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属下看,这吕布似乎是别有用意。”

董卓下手处的段煨突然开口说道。

“哦,忠明有何看法?”

董卓看着突然说话的段煨,想看看有什么发现。

“太守大人,这吕布话里的意思似乎是要我们拿东西赎回文优先生。”

段煨开口指着董卓面前矮几上的那张纸条。

“吕布说要留文优先生多住几天,这明显就是要扣留文优先生,他是要我们在这几天内拿出能换回文优先生的诚意。”

段煨也没敢多说,联络吕布对付蹇硕这些事是董卓决定的,他们没有发言权。

“拿出诚意?”

董卓沉吟不语,他派李儒去联系吕布的事难道诚意还不够?或者这吕布不相信自己?

“应该是这样,吕布不相信我。”

董卓最后确定了下来,换做自己也不可能轻易相信别人。

“报,太守大人,蹇将军在中军大营摆下酒席,说要给太守大人和将军们庆功。”

门口守卫的士卒跑进来禀报道。

“庆功?”

董卓和军营中的众将都是一脸古怪的表情,被吕布羞辱一番还有功了?不过想想也就明白了,蹇硕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们逼退了吕布。

“走,随本官去见见。”

董卓起身就带着人去了中军。

“哎呀,董太守、牛将军来了!快快请进!”

蹇硕今日亲自跑到营帐门口迎接董卓。

走进营帐里,酒宴早就准备好了,丁原和袁术也在。

“董太守今日击退吕布真是为我大军长脸啊,来,本将敬董太守、牛将军一杯!”

蹇硕端起酒杯就笑着对董卓和牛辅敬酒,一脸的笑容,心情难得的不错,这也是河东之战到如今为止难得的胜利。

“蹇将军客气了,那吕布只是畏惧将军军威,这才自己退去的。”

董卓却不居功,牛辅出战也没有真的和吕布交手。

“诶,董太守过谦了,能逼退吕布就已经不错了,这几日还要多靠董太守了。”

蹇硕依旧是笑着看着董卓。

“蹇将军,这……”

董卓脸色一变,这蹇硕竟然准备让自己一直去对付吕布,都知道吕布难对付,这不是摆明了要让自己去送死么。

“董太守不要推辞,大军之中能和吕布交手的也只有董太守的西凉铁骑了,本将也只能拜托董太守了。”

蹇硕一脸为难的看着董卓,他不是故意针对董卓,而是军中除了董卓的兵马再也找不出能和吕布交手的部队了。

“将军都这么说了,下官领命。”

董卓一口饮尽手里的美酒对着蹇硕说道,和吕布对战他是不愿意的,但只要能出军营他就有办法和吕布继续联络。

董卓的爽快让丁原和袁术脸色一变,这可是个危险的差事,他们谁都不愿意接下,没想到董卓竟然不推辞。

“董太守的功绩本将记下了,胜利之后陛下定然会赏赐董太守,来,敬董太守一杯!”

蹇硕大喜,又举起酒杯对董卓敬起酒来。

“主公,为什么咱们要走?敌人都出来了,那几个手下败将根本不是咱们的对手。”

许褚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发牢骚了。

“你消停会,打败他们有什么用,打得他们躲在营寨里不出来你怎么办?去攻寨?”

吕布心情不错,骑着赤兔带着大军慢慢的往回走,一点也不急着回去。

“额。”

许褚被吕布一问也说不出话来,真要去攻寨可不是那么攻的,地方营寨坚固,人手又多,硬攻除非人数占优,否则根本攻不下来。

“等着吧,明天董卓还会派人出来的。”

吕布笑着说着,希望董卓能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直到太阳快下山之时吕布才带着大军回到军营之中。

李儒听着军马嘈杂的声音,知道吕布回营了,他没有急着去找吕布,今天下午他又和贾诩说了半天的话,隐约已经确定吕布准备把他扣下当人质,他去说出告辞的话也毫无意义,吕布随便找个理由他就别想走,真要是把吕布逼急了,他反而危险。

今天李儒算是开了眼界了,吕布大军真的超过了他的认知,天下普通人都吃两顿,朝食和哺食,一早一晚,军中也是如此,两餐一宿这可是千年的习惯,可吕布军中竟然吃三顿,午时加了一顿午食,这可是只有贵族才能有的享受。

开始他还以为这也是吕布打肿脸充胖子,想故意在自己面前炫耀,但很快他就发现错了,军中士卒吃饭时很自然,丝毫没有惊喜,就像平常吃饭一样,一两个人还能是装的,这几千人都是这样就只能说明吕布军中一直都是吃三顿。

“贾先生,那李儒今天可还老实?”

吕布坐在军营之中问贾诩。

“李儒还算安分,看样子也知道主公把他扣下当人质了。”

贾诩回答道。

“知道就好,他肯定还有后手,留着一直不说就是想换取更大的利益,我到要看看什么比他的命还重要。”

吕布笑着喝着茶水说道,李儒敢单人来谈判肯定是做了准备的,现在不愿意说,那肯定是想着奇货可居。

“如今李儒身在军营之中,哪里还由得他做主。”

贾诩笑着说着,李儒如果还想着奇货可居,想要得寸进尺那可就打错算盘了,身处敌人军营,他还哪有资格去讨价还价。

“就不知道他有没有这觉悟了,贾先生请李儒过来吧,今天的事我还要和他聊聊。”

吕布突然一脸坏笑。

贾诩也是一脸诡异笑容的出去了。

没一会贾诩就带着李儒进来了。

“文优先生请坐,听闻先生等我一天了,真是抱歉啊,军中事务繁忙,我这一时间也抽不出空来招待文优先生。”

吕布笑着给李儒赔罪说道。

“吕将军军务繁忙,是在下有些唐突了。”

李儒连连摇头说道。

“文优先生找我可是有事?其实先生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找贾先生的,我一件吩咐过了,文优先生有什么要求我一律满足。”

吕布拍着胸脯说道。

“在下和贾文和一见如故,文和安排周到,在下非常满意。”

李儒笑着看了眼贾诩,客套的对着吕布说道。

“一见如故?这真是太好了,我今天出去刚好碰到了河东的牛将军,也是和他说文优先生和贾先生一见如故,准备在我军中多住几日。”

吕布抚掌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