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你和本初是兄弟,叔父怎么可能偏袒谁?只是担心你一时冲动,走上歧途。”

袁隗见袁术脸色很难看,只好好言相劝,这两位侄子的矛盾他很清楚,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停过。

“不偏袒?哈哈!”

袁术突然大笑起来,丝毫不在乎这里实在皇宫的宫殿里,他这失礼的行为说不定就会被打入监牢。

“天下人说起汝南袁氏,四世三公,都只知道出了个袁绍,哪里有人知道我袁术?”

袁术一脸的阴沉,隐隐有杀气流露出来,

“他一个袁家家奴也敢爬到我的头上?叔父你既然不愿意管,那就由我这个袁家嫡子来清理门户!”

袁术说完就直接走了出去,袁绍不过是家奴所生,身份卑贱,怎么能带表汝南袁家这等名门?

他和袁绍不同,想要得到的,他就要不择手段的去得到,在袁家想要得到话语权,最简单的就是登上三公之位,只要当上了三公,那就是袁家的家主,代表着袁家的一切。

他不会像袁绍那样假模假样的,欲拒还迎,明明做梦都想当官,却一再拒绝朝廷的征召,每日靠着花言巧语结交那些世家游侠,博一些虚名。

他自从举孝廉当官以来,一直都是勤勤恳恳,不到三十岁就已经做到了河南尹,过不了几年就能进入光禄勋,九卿之位就在眼前,三公之位也不会远了,就袁绍现在一个大将军府的属官,根本赶不上他。

袁隗看着离开的袁术只能连连摇头叹息,家中这一代算是出了两个人才,袁绍和袁术都很有能力,如果能相扶相助,袁家必定能声名更甚,只可惜事与愿违,两人从小就视同水火,也不知是福是祸。

袁绍跟着何进就回到了大将军府,何进一脸的阴沉,今天在朝堂上丢脸他到现在还是耿耿于怀,皇帝似乎对他有意见了,对吕布用兵这么重要的事都跳开他,这不是要架空他这个大将军么!

何进很有危机感,骤处高位,重权在握的感觉让他很迷恋,他可不想失去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

“本初,陛下今天是什么意思?这么重要的事一不事先和我商量,二事后不让我参与,我这大将军成了什么了?”

何进坐在主座之上对着袁绍抱怨着。

“本初?本初!你在想什么呢?怎么魂不守舍的?我问你话呢!”

何进看着发呆的袁绍,皱着眉头,提高了嗓门嚷道。

“大将军恕罪,我正在思考今天朝堂上发生的事。”

袁绍这才醒悟过来,见何进脸上满是不耐之色,连忙回答道,他很清楚何进这个屠户可是没什么耐心的

让他一直思考的是袁术的那一眼,那目光像是一根刺一样,让他如鲠在喉。

他和袁术的争斗从两人出生那一刻就决定了,身为兄长的他是婢女所生,身为弟弟的袁术是正妻所生,两人中注定只有一人能代表汝南袁氏。

袁绍现在有些后悔了,当初为了逼祸,自己选择不接受朝廷的征召,如今三十多岁也不过是何进这个大将军手下的属官,而那个他看不起的袁术已经是折冲校尉了,如果这次讨伐吕布成功,恐怕会官封重号将军。

一想到这些袁绍就感觉跟危险,如今他的一切全凭着这些年积攒的名望,一旦袁术位高权重,自己的一切就都会溃散,那些人都会去巴结袁术,这个袁家嫡子,到时候自己这么庶出的身份就又会成为众人的笑柄。

“那你想出什么没有?今天我可是丢了大面子。”

何进还是对今天丢脸的事耿耿于怀。

袁绍听着何进的话,心里暗探一口气,屠户终究只是屠户,如今官位都快不保了,还在乎这么一点面子,到了大将军这个位置,丢官职说不好连命都会丢了。

“大将军,从今天陛下的表现看来,如今陛下是想压制咱们,所以才会任用宦官,大将军不必介怀。”

袁绍对着何进说着,皇帝今天的任命很明显,就是要继续任用宦官。

“压制我?为什么要压制我?我可是帮着陛下平定那群黄巾乱贼,要不是我说不定谁人当皇帝呢!”

何进大怒,拍着面前的矮几大吼着,在他看来,平定黄巾的功劳都是他的,如果没有他这个大将军,如今洛阳说不定都被攻破了。

“大将军,就是应为大将军功劳太大,功高震主的道理大将军应该知道吧。”

袁绍笑着对何进说着。

“不过大将军也不比介怀,这事情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并州的吕布可不是那么好打的。”

袁绍一见诡异的笑容,吕布他本来不怎么在意,一个平民哪里值得他留意,可好友曹操曾经提过一下,他也就稍微留意了一下,吕布这两年对胡人作战可是战无不胜。

几个月前,皇甫嵩带大军在下曲阳和吕布大战,最终也是败走,皇甫嵩是什么人他很清楚,以皇甫嵩的能力,还有当时士气高昂的兵卒都没法打败吕布,如今派出去的这些人能做什么?

“哦,本初是说他们会败?”

何进一脸好奇的问袁绍,功高震主的后果他知道,既然皇帝要任用宦官,那也就随他去了,只要不是准备对自己下手就好了。现在他更在乎那些人是不是会败,只要败了,皇帝就又得靠着自己。

“这个说不好,但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元日之前要传回捷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袁绍摇着头说道,他也不清楚吕布究竟有多厉害,这次兵马数量超过七万,也都是精锐士卒,要论兵马数量,比围剿冀州黄巾军时还要多。

只可惜领兵者是个草包,蹇硕一个宦官哪里有本领指挥这么多兵马,丁原和董卓能力也就那样,最有能力的皇甫嵩被冷落在冀州。

兵马再多没有好的将领也不过是乌合之众,这就书袁绍不看还这次出兵的原因。

并且好大喜功的皇帝还要求元日之前就要传回捷报,一个多月的时间要攻下兵精粮足的并州,简直就是在做梦,看样子皇帝今年是听捷报听习惯了,以为打仗就是玩耍。

“活该!没有我的指挥还想打胜仗?真是活该!等着来求我吧!”

何进一脸的幸灾乐祸,现在他已经开始幻想大军惨白,皇帝和群臣惊慌失措,只能眼巴巴的求着自己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