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和张飞一斗就是五十回合,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

张飞一点收手的意思都没有,他眼见大哥数次放下身段拉拢赵云不成,也是对赵云心生不忿,加上上次被吕布打伤,这些他都算在了赵云头上。

张飞手上丈八蛇矛攻击猛得一变,力量再次大了几分,竟然化刺为劈,准备把长矛当成大斧使用。

赵云双眼一眯,看着张飞这一击,虽然声势浩大,带着破风声,但赵云还是看出了端倪,这劈下来的招式变化太少,想挡下太简单了,这种招式根本不应该这时候才使出。

赵云手中银枪一挥,直接挥向张飞劈来的长矛,准备拨开张飞的一击。

“呀!”

张飞瞪圆双眼,大叫一声,招式丝毫不收,一副继续劈过去的样子。

龙胆亮银枪和丈八蛇矛一撞,似乎就要把丈八蛇矛撞开。

张飞手上肌肉猛的再次鼓起,胳膊上露出的部分青筋暴起,手中的蛇矛猛得一收,再次刺向赵云。

赵云眼中有异色闪过,刚才他那一招已经使出了七探龙盘枪中的盘字决,但出乎意料的是张飞的长矛没有被盘住,竟然就这么轻易的收了回去。

看着张飞再次刺来的长矛,赵云手腕一翻,龙胆亮银枪再次撞向张飞的丈八蛇矛。

可这次让赵云更加意外,张飞奋力刺出的长矛竟然硬生生的收了回去,刚才那猛然刺出的力量可是实实在在的,这种已经全力刺出的招式可不是轻易能收回的。

龙胆亮银枪一击击空,张飞脸上闪过狰狞之色,手里的丈八蛇矛再次猛的刺出,直刺向赵云的心窝。

赵云早在第一击的时候就知道张飞的攻击肯定有古怪,龙胆亮银枪也只出了七分力,留了三分应对意外,现在看到张飞蛇矛刺来,手中银消费枪一挑,竟然直接挑中了刺来的丈八蛇矛。

被赵云一挑,丈八蛇矛也失去了准头,向旁边一刺,直接刺歪了。

张飞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赵云,他这一招可是刚刚研究出来的,只有他这一身可怕的力气,再加上使的是丈八蛇矛这种轻兵器才能将领全力一击硬生生收回,让敌人抵挡的招式落空,自己再借机杀死敌人。

赵云手臂一动,银枪枪尖沿着丈八蛇矛的就划向张飞,眼看就要划到张飞双手了。

龙胆亮银枪划动之时在丈八蛇矛上留下一条火花,声势惊人,张飞自然不敢大意,这要是被赵云划中,手指恐怕都会被削下来。

“起!”

张飞大喝一声,双臂一用力,丈八蛇矛一杨就要弹开赵云的银枪。

可惜赵云的银枪没那么好弹开,赵云这次再次使出了“盘”字决,银枪就像粘在丈八蛇矛上一样。

银枪越来越近,张飞一脸骇然,没想到赵云这招如此麻烦,眼看银枪就要伤到手掌,张飞也是不敢再留手。

“收!”

张飞暴喝一声,双臂肌肉再次鼓起,丈八蛇矛速度猛然一快,就这么脱离了龙胆亮银枪,被收了回去。

有了刚才的事,赵云也不意外,长枪跟着一挥,直接扫向张飞的面门。

如果换了一般人的攻击,张飞肯定一个后仰躲开这一扫,反手一矛刺出,但对手是赵云,一仰身躲开之后肯定还有后招,张飞子也不敢大意,手中长矛一竖挡下了赵云的一扫。

赵云手中长枪一收避开张飞的长矛再次一刺,继续攻向张飞,不想给张飞任何喘息的机会。

张飞暴怒,他哪里愿意防守,不躲不避长矛竟然也直接刺了过去,一副要两败俱伤的架势。

“云长,翼德这是在做什么,这比斗可不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

刘备见张飞那暴怒的样子还有不计后果进攻的架势一脸担心的问身边的关羽,这一战是胜是败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这兄弟不能出事。

“大哥放心,翼德看似莽撞实则精明着呢,他这一招是不愿意被那赵云占据先机压制,逼着那赵云躲避。”

关羽看着战团说道。

“翼德看出了赵云是对面唯一的将领,两败俱伤的结果赵云是不会接受的,赵云一旦受伤,军队无人领导,仗还怎么打?赵云一定会先躲避。”

果然,见张飞发狂一样的拼命,赵云反而先变了招式,银枪击开了张飞刺来的长矛。

张飞一脸得意的狞笑,赵云最终还是狠不过自己,先行边招,丈八蛇矛的势,再次疯狂的攻向赵云。

双方又交手了五十回合,依旧没有分出胜负。

就在张飞和赵云酣战之时,刘备县兵后方传来一阵骚动,刘备关羽慌忙回头看去,只见安喜县城方向隐有烟气升起。

“不好,县城出事了!”

刘备一瞬间就想到了一切,难怪赵云愿意在此和张飞斗将,原来只是为了拖住自己还有安喜县县兵,让县城空虚,再去偷袭。

“翼德,撤!回县里去!”

刘备大声的呼喊着,再在这里和赵云大战已经毫无意义,如果县城出事他们就算是击退了赵云那也是罪责难逃,他和张飞是安喜县县尉,负责一县防务,县城出事被问罪的头两个就是他们。

张飞还什么都不知道,听见刘备的话,一矛逼退赵云,不解的回头望向大哥,一见大哥二哥正带兵撤退,又看到了安喜县城方向的大火,也明白怎么回事。

“卑鄙!”

张飞愤恨的看了一眼赵云,这家伙竟然派人去偷袭县城。

“翼德,快回来!”

关羽带着一队兵马留在原地,大声呼喊着张飞,大军撤退自然害怕赵云掩杀追击,刘备已经带着大部分县兵往县城方向赶去了,关羽就带着一队人留下断后。

对于张飞的话赵云嗤之以鼻,一点小计谋就骗过了眼前的三人,这几人除了武力了得,其他的真的是不过如此。

赵云并没有追击,对方有准备,他去追击效果不大,安喜县方向既然已经有了烟火信号,那也就是说事情已经办好了,现在应该已经撤出开了,他没想着攻占安喜县,事情办完了就该撤军了,巨鹿郡那边好像也有同样的事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