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泽感觉这个南田应该不会背叛自己。

听到秦泽这么说,秃鹰和黄牛顿时也闭上了嘴,耐心的等待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南田似乎注意到了秦泽这边的情况,然后走了过来对着秦泽低声说道:“秦先生,你先别着急,我在和龙哥们聊一下,看看能不能从他们嘴里再问出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好的,那你们慢慢聊。”

秦泽点了点头,不难听出他语气中满是欣喜。

说实在的,自从知道赵永亮人还安然无恙的时候,秦泽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之前的烦躁和不安瞬间烟消云散。

看到秦泽如此的相信自己,南田心中别提有多高兴了,目光中满满的都是得意,心中暗自叫道,妈的,还真是一个蠢货!安抚好秦泽等人的情绪后,南田再次来到了龙哥的身旁说道:“龙哥,其实刚才我也已经想了一个好办法。”

“什么办法,赶快说来听听!”

听到南田说有好办法的时候,龙哥更是激动不已,迫不及待的问。

“龙哥,其实这个办法很简单呀!”

南田呵呵一笑说道:“你忘了我们门派里是干什么的?

研制剧毒,可是我们的专长,其实我已经想好了,等一下就在他们大水杯里投毒!”

“啊?”

龙哥还以为南田有什么好办法,一听到投毒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皱着眉头说道:“你忘了飞镖的事情了吗?”

“龙哥,你太紧张了!其实我也想了,之所以非标上的毒对这小子没用,那可能就是因为这小子体力和体质超强,所以我决定在投毒的时候一定要加大一倍的药量,我敢保证,到时候这小子一定逃不出我的魔掌!”

南田自信满满的说。

听到南田说的这一番话后,龙哥的双目中闪过一抹难以掩盖的笑容,但由于秦泽等人还在这里,紧接着又慌忙讲那么喜悦之色,给掩盖了过去,生怕他们发觉。

其实南田说的一点都没错,荒芜派最擅长的就是制毒和用毒了,顿时又找到了自信,然后看着南田说道:“那你准备接下来怎么办?

具体怎么操作?”

南田仔细考虑了一下,然后说道:“刚才我已经给他们几个说过了,你已经同意让他们加入陇海小分队了,在我们门派里加入新人的话,必须要举行一个仪式,等一下在举行仪式的时候,就把提前准备好的东西放入水杯之中!”

“好,好,这个方法不错!”

听到南田的提议后,龙哥激动的脸上都笑开了花,“姜还是老的辣,你这招实在是太好了!”

“龙哥过奖了!”

南田也满意的笑笑说道:“只要他们将水喝下去,那么胃部会很快吸收水中的巨毒,这几个人就等着任我们宰割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

龙哥笑说。

南田点了点头,然后立马扭头看着秦泽等人,用华夏语言说道:“秦先生,几位陇海小分队的领导都已经答应让你们加入了,但是在这之前还要举行一个仪式,并且要喝下我们内部研制的龙水便可!”

闻言,秦泽顿时迟疑了,皱着眉头看着南田问道:“怎么这么麻烦呀?

你到底问出有价值的消息了没?

如果问出来的话,我们直接把这几个人给解决了,不就行了吗?”

在来这里之前,秦泽已经和南田商量好了,等问到了有关赵永亮的详细消息后,就立马把陇海小分队的几个领导给解决了!可是现在呢,南田已经和龙哥说了这么长时间,该问的消息也问了,秦泽感觉是时候动手了,为什么还要举行一个加入仪式,这根本就是多此一举!南田趴在秦泽的耳边小声说道:“秦先生,是这样的,如果你们不参加仪式的话,那龙哥的人依旧还会对你们看管,举行了仪式过后,才能算是这个队伍里的人员,只有让他们放下了戒备之心,到时候我能成功的几率才会更大!”

“照你这么说,他们还是不肯相信我们了?”

听到南田说的这些话后,秃鹰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看着龙哥等人的目光中满是怒火。

“这位兄弟,你先别激动,我们门派自然由门派的规定,所以你们不用多虑,只要参加了入会仪式,那就是自己人了。”

南田呵呵一笑说道:“等参加完仪式后,我敢保证他们一定会全身心的相信你们,并且还会盛情款待。”

说完之后,南田又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秦泽,小声说道:“秦先生,好不容易取得了他们的信任,这件事情你一定要三思,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功亏一篑。”

秦泽阴沉着脸没有说话,仔细的想了一下,然后沉声说道:“那行吧,我们几个都听从龙哥的指挥!但是等仪式举行完后,必须要立刻动手,不能再耽搁了!”

