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了早餐,也就到了回家的时候了,距离太远,再不出发在天黑之前可是赶不回晋阳的。

山下的马匹还在树林里转悠,用蹄子刨着蓬松的积雪,寻找着下面的草根吃。

牵过马匹,众人骑上马就准备向晋阳前进。

李丹骑着红云在最后面,赤兔这家伙也跟在一旁,不停的去骚扰红云。

“师妹,咱们走快些吧,师公和师父都走远了。”

吕布拉着赤兔的缰绳想走快些,可赤兔这家伙就是不愿意走,非要待在红云身边。看着师妹紧紧握着的缰绳,吕布看出了师妹不想回去,以红云的脚力绝不会这么慢,唯一的可能就是师妹不让红云走快。

“哼,我还没玩够呢!”

李丹嘟着嘴看着吕布。

“要不下次再出来玩?”

吕布看着这一片白茫茫的雪景山色,这要玩也得等到春暖花开吧,现在冰天雪地的可没地方玩,除非玩雪。

“下次母亲肯定不让我出来。”

李丹嘴巴嘟得更高了,回去之后再想出来可就不容易了。

吕布也明白师妹的意思,师娘可不是会轻易让师妹出城外玩耍的,就算出来师娘估计也会出来,有师娘在师妹可不敢玩得那么随意。

“你还不快想想办法?”

李丹给吕布使了好几个眼色,可吕布一点反应都没有,最后忍不住直接开口说了。

“不是我不想啊,师妹,这寒冬腊月的,到处都是积雪,这要玩也没地方玩呀!”

吕布很为难,这大冬天的有什么可玩的呀。

“可以打猎呀,昨晚上不是有狼叫么,打狼去!”

李丹兴致勃勃的挥舞着手里的风鸣九天,猎狼可比打兔子打山羊刺激多了。

“猎狼?”

吕布惊讶的看着李丹,没想到师妹竟然还有这种胆量,虽然人们都说什么山里野兽排名是一猪二熊三虎,但实际上人们最怕的还是狼,狼和猪、熊、虎不同,猪、熊是杂食动物,一般不主动伤人,虎虽然凶猛,但一山不容二虎,都是单独捕猎,只要有几个人也不畏惧什么,景阳冈那大虫厉害,过路的旅人结伴不就敢过么。

狼就不同了,这畜生可是又狠又猾,都是群居而且群猎,很有配合,即使四五个猎人一起也不敢正面对付一群狼,冬天的狼就更狠了,狼是不会冬眠的,冬天动物都躲起来过冬了,猎物稀少,狼群袭击人的事件是最多的,饿急了的狼群是很可怕的。

“是呀,猎狼!我听说狼很可怕,比狗还凶!”

李丹一脸认真的点着头,说到狗有一脸调笑的看着吕布,早上可是把吕布当作疯狗了。

“师妹呀,这狼可和狗不同,那可比狗凶多了,而且这时候的狼都是一群一群的捕猎,要不等我回去招些人来,保证把山里的狼都给灭了。”

吕布拍着胸脯说,这打狼的事他早就想过了,入秋以后狼群袭击牲畜的事层出不穷,今年天气很怪,冬天来得很急,几乎是一瞬间大雪就下下来了,从夏末直接进入了隆冬,山里的狼群没有足够的时间反应去觅食,各个地方的守军也都在防着狼群袭击村庄的事情发生。

“你回去叫人母亲就知道了!不行,你答应过我的,现在就要去猎狼!”

李丹嘟着嘴巴不愿意,拿出了吕布答应他条件的事来。

“师妹呀,这可怎么去说呢?”

吕布看了眼远处的师公和师父,很是为难。

“我不管,你答应我的。”

李丹一偏脑袋说道。

吕布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和师妹赶上师父。

“你们两个在后面磨磨唧唧干什么呢?”

李彦瞟了眼赶上来的吕布说道。

“师父,这……”

吕布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往后看了一眼,师妹竟然又放满了速度,离着又有四五丈的距离,明显的把难题都扔给了自己。

“师父,要不咱们趁着有时间去打猎吧,这山里可有不少猛兽呢!”

吕布自己都觉得这话说出来像傻子,师门三代个个都是武林高手,这大冬天的没事一起去打猎,这要是说出来了恐怕只能让人笑话说闲得没事干。

“你小子是闲的慌么!平时那么多事要做,这会还有功夫打猎玩?有这闲功夫你给我回去练武去。”

李彦瞪了眼吕布,吕布这傻里傻气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一大堆事等着做呢,还有功夫打猎玩?平时总是事物缠身,这会倒是有闲情逸致了。

一句话把吕布怼得哑口无言,他是真有很多事要做,军中事情要安排,并州事务要处理,元日还要祭祖,估计现在回去都够忙一阵子的了。可师妹就在后面看着,这不答应也不行啊。

“师父……这不得……娱乐娱乐嘛?”

吕布也没话说,只能硬着头皮强行说。

“咳咳!”

玉真子突然咳嗽了两声,无奈的对着自己的傻徒弟使了个眼色,让他看看后方的徒孙女,自己一催马就先走了。

李彦还想呵斥吕布两句,一看见师父的眼色,也回头往后看去,这一看不得了,女儿正一脸不满的看过来,高高噘起的嘴表明她现在很不开心。

李彦就是再傻也猜到了吕布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些不着四六的话,原来是女儿指使的。

“行吧,但是我和师父就不去了,我还要回去安排人去接你师姑,元日快到了,这道路难行,我得早些安排。”

李彦看了眼吕布又看了眼女儿,这才开口说道,他有事去不了,师父看就知道不愿意去打猎,已经骑着马走远了,似乎参与都不想参与这话题。

去不了这话倒是真的,师弟家在冀州,现在那边还乱哄哄的,不时的有黄巾军蹦出来,接弟妹过来团聚一下是好,但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这次说不得他要亲自跑一趟了,保证路途上的安全,其他人就是再多他也放心不下。

“既然你想打猎就去吧,丹丹不是也想打猎么,你就带着她去吧,你要是敢欺负丹丹我饶不了你。”

李彦假装严厉的说了一声,又看了眼装作漫不经心但脸上已经满是兴奋的女儿一眼,一拉马缰绳就追已经走远的师父去了,对于吕布和女儿的安全他完全不担心,以吕布的武艺多少野兽也不够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