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兄弟别误会,我不是那意思,董太守也不是那个意思,我这次来就是受董太守委托而来,想让双方和平相处。”

李肃连忙给吕布解释,吕布这一脸怒气的样子还真把李肃吓到了,如果吕布一怒之下起大军攻伐河东郡那可就全完了,如今他们河东大军新败,根本没办法和吕布的大军对抗。

“听你这话董卓还是河东太守?”

吕布看着李肃。

“怎么着他败给张宝,丢了这么大的脸,皇帝就没说要把他给砍了?董卓现在不是还在洛阳大牢里么,你这一口一个董太守是什么意思?”

吕布突然的一问让李肃脸色一变,他没想到吕布尽然对董卓的动静一清二楚。

“吕兄弟说笑了,董太守只是中了贼人的奸计,当今圣上英明,已经查明了真相,董太守不日就会回到河东郡继续任职。”

李肃陪笑的看着吕布,如今董卓势弱,不能得罪了吕布。

“哦,董卓还要回到河东郡?”

吕布好奇的问。

“没少花钱吧!”

“这……吕兄弟这事可不能开玩笑,这都是圣上英明。”

李肃连连摇着手。

“我听说在洛阳不管犯了多大的事,只要打通了张让这条线,天塌了也能安安稳稳的没事,看来是真的呀。”

吕布哈哈笑了起来。

都被吕布拆穿了,李肃也无话可说了,他们确实是在洛阳花了很多钱,还真是送给了张让,就是因为张让的原因,董卓本该是死罪的,变成了无罪释放。

“李兄,你难得来晋阳,一定要在这多待几天,让兄弟尽一下地主之谊。”

吕布举起酒杯对着李肃敬酒,故意扯开话题。

“吕兄弟,这董太守的提议是否考虑一下?”

李肃端起酒杯隔空对着吕布敬酒,一口喝干了美酒,连忙问道,吕布态度已经有些不耐烦,想转移话题,再不问这事就来不及了。

“提议是不错,可欠缺一点诚意啊。”

吕布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笑着看着李肃,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敌人,董卓也不是不能合作一下,但问题是就这么上嘴巴一碰下嘴巴的可不行。

“吕兄弟要什么诚意,尽管开口,只要能满足,兄弟一定满足。”

李肃拍着胸脯说着,这次他来之前董卓就给过他命令,一定要联合好吕布,这是董卓的命令如果完不成回去可没好果子吃,董卓战败,现在的心情可是很糟糕的。

“让我好好想想啊。”

吕布看着手里的酒杯想着。

“这样吧,我和河内郡的丁原关系不怎么好,还有上党郡那些大族,这你应该都知道吧。”

吕布看着李肃说道。

“这……”

李肃脸色有些难看,吕布要说什么他已经猜到了,这事他可做不了主。

“既然要和我联盟,那就得那出些诚意来,我的敌人也是你们的敌人,河内郡上党郡都和河东郡交界,我也不要求那么多,你们挑一个对付,另一个交给我就行了。”

吕布放下酒杯笑着说着,想要联盟自然得拿出诚意,河内郡的丁原还有上党郡的大族不管董卓选谁吕布都无所谓。

董卓要是对付丁原,吕布就能安心对付上党郡的大族,董卓要是对付上党郡的大族,吕布就直接作壁上观,什么都不管,任由丁原去蹦哒,等着董卓打下了上党郡自己再去收割战利品。

“这……吕兄弟,这丁原可是皇帝任命的河内郡太守,和董太守同为朝廷命官,为兄恐怕不能答应,就算是董太守来了也不可能答应的。”

李肃摇着头,这条件他是绝不能答应的,如果他们去帮着吕布攻打河内郡,那不就也成了乱党了?黄巾军被剿灭,现在天下人都看着并州的吕布,他们想和吕布暗中结盟目的也就是想在将来的大战中能避免战事,让吕布不要攻打河东郡,并州群山环绕,唯一还算平坦的就是河东郡那方向,如果朝廷要攻打吕布,或者吕布想再扩大地盘,河东郡是最可能的战场,董卓就是想避开这一点。

“行,看在同乡的份上我给你这个面子。”

吕布看着李肃点了点头,让董卓去打丁原确实不太现实。

“这样吧,让你们董太守去对付上党郡那些大族,刚好丁原也和他们有仇,你们可以去联系联系。”

吕布笑着说,既然不愿意选河内郡那就去上党郡吧。

“上党郡?这……”

李肃还是有些为难,吕布说的这些他都没办法做主,开战这种事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都尉说了能算的。

“李兄,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是董卓先得罪了我,这就是看你面子上我才忍着,要是换了我上半年的脾气,直接起大军去把河东郡给打了,你知道丁原那家伙派人去偷袭我,结果现在并州都是我的了。”

吕布一脸不悦的看着李肃,想要结盟就得拿出诚意来,想空手套白狼门都没有。

“吕兄弟消消气,消消气。”

见吕布生气了,李肃连忙开口说道。

“这事我立刻回去告知董太守,相信董太守一定会同意的,上党郡那些大族占据郡县,朝廷早就不满了,是该剿灭了。”

李肃真以为吕布生气了,吕布曾经就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做起事来从来只凭自己喜恶,不计后果。

丁原和吕布之间的事李肃在河东郡也听说过,吕布去攻打代郡,丁原联合晋阳大族,起兵四万去偷袭吕布,结果吕布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晋阳城下,还打下了晋阳,丁原和晋阳大族如同丧家之犬的逃走了,丁原也是在张让那里花了大价钱才保住命的。

吕布和丁原还有晋阳曾经的几大家族都有仇,帮着吕布报仇自然是最能表达诚意的,和丁原这个朝廷正式任命的太守相比,没名没分待在上党郡的大族是更好的选择。

“李兄,你这么说我就当你答应了。那我暂时就不去打河东郡了,河东郡可是个好地方啊,人口众多,土地也肥沃,拿下了河东郡不管是去关中还是洛阳都太方便了,哎呀,可惜,可惜呀!”

吕布端着酒杯一脸可惜的说着,一口就喝干了酒杯里的酒,河东郡确实是个好地方,地处交通要道,也很富饶,可惜现在不是取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