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彭虎咧嘴大笑夸赞连连,赵平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很明显,正如彭虎上面所说的那样,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交流手段,而眼镜男当初阻止彭虎跟他一起进去的决定亦无比正确,不错,就凭彭虎那张一看就不像好人的脸,假如陪赵平一起进去,想必不单不会起到作用反而还会帮倒忙。

似乎注意到对面5人看到彭虎时纷纷露出惧意,赵平展开介绍,简单告知下彭虎乃同伴之一无需担忧,最后手指两侧民宅继续道:“我还是那句话,你们现在可以任意去附近房屋查看,看看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还有如果你们当真相信我,那么你们就应该明白整个小镇近千口居民单凭我们这区区10人能杀得光吗?能杀的了吗?更何况还都清一色碎尸,你们认为……”

“这可能吗?”

………

怀疑是一种心态形容词,泛指在面对或遭遇某种较难判定问题时所产生的不解踌躇状态。

而解开怀疑的最佳手段就是亲眼所见,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半小时后。

虽说早前就已对那眼镜男所言信了个大概,但为了保险起见,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心下坎坷的刘东还是吩咐张智勇与张齐风两人赶去查看,赶往两侧民宅里查看虚实,不多久,随着二人双双回返,刘东、孟菲连同方敏便清晰的发现……无论是张智勇还是张齐风,两人的脸皆都是清一色惨白骇然!

“呼,呼,刘……刘总,四周那几栋民宅里全……全都是被碎了尸的死人!”

打着哆嗦,抹着冷汗,待二人将这一可怕真相结结巴巴告知后,一时间,某股名为胆寒的巨大情绪开始以叠加形式同紧张感重叠,融合,从而造成本就惶恐不安的几人彻底被恐惧笼罩,彻彻底底成为惊弓之鸟,往简单点形容就是他们被吓傻了,被这不可能发生的惊人变故给吓的毛骨悚然不知所措。

慌乱间,刘东几人看向赵平目光中才终于露出相信神色。

或者说由不得他们不信,在如此证据确凿的可怕事实面前,再不相信那可真就是白痴蠢货了!

不错,自打张智勇两人把查看结果告知刘东三人后,这群公司白领就已完全相信了赵平,认清了现实,逻辑很简单,就算傻子也知道仅靠区区数人根本就没能力用碎尸手法杀光小镇近千居民,先不提居民们会不会反抗,就算居民全都洗干净脖子等死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被一屠而光,且通过观察,碎尸几乎都位于房内,如所料不错,应该是在夜间被杀,似乎在一夜之间这些居民就全被残忍杀光了。

短短一夜间用碎尸手法屠光所有小镇居民,这种事人类绝无可能办到,所以眼镜男和其同伴的嫌疑被瞬间排除,对方反倒有很大可能当真和己方一样属于误入此处的迷路游客。

话归正题,既然小镇一夜被屠已超出人类能力范围,那么……谁又能够办到这种事呢?

“全死了?全部四分五裂?怎么会这样?那,这些,这些居民到底是怎么死的?”

虽说已相信了赵平言论,可无法抑制的庞大惧意连同迷茫不解还是不断刺激着几人,导致刘东下意识提出疑惑,提出茫然,不由自主询问起真凶是谁。

真凶是谁?

果然,见刘东询问,彭虎冷笑一声打算开口,不料被一旁赵平挥手阻止,接着,赵平开始回答,走到几人面前,最后用那依然平淡的语气身前5个人回答道:“很明显,仅凭一夜间就把近千居民全部屠戮一空,这种事人类没能力办到,既非人类所为,那么凶手……毫无疑问是螝!”

螝!!!

当这个早前曾被几人想起但后来又刻意忽略词汇从赵平嘴里被重新被说出后,一时间,刘东、孟菲、方敏、张智勇以及张齐风统统打起哆嗦,本就微颤的身体就这样骤然加剧抖得愈发厉害,是的,他们虽极不情愿相信这是螝干的,可**裸的现实摆在面前却由不得他们不信,印象有一句经典的名言说的极好,那就是……

当一件事用科学无论如何都无法合理解释的时候,螝便是唯一答案!

“有螝,真的有螝啊……”

“刘,刘总,这镇子里有杀人螝啊,怎么办?要不咱们还是跑吧?”

“跑?说得轻巧,往哪跑?你忘了咱们怎么跑都出不了山林的事了?镇子里有螝,镇子外就安全了?马志龙和刘传发两个可都是死在镇外林子里的,更何况离开小镇咱们岂不都要饿死?”

