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重又一重的道果神光,自荀少彧的身上落入不灭灵光,每一重道果神光的落下,激荡起一股股恢宏磨测的神力。

嗡——

不灭灵光中沉浮的永恒道轮,在道果神光落入时,缓缓推动着道轮地转动着,以道果神光为养料,永恒气息愈发厚重。

荀少彧一颗混沌天心高悬冥冥之境,每一重道果神光的斩落,都让荀少彧眉头皱的更紧,神光辉耀于玉虚宫圣境。

“这,已经到了极限,不能再斩下去了。”

一百零八重道果神光飞腾环绕,鼓荡而起的气息弥天盖地,荀少彧面色略显苍白,看着环绕神光的永恒道轮。

此时此刻的荀少彧,气息已然跌落到了前所未有最低点,他明显感到自身只要再斩一次,就能彻底跌落后天至极至道。

‘混元道果’经过荀少彧斩我明道,已然衰弱到了一个临界点,只要荀少彧再后面轻轻一推,就能让其分崩离析。

荀少彧一连斩去一百零八重道果神光,每一重道果神光沉淀的力量,都不逊于一尊半步大神通,这是何其的可怖可畏。

《斩我明道四九大罗天道经》的修行,就是一步步斩去自身道果,被斩去的道果积少成多,最后也不可小觑。

一百零八重道果神光汇聚在一起,其力量之恐怖深沉,绝不下于几尊‘与世同存’的先天大罗者,这就是荀少彧的底蕴。

荀少彧手掌托着永恒道轮,被寄托了如此底蕴的道轮,跳过了需要几千万载的温养阶段,直接凝聚了先天真形。

“竟然,凝聚了九道大罗天道的轮印,”荀少彧抚摸着掌中的石轮,面上带着一抹晦涩莫名的意味,呢喃自语。

此刻,一方石轮静静的躺在荀少彧的掌心,九道形态各异的轮印,深深烙印在石轮轮身上,不时有丝丝大道气息垂落。

恍惚之间,似有道人辟地开天,菩萨坐镇地狱,金乌沐浴东海,天魔他化自在,天子孤坐冥府等种种气象显化。

这九道轮印各有玄妙之处,是荀少彧以自身莫**力,与甚深道行凝聚而成,每一条都包含着一道大罗天道的奥妙。

寻常后天生灵得此一道,就能拥有踏入先天大罗之道的底蕴,而荀少彧在永恒道轮上,足足凝聚九道大罗天道。

这在一众先天大罗不朽中,都是可敬可畏,难以想象的大成就,几乎能与那些身证‘万劫不磨’的天尊古佛比肩。

可以说,荀少彧创造了一个奇迹,以一后天至极至道之身积累无穷底蕴,就连先天大罗者都要对此膛目结舌。

“但,这远远不是吾……或者说,这远远不是斩我明道的极限所在,九道大罗天道虽然惊人,却还有更大的余地。”

“永恒道轮,还能承载更多的大罗天道,正所谓大衍五十,天道四九,一线生机,凝聚大罗天道四十有九之数。”

‘嗡’的一声,荀少彧轻轻转动着永恒道轮,似是而非的大道之音,自永恒道轮之上回响,酝酿着无尽的神韵。

“一旦永恒道轮承载四十九条大罗天道臻入大圆满,为吾积蓄了无量量底蕴,就是吾进无可进,彻证粉碎真空之机。”

荀少彧的眸子中,似是泛着奇异的神采,整个人都近乎于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吾相信,那一天不会远的!”

