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三千人护卫张辽再回来的时候自然不敢再去硬攻,但外围短暂的驱赶也足够让鲜卑人受的了,运着水的鲜卑人一见敌人来了,都急忙往王庭方向跑,那些取来的水,撒的撒,泼的泼,一趟下来人累不说,还取不了多少水。

这样的袭扰一直在继续,每隔两个时辰会换一批人回去休息,保证袭扰队伍精力充沛,能做到来去如风。

本来每天能随意去冰湖处取水的,现在变成了必须派兵马护卫,以前一天只需要取三五次水也就够一天用的了,不够了还能随时再去取。

可今天不行了,取了五次水,带回来的还没平时一次多,二十多万人,还有数不尽的牛羊马匹,水的消耗非常大。

平时还没感觉,这水源一不够立刻就不行了,少喝一口水人都会感觉口渴焦虑。

赵荣和管贤在理鲜卑大营不远处扎了一座临时营地,就在鲜卑人取水路线的正西方。

“再给我派五千人,就给我在取水路上驻防!”

步度根愤怒的吼着,他现在也感觉口干舌燥,虽然他不缺水喝,但缺水的焦虑也影响了他。

步度根知道缺水意味着什么,没有足够的水源一些防御都将土崩瓦解,王庭会不站自乱。

五千人足够在王庭至冰湖边的道路旁驻防,这几次吕布派来的都只是小队骑兵,人数不过两千,有五千人驻防足够了。

“是,单于!”

步度根面前一名武将模样的大汉领命就出去了。营帐里其他头人也是一脸的喜色,水的问题解决了,他们也有办法安抚各自部落里的人了,今天因为水的问题,已经起了好几次冲突。

夜幕降临,天上乌云密布,将月光和星光都遮蔽住了。

鲜卑人大营外,一团团篝火被点燃了,将营地周围照得犹如白昼。

“这鲜卑人果然有准备,这种火光的照耀下想夜袭根本不可能。”

吕布看着火光冲天的鲜卑人营地叹了口气说道,鲜卑人学聪明了,没软柿子捏了。

“鲜卑人这篝火将能攻击的路线都给照亮了,上次奇袭鲜卑人学到了不少。”

贾诩眯着眼睛看着那王庭外的篝火堆,鲜卑人这些火堆都点在重要的地点,将有可能偷袭的路封死了。

“主公,今夜还是按计划行事?”

赵云在吕布身边问道,这两个时辰又轮到他带兵袭扰了,本想着趁着黑夜给鲜卑人以痛击,没想到这鲜卑人已经有了准备,原定的攻击计划恐怕要做些更改。

“当然,就按原计划行事,不能让鲜卑人睡好,带上号角,边袭扰边吹,鲜卑人不是喜欢以号角为信号么,让他们好好听听,号角该怎么吹。”

吕布笑着说着,鲜卑人有准备并不影响他想做什么,袭击还得继续,鲜卑人不能安心的睡觉。

“是,主公!”

赵云正色行了一礼,就一拉马缰绳带着手下的士兵去执行夜袭的任务了。

“主公,我也可以去的。”

许褚羡慕的看着带兵去夜袭的赵云,他也想去夜袭,其实不管是夜袭还是干什么,只要有仗打就行,可带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搞懂那九宫格的奥秘。

今夜出来本来是不被允许的,他死皮赖脸的缠着吕布,这才跟着出来的,下午他看见外出袭扰的

“你要负责营地防御。”

吕布偷笑着摇着头。

“主公,营地防御有高木头就够了,他肯定能处理得很好,这方面他是专家。”

许褚不满的嘟囔着,高木头就是高顺的外号,扎营防御这些事高顺是行家,十个他也比不上一个高顺。

“那你就不能找高顺学学?”

吕布瞪了许褚一眼。

“主公,我这不是学得慢嘛,我还是喜欢带兵冲锋。”

许褚拍了胸脯说着,说到带兵冲锋,那才是他的长处。

“九宫格解开了吗?”

吕布又问许褚道。

“这个……”

许褚苦着脸说不出话来。

“如果你不知道敌人阵法的秘密,那我怎么放心让你去对敌?”

吕布看向许褚。

“重骑兵虽然无往不利,但你应该知道,它不是真的无敌,要对付重骑兵我至少能想出七八种办法。如果你一直这么莽撞我想我该再找人去带领重骑兵了。”

吕布脸色有些阴沉的说着,许褚如果一直这样下去那很快就不能在放心让他出去作战了,莽夫在尔虞我诈的战场和羔羊没什么区别。

“主公,我……”

许褚满脸的焦急,如果不让他带重骑兵那和杀了他是一样的。

吕布微微摇了摇头,许褚不是一个会说话会辩解的人,想帮自己说话,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仔细想想,多动动脑子,你是一个领兵的将领,不是单枪匹马冲阵的莽夫。”

吕布看着许褚,给他解释着,这些东西吕布要是不说许褚想几天都不可能想到。

“是,主公!”

许褚挺直腰板对着吕布保证道,吕布还没有剥夺他重骑兵的指挥权,那他就还有机会。

远处,赵云已经带着两千白马义从杀到了鲜卑人的一座兵营旁,伴随着悠扬的号角声,一场袭扰开始了。

白马义从的白马白袍成了最好的掩护,即使火光照耀着黑夜,但白天都难以被发现的白马义从夜晚变得更加难以被发现。

刹那间,鲜卑人王庭中一阵一阵的号角声响起,随着号角声,鲜卑人王庭中火光逐渐变多,无数的火把被点燃了,睡梦中的鲜卑人都被惊醒了。

赵云并没有多纠缠,只是射了一轮火箭就带人绕开了,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等鲜卑人反应过来,兵马齐至,早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就在鲜卑人咬牙切齿时,后方也想起了号角声。赵云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绕到了刚才攻击点的后方,趁着这边空虚,在打一波。

“敌人在后方!”

鲜卑人的援军迅速向后杀去,鲜卑人浩浩荡荡的又杀向了后方。

和刚才一样,等援军到达时,已经看不到敌人的踪影了。

赵云没有在进攻,所有鲜卑人都被惊醒,在想突袭已经不可能了,他准备过一个时辰,等鲜卑人睡下了再来,这样才能让鲜卑人处在最疲惫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