“刘总你的意思是……无论是树林还是小镇都有螝?天呐,要真是这样那咱们岂不是必死无疑了?不,不要啊……我不想死啊……”

聆听着几人对话,似乎察觉到面前几人因害怕过度已隐隐出现崩溃征兆,目光微凝,赵平转变语气,继而说了段若有所指的引导性言论:“诸位不用太过害怕,只要动动脑子或许可以躲避螝物杀戮也说不定,对了,记得在恐怖电影里螝往往都喜欢找人少队伍或落单者杀啊……”

后面的话赵平没有说出口,不过男人想表达的意思却以清晰透露,他相信有些话无需明说,更相信面前统统属于社会精英的公司白领们会听不出其中含义。

结果是什么?

结果是预料正确,虽惊慌不止但皆非笨蛋的几名公司白领果然参透了其中含义,话音方落,孟菲便如忽然想起了什么般转头回望,看向眼镜男,最后走至身前询问道:“赵,赵先生对吧,我叫孟菲,对了,你之前是不是说过你们也有一个团队且人数比我们人还多,是这样吗?”

赵平不置可否微微点头,接着淡淡回答道:“是的,正如最初所言,我们和你们一样皆为被困于此的游客,我们有10人,目前除了我彭虎外,其他人全待在后街一栋民宅里。”

得到赵平肯定恢复,孟菲紧张表情先是一宽,随后返回队伍同其余4人低声私语,见对方开始商议,赵平不动声色,仍一脸淡定站于原地,男人很有耐心的默默等待着,嘴角不经意间微微上扬……

眼镜男的表情被置身一侧彭虎完整看在眼里。

见状,一时间,光头男看向赵平目光颇为狐疑,同时心里亦隐隐有些不安,通过接触,虽说他俩成功联系到了这伙剧情人物也成功获得了对方信任,可随后赵平却没有如原计划那样找这些剧情人物打听线索,反而明显是想把这伙人拉到执行者那边,如此意图令他一时难以理解。

话虽如此,好在彭虎这人最大优点就是悟性高且知情识趣,就算有时暂时对同伴意图不加理解可他依然会自行配合,正如以往无论何种情况下他都能够完美配合叶薇或何飞一样,唯一区别是此刻他所配合的人换成了赵平,换成了这个在他个人眼里一向心计颇深的眼镜男。

激烈讨论,频频低语,许是最终达成了意见统一,没过多久,5人结束商议,纷纷走至赵平和彭虎面前,旋即刘东郑重其事展开介绍,逐一谈及已方众人:“赵先生,彭先生,鄙人乃完美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东,这位是财务部经理孟菲,这位是……这位则是……”

“赵平,环宇律师事务所任职,这位是彭虎,我朋友。”

待双方互相介绍完毕后,刘东5人不由顿觉心安,原来眼前这名叫赵平的男人和自己一样皆属文职行业,难怪此人最初现身时给众人感觉有些

似曾相似,虽说对方为律师,可双方同为白领的身份还是获得了刘东5人些许好感,同时对眼镜男的信任度亦增加了不少。

“那么……请问赵律师,我们能否去你们那里和你们队伍待在一起呢?毕竟你刚刚也说了,人多总是好的。”

和预料中丝毫不差,当代表众人的刘东把请求说出口后,原以为会立即同意,可,不知为何,这一次赵平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摆出一副沉思表情,这倒让早已被满镇碎尸给吓成半死的刘东5人坎坷不安,眼见对方作犹豫姿态,唯恐眼镜男拒绝的刘东忙又在旁加了一句:“我们加入你们队伍后绝对会服从赵律师安排!”

直到有所保证,直到表情态度,刘东此言一出,又过了片刻,犹豫已久的赵平才终于像下定决心般缓缓抬头,继而朝刘东几人回答道:“好吧,既然如此,那你们就跟我来吧。”

………

一分钟后,某条被黑暗包裹的死寂街道中响起脚步,出现人影,人影走动频繁,入目所及,就见有7个人正默默行走着,沿街道赶往前方。

只是……

行走过程中,有两处细节未曾被众人察觉。

前排,赵平伸手扶了扶鼻梁眼镜,继而露出一丝微末笑意。

另一细节则比较诡异,那就是,早前曾飘舞飞荡的细微颗粒重新出现,再次飘来,最后飘向队伍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