不做也罢,要做那就做绝,必须杀鸡儆猴,只有我们比别人更狠一点,才能更稳更快地立住脚!”

见元辰不语,风华伸手握了握手掌,神色冷漠,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想她当初可就是这样站住脚的,不过她还是顺便开口解释了一句,这可不是在给他乱树敌,以免被这多疑的家伙猜疑。

“嗯,我理解!”

元辰则神色如常地笑了笑,心里却还是稍微有些惊讶的,这家伙跟之前的咸鱼心态倒是有些不同了,搞得他差点都快忘了这可是一位歹毒蛇蝎的女人,今日一见,传闻果然不假。

不过倒也无所谓,都在他的五指山中,翻不了天。

继续逛了一圈,陆续又挑选了几个备用目标,元辰一行人最后直接就包圆了一家小客栈,在里面吃喝养足了起来,长途跋涉也疲了,而驯养有虫兽的也都抓紧喂养着宠物,静静等待消息。

唯一有点惊喜的是,此家的店主竟然也是一位修士,虽然修为一般,但菜色却很是不错,连久不食味的元辰也都难得尝了几口,甚至考虑是不是也顺手抓回去做伙食。

“多吃点!”

瞥了眼坐在怀中不怎么吃饭的小圆圆,元辰心不在焉地拿起一块肉腿,粗暴地强塞进了她的嘴巴里,然后用冷漠的语气说着关心的话,考虑到收割以后的契合度问题,所以平日他也需要跟这只特殊灵虫培养点感情。

当然,他求的可不是什么亲近,那对他这样的人太不切实际,他更想要的是奴性,负负同样可以得正,只要将奴性印入骨髓,最后控制不也是很容易的事吗?

他向来喜欢以最简单的代价得到最好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