卸下后天至极至道之上所有积累,不再压抑自身道基,荀少彧的心灵怅然若失了片刻,随即而来的是一股大喜悦。

只要荀少彧能完成四十九条大罗天道的积累,只怕他粉碎真空的那一刻,所能获得的助益将会难以想象的可怕。

“若是真能凝聚四十九条大罗天道,将永恒道轮化为永恒天道之轮,那么……吾或许可以争一争后天第一的气运。”

感受着手中永恒道轮的威能,在九条大罗天道的加持之下,再有本身道轮的道韵,这一件道轮的力量实难想象。

作为时光大道某一概念的显化,永恒道轮的每一次转动,都是碾磨着真实时光,将虚无缥缈的宙光碾磨为齑粉。

这当中的凶险程度,远远超出了昆仑镜的穿梭时空,映照未来投影的力量,这是直接破坏宙光大循环的神力。

动辄就能让世界沉沦,怕是在第三品的先天奇珍中,这一件永恒道轮都是属于最顶尖的,可这还远不是永恒道轮极限,

这一尊永恒道轮还有很大潜力可挖,一旦四十九条大罗天道圆满,只怕这一尊永恒天道之轮,就能列入第一品。

虽不见得能与开天三宝相提并论,可是这一尊永恒天道之轮臻入大圆满,未必会逊色于先天五方旗等无上奇珍。

正是这一尊永恒天道之轮的强横神力,让荀少彧心头不禁兴起了一丝野望,这便是他争夺后天第一的底气所在。

倘若将四十九条大罗天道凝聚,荀少彧完全有这个底气,去争夺后天第一的名器,其中自然有着无边的好处。

“后天第一!”

荀少彧心头略微的一动,这可是了不得的机缘,这世上但凡什么东西,只要沾染上第一的名头,都不会简单。

就如烛龙大神为世间带来第一缕光明,又如燃灯古佛的本体传闻是世间第一盏灯芯,都在某种程度上占据了第一。

这还只是这两位占据了‘第一’的名头,其他占了‘第一’之位的大神通就更多了,世间第一缕风,世间第一片云。

天地宇宙万象万物,追根朔源之下都有‘第一’,无论是第一张‘纸’,还是第一枚‘字’,第一柄‘剑’都有着莫大影响。

只要能在某种程度上占了‘第一’,至少也能有一个先天大罗的前程,甚至许多在先天大罗中都是极为靠前的存在。

所谓的名入‘第一’者,必有大气运、大福泽加身,不说一路修行顺风顺水,但绝对要比大多修行人的修行路平坦许多。

“而吾要争的,就是后天生命第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后天生命唯我修行至此,以后天之身压先天之道。”

“超迈所有先天大罗不朽,凌驾一切后天生命之上,任何旁门之道都不及吾之道,任何后天之法都不及吾之法。”

荀少彧的心很大,他要成为所有后天生灵的最终极,一切后天生灵的修行,只能努力靠近他的成就,却永远不可能超越。

只是,后天至极至道之路虽是荀少彧开辟出,有别于先天大罗之道与后天另类成道的第三条路,称得上至强。

可是开辟这一条道路的荀少彧,只能算是现在的后天第一人,远远称不上横断古今,睥睨万古一切后天修行之人。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虽只是凡俗之中流传的一句话,却是一语道破世上一代代修行人的现状。

