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说啥?”

炮连五班长刘启想到了自己班分配来的三个新兵,抓了一把头发,一看又掉了几根,

“连长,这届新兵不行啊,比上一届差太多了,一点眼色活都不会,教都教不会,还一个个觉得自己牛皮的不行,”

新兵觉得新兵连牛皮,还在飘着。

“这批新兵确实不咋,”七班长赵汉接着说,“我班的兵体能太差了,就拿那个于田来说吧,第一次的十公里还是两个老兵拖着跑完的,后面直接病号了,跑都跑不动了,”

“诶,我班也有病号,”三班长嘲笑道,“还挺多的,”

病号问题,是班长们纠结的大问题,十公里终究强度还是高了,虽然现在没有限时,但是依旧跑废了一批新战士,等到时候限时之后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连长,分班的事情,我觉得要好好分一分了,”二班长何乘风皱着眉头,“我班的新兵……哎……我是真管不了,不行让他们去炊事班吧,”

“不要啊?”事务长笑了,“不要给我啊,你班那个新兵,徐笑还是曹乐?”

“我班的也给你,”五班长刘启说道,“都给你了,我不要别的,从炊事班给我调个人来就行,”

七班长赵汉说,“诶,还有我班的,事务长,要不要?”

“不会吧,你们的兵都不行啊,”唐朔咧嘴笑了,“我觉得我的兵还行啊,”

唐朔不说话还是,一说话,班长们不乐意了,

二班长何乘风骂道,“废话,你班就一个新兵,听说我班新兵说他还是新兵连的扛把子,体能体能牛皮,训练训练厉害,对了……唐班,还说你们新兵还立功了,是不是真的啊?”

唐朔还没回答,几个班长就不敢相信了,

“是不是诶,新兵三等功啊,他家啥背景啊?”

“……”

“立功了,”九班长陈伟轻轻说道,“我带的一个兵,崔呈你们知道吧,他就是新兵的班长,三等功,听说是抓了一个特种兵抓出来的,”

“特种兵,也不至于吧……”三班长语气中带着羡慕,“就抓个特种兵,咱们演习开炮还不知道淘汰掉几个特种兵呢!”

眼看话题越来越歪,指导语刘宇拿起茶杯随后又放下,砸出声音,

班长们顿时不说话了,

刘宇看着所有的班长们,骂道,

“嫌兵体能不好,嫌兵眼色不好,谁惯出来的你们的毛病,”

刘宇作为指导员,肯定要制止歪风邪气的,他继续说道,

“你们是班长么?还是不是班长,怎么带兵都会,要你们做班长干嘛,连里老士官多的是,不想干了,有人能接你们的班。”

挨骂了,班长们都缩起了脖子,

“我这里有份名单,”

朱阁这时候说话了,他的面前放着一份写好的信纸,上面写着连队所有人的名单,

“你们报上来的新战士,还是有问题的老战士,都在这个名单上面,现在我在最后确定一下,你们是要真的换人是吧?”

班长就这么奇怪,在生气的时候,把兵丢的远远的,等到真的要换人了,反而心里有些忐忑,

真的要换了?

我就带不好他?

应该还可以抢救一下吧……

五班长刘启考虑了一下,“连长,给我们班换换人吧,”

“行,你们班两个新兵都给你换了,”朱阁说完,看向其他班长,“还有那个班的兵,”

“我班的……”

“……”

唐朔在最后轻轻说道,“连长,我一班的士官是不是有点多了,”

“怎么,你班的兵也要换了?”朱阁反问道,“一班可是咱们连的招牌,换的人抗不上去可不行的,”

唐朔应道,“换点新人吧,士官多了,反而没有新兵好管教了,”

唐朔是思考了良久才做的决定,老士官们倒没什么,两个刚转的士官有些吊毛了,欺新不服老,飘的厉害。

“嗯……行吧,”

朱阁想想回应道。

“还有那个班的兵,快说……”

“……”

先锋炮连的第一次兵员调动在连部的商讨中结束了,整个时间话了两个小时,在商讨结束之后,连长朱阁和指导员刘宇,在综合各方面的情况后,花了两天时间最终做出了分班表。

事务长如愿以偿的要去了三个人,缓解了炊事班的压力。

一班调走了两个一期,一个刚转的,一个之前的,换来了两个新兵,金尔洋和曹小淼,

其他的班级,也各自有着人员的变化。

调动在周六休息的时候进行,

王炎知道金尔洋来了之后,顿时就高兴了不少,他来一班大半个月,一个真正能聊天没多少,有了金尔洋,就舒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