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吧,我也就这么一说,这拿主意不还得盟主说了算么,有消息在通知我吧。”

吕布听出了袁绍和袁术敷衍的意思,也不愿意再多说,这么多人在这,自己只要尽到应尽的职责就行了,反正要是被天下唾骂,第一个也是袁绍。

吕布见其他诸侯也没什么话说,起身就离开了,剩下的让他们自己商量就行了。

“吕都督!吕将军!”

曹操叫了两声,想留下吕布,刚才吕布的想出的分兵之计实在是让他眼前一亮。

吕布没有转身,挥了挥手就继续离开了。

“袁盟主,我看吕都督的计策可行啊,两路并进定能攻破洛阳,诛除董贼!”

曹操又看向一脸犹豫的袁绍争取道。

“孟德,我又何尝不知道这计策可行,只是联军兵马还没有梳理完毕,我如何调兵?”

袁绍摊了摊手一脸的无可奈何,他们讨论了这么多,在场诸侯可是没一个开口的,这意思就是不愿意出战。

“孟德,你去劝劝吕都督,让他稍安勿躁,不日我就梳理好联军,给他一个答复。”

袁绍知道自己身为盟主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什么都决定不了,那只会削弱自己的威望。

曹操叹了口气,对着袁绍拱了拱手就出去了。

“主公似乎志不在洛阳?”

陈宫骑着马随着吕布往军营里走去。

“怎么会呢,我今天都给他们出了这么好一个主意,是他们整日的犹豫不决,不然这洛阳用不了几天就能攻破。”

吕布摇了摇头说道。

“主公何必瞒着在下,在下是去过主公大军营地的,主公这次带来的几乎全是骑兵,试问这骑兵如何攻城?”

陈宫眯着眼睛看着吕布。

“那陈公台是怎么想的呢?”

吕布回头笑着看了陈宫一眼。

“主公要对付董贼绝对是真心的。”

陈宫笃定的说道,从刚才联军大帐中吕布那计谋就能看出吕布是真心在思考如何攻入洛阳。

“既然如此陈公台为何认为我志不在洛阳?”

吕布微微颔首说道。

“在下也去过并州,并州富裕,主公若想攻入洛阳绝不可只带骑兵来,投石机、床弩之类的器械肯定得准备,主公只带骑兵应该是另有图谋,依属下愚见,应该和骑兵的速度有关。”

陈宫笑了笑,以并州的富裕,一些攻城必备的器械绝对是能准备的,临时打造的只能是云梯之类的简单器械,而这些对洛阳这样的坚城是没有效果的。

赵云和许褚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陈宫,没想到陈宫竟然能猜到这种地步,差一点就猜到一切了。

“陈公台果然厉害,陈公台也不是外人,我就不隐瞒了,这洛阳我没什么兴趣,我要的是河东郡!”

吕布见已经到了自己营地,也没有外人,直接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河东郡!”

陈宫脸上满是惊讶之色,但马上又恢复正常。

“主公的眼光果然厉害!”

陈宫对着吕布拱手说道,河东郡这位置对于吕布来说比洛阳更重要。

“哈哈,不算什么,不算什么。”

吕布大笑起来。

“主公,后面有人跟过来了。”

靠后的许褚走上前,小声对吕布说道。

“看清楚是谁吗?”

吕布一拉赤兔的缰绳,在营地门口停了下来。

“距离太远,看不太清楚,看方向是联军大营那边来的。”

许褚回答道。

“那我大概猜到是谁了。”

吕布看着联军大营的方向,到目前为止,十八镇诸侯中只有曹操和他说得上几句话。

“吕将军!”

曹操见吕布就在营地门口,挥着手呼喊着。

“曹孟德怎么有时间来我这,袁绍今日没留你饮宴?”

吕布看着骑马追过来的曹操,袁绍每日都会邀各路诸侯饮宴,吕布是懒得去的,曹操和袁绍关系不错,应该不会不给面子。

“我是专程来找吕将军的。”

曹操看着吕布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那咱们里面谈吧。”

吕布略带深意的看了曹操一眼。

“吕将军这军营果然非同一般,士卒精锐更是冠绝天下,难怪吕将军能横扫草原,建不世功业。”

曹操这也是第一次进吕布大营,光是看到沿途站得笔直放哨的士卒,曹操都是一阵感叹,这种士卒不管放在哪一阵诸侯军中那都是绝对的精兵,没想到在吕布营中却只是放哨的。

“曹孟德见笑了,那日我观曹孟德身后有两名将领,也是气度不凡啊。”

吕布笑着说道,第一天去会盟时他就发现曹操身后有两名气度不错的将领,这几天都没再见到,看来这曹操也藏得很深。

“让吕将军见笑了,那两位是在下担任济南相时来投靠的几位壮士。”

曹操含糊不清的说道。

“主公,属下还有些事情。”

在到达军中大帐前,陈宫对着吕布行礼说道,他看出了曹操有话要和吕布说,他如果待在一旁只会让曹操尴尬,不如先退下。

“这样也好,子龙,你也一起去吧。”

吕布点了点头,并且把赵云也派了过去,陈宫才刚刚到军中,让赵云陪着也能更快的熟悉。

“吕将军手下真是人才济济啊。”

曹操看着远去的陈宫和赵云感叹的说道,陈宫他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交谈中也能看出其胸中有韬略,他现在就缺这种人才,兖州、豫州有才之人不少,只是招募这么久都无人来投。

“曹孟德太谦虚了,我想你军中人才也不少吧,曹家是累世官宦,先祖是汉朝开国功臣曹参,夏侯家先祖是夏侯婴,也是开国功臣,都是传承数百年的大族,可不是我小小吕家能比的。”

吕布看着曹操,曹操就算没有外人帮助,凭曹家和夏侯家几百累积的人才底蕴也强于联军中绝大对数诸侯,传承近四百年的家族谁敢小看。

“吕将军说笑,说笑了,曹家和夏侯家虽然传承久远,但早已不胜从前,只怪我没本事,不能重先祖上的荣光。”

曹操一脸遗憾的说着,他是曹家之人也是夏侯家之人,算得上是名门之后,只可惜两家都已经落寞,曹家成了阉宦之家,夏侯家则彻底被世人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