荀少彧能在如今的时代,称得上一声至极至道,已然是极为难得的成就,可是亿万载岁月更迭,天骄人物更替。

谁也不知道,在荀少彧之后是否又会有一位大修行人,有别于现存的三条道路之外,再度开拓出第四条修行道路。

只看荀少彧没有在证就后天至极至道之后,直接被太虚宇宙承认为后天第一,就知道在茫茫不可预计的未来。

绝对会有天资秉性更在荀少彧之上,气运福缘也超乎想象的绝代天骄,一举打破后天第一,超越荀少彧这位前人。

当然,能超越此时荀少彧的人物,或许亿万万载后才能昙花一现,几率小到可以忽略,可终究是有着一线可能。

说到底,荀少彧如今的成就,固然是值得惊艳,可是还并没有达到让所有后天生命,都为之绝望的恐怖地步。

因此,哪怕荀少彧的道行之高,是太虚宇宙真正意义上的后天第一人,也没有获得宇宙意志对他‘后天第一’的认可。

荀少彧若是真得到了宇宙意志对‘后天第一’的承认,自会有无边大运、福泽加身,就连‘混元无极’的大天尊都不敢小觑。

毕竟,修行之道上的种种‘第一’,从来都不是虚名,那是有真正的大好处,得之可以能让修行人因此受用无尽。

何况,‘后天第一’在诸般‘第一’之中地位尤为特殊,也就道门三清祖师的‘先天第一’,能稳稳压‘后天第一’一筹。

其他的先天第一之属,无论是重要性上,还是在三千大神通心中的分量,都少有能与‘后天第一’相提并论的。

道门三清祖师之所以在三千大神通中如此尊荣,就是因为祂们生而‘半彼岸’,生来就是先天生灵中的至高道一。

只要荀少彧成就了这个‘后天第一’的尊位,在三千大神通者中立刻就能进入最顶尖的那一序列,任谁都不敢轻慢。

“凝聚九条大罗天道,还不能得到‘后天第一’的尊位,唯有四十九条大罗天道大圆满之后,或许能去争一争。”

荀少彧咬了咬牙,大道之路无有尽头,看似他现在光芒万丈,实际上在某些至高存在眼里,未必就不是一簇烛光。

烛光之火只有一点光芒,经不起风吹雨打,也经不起任何的一点意外,只要风雨稍大一些,转瞬就能将其熄灭。

所以,荀少彧要成为第一,要成为后天第一,他要让自己这一簇烛光,化为恒古不灭的太阳星,挥洒着无穷光明。

故而,荀少彧要做的不只是如今的后天第一,是在过去无量劫、现在无量劫、未来无量劫,横贯所有变数之后的‘第一’。

才是太虚宇宙真正意义上,名副其实的‘后天第一’,如此才会有宇宙无边气运、无量福泽赐予,实现万古唯一。

他一手托着永恒道轮,道轮上大罗天道烙印灼灼生辉:“四十九条大罗天道,就是吾争夺‘道一’尊位的途径……”

荀少彧虽有志于‘后天第一’,可是他也知‘道一’之路,难,难,难,便是证道‘混元无极’之难,也不及其十之一二。

‘混元无极’尚有十数,可是‘道一’者唯有三清,而道门三清祖师还是天生占据‘道一’之位,非是通过争夺而来。

如此想来,这一后天‘道一’之位的争夺难度,要在太虚宇宙过去未来,无穷变数中夺得第一,近乎于不可能。

但是,倘若荀少彧汇聚了四十九条大罗天道,这等底蕴足以惊世骇俗,未尝不能以力压人,成就后天‘道一’。

这与以力证道是一个路数,既然等闲的积累,无法让太虚宇宙认同‘道一’之位,更无法力压未来一切后天生灵。

那以后天生命之身,却拥有四十九尊先天大罗不朽之力,以这般不可想象的底蕴,又能否压下一切后来修行之人。

…………

就在荀少彧炼就永恒道轮,斩我明道凝聚九道大罗天道烙印,有心四九天道圆满,争一争后天‘道一’之位时。

天心一动天机随之而变,惊动了几尊不可思议,不可想象的大神通者,这些大神通者神态各异,看了一眼阎浮世界的方向。

“哼……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试图争夺‘道一’的狂妄小辈!”

除了极个别的大神通者对此上心,大多数的大神通者只是将其当作一个笑话,‘道一’尊位岂是轻易就能染指的。

自太虚宇宙开辟以来的无量岁月,只有道门三清祖师因为生而‘半彼岸’,生来就是先天‘道一’之真数,后天‘道一’本就不可能出现。

毕竟,道门三清祖师本为一体,祂们同为先天‘道一’,一同占据着先天‘道一’之位,让三千大神通者都没有脾气。

就连道祖这等太虚宇宙的第一尊超脱彼岸者,在祂当初立身‘混元无极’之时,都远不是道门三清祖师的对手。

可以说,道门三清祖师的先天‘道一’之位牢不可破,根本就没有人能做到,在‘混元无极’级数镇压道门三清。

不只道祖做不到,佛祖也做不到,就是最擅杀戮的魔祖,也不可能在‘混元无极’级数,与道门三清争锋决胜。

这,便是先天‘道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