秦泽担心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长,对于他们越不利,生怕发生什么变故,所以心中满满的都是担忧。

“放心吧,兄弟!”

南田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秦泽等人,心中暗自想到,蠢货,你们已经上当了!就在这个时候,龙哥也笑呵呵的看着秦泽几人说道:“几位好兄弟,欢迎你们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了,欢迎欢迎!”

说话间,龙哥已经吩咐他手下的一名小弟前去那提前配置好的毒药。

“多谢龙哥,以后我们兄弟就劳您照顾了。”

秦泽微微一笑,毕恭毕敬的给龙哥鞠了一个躬,目光之中满是恭敬。

“自家兄弟说这些客气了!”

随着龙哥话音落下,只见一名小弟端着一个托盘快速走了过来,托盘上放着几个杯子,然后快步走到了秦泽等人的面前,示意让他们将杯中的水喝下。

看着杯子中的水,秦泽的心中满是犹豫,不由自主的扭头看着一旁的南田。

“没事的兄弟,等喝了这杯水之后,我们都是自己人了,你们从此以后在门派里也就自由了!”

南田拿起托盘上的一杯水,随即递给了秦泽。

接过水杯,秦泽沉默了一下,然后将杯子中的水一饮而下。

因为他非常清楚,这杯水不喝是不行的了!秃鹰等人虽然多疑,但看到秦泽已经将水喝下去,随即也拿过托盘上的水杯,纷纷都喝了下去。

看着秦泽等人,将杯子中的水喝得一滴不剩,南田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龙哥几人更是长出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的灿烂了起来。

“哎,想不到赫赫有名的秦泽也不过如此!”

此刻,龙哥激动的手舞足蹈,满脸兴奋的看着一旁的南田说。

“龙哥呀,先别高兴的太早!”

南田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秦泽,沉声说道:“这货体质超强,我们还要看看这些药,到他的体内会不会起作用!”

虽说这次的药量增加了一倍,但是毕竟上次失败过,所以蓝田的心中也没有底。

“你说的也对,只有药物真正起了作用,我们才算真真正正的,将他给拿下了!”

龙哥随即也满脸赞成的点了点头。

看秦泽等人喝下水后,个个都面色如常,南天笑呵呵的对着秦责问道:“秦先生,既然喝了我们内部的水,那么从今以后都是自己人了,恭喜你们加入!”

“少废话,既然都是自己人的话,那就赶快让他们退下!”

秃鹰阴沉着脸,满脸不悦的瞪着南田。

“好,好。”

南田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对着龙哥又说了几句,随后秦泽等人身旁的壮汉都退了下去。

看到这些人都退下,秦泽等人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秃鹰又满脸着急的看着南田说道:“水也已经喝了,人也已经退下,是时候动手了!你还愣着干……”岂料,秃鹰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感觉身子突然摇摇欲坠了起来,紧接着双腿一软,身子可朝地上倒去。

“秃鹰兄弟,你怎么了?”

看到秃鹰神色不对,一旁的黄牛神色大变,大声吆喝了一下,冲了过来就去搀扶秃鹰。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也感觉脑袋蒙蒙的,紧接着双腿一阵酸软,身子也摇摇欲坠,整个人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一样。

“宗主,大事不好,刚才的水里有毒!”

黄牛对着秦泽着急的说了一声,然后身子可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秃鹰也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嘴唇青紫,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南田,你竟然背叛我!”

看到倒在地上的黄牛和秃鹰,秦泽恼怒到了极点,凶神恶煞的瞪着一旁的南田,目光中满满的都是杀意。

“我这么相信你,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的奸诈,卑鄙!”

随着话音落下,秦泽上前一步就要和南田动手。

看到秦泽突然冲了上来,南田吓得面色顿时煞白,想起昨夜两人交手的场面,此刻他还心有余悸,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但秦泽还没有来得及动手,脚下突然一软,整个人可坐在了地上,不知不觉间,额头上已经冒了一层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