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将军,这张宝就像个缩头乌龟,我那么骂他,他都不出战。”

许褚咬着牙看着下曲阳城,要是没这城墙他早就冲进去,把张宝的脑袋取了。

“下曲阳城城墙高大,张宝这次带的守军有多,看这架势粮草也准备了不少,硬攻肯定是不行了。”

吕布看着下曲阳城,张宝敢这么死守肯定是准备充足。

“子龙,上次带来的投石机还在真定城中吗?”

吕布看着一旁的赵云问道,上次运了一批投石机过来,就是怕这常山国地形太平坦,朝廷大军压境,没办法有效的防守。

“将军,投石机都在真定城中,这几个月我每隔几天都会带匠人去查看一遍。”

赵云对着吕布行了一礼说道。

“好,去吧那些投石机都拉过来,我让这张宝见识见识轰天雷的威力。”

吕布下令道,他不准备现造什么攻城器械,那些东西费时太久,攻城也会造成巨大的伤亡。

“喏。”

赵云领命就带人回去了。

“德谋啊,这几日你监视下曲阳城,可有什么发现?”

吕布看着刚刚入队的程普问道。

“这下曲阳城四门紧闭,这几天都没有开过,不过夜间总有传信兵来往,城墙上会用吊篮上下接应他们,属下怕打草惊蛇,就没有拦截。”

程普回答道。

“传信兵?看样子是广宗城那边的事了。”

吕布猜测道,现如今能让张宝如此频繁书信来往的就只有张角了。

“听过张角身体一向不好,是不是真的?”

吕布突然问程普,虽然程普不是冀州人,但来了冀州好几个月,总应该知道一些什么才对。

“这个只是有传闻,从偶尔抓到的黄巾军头目口中得知,张角脸色苍白经常咳嗽,自称常年施符水帮人治病亏损元气所致,至于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程普回答道,他没有见过张角,这些东西没有确切的证据,他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施符水亏损元气?我看是装神弄鬼时间长了,心里有鬼才是。”

吕布笑着说着,算算日子,张角应该快病死了才对,给人施了一辈子的“符水”治病,最后自己却没能给自己治好。

“今天就在这扎营,等子龙运来投石机就是张宝受死之时。”

吕布看着那下曲阳城,虽然算得上坚城,但这下曲阳城比起奢延城可是差远了,羌渠虽然是匈奴人,但对于修筑城池到也有两把刷子。

黄巾军有都是些相信鬼神之说的愚民,轰天雷轰击之下,声势估计就能把那些人吓死。

“报……将军,城外敌军已经开始安营扎寨。”

张宝正在喝闷酒,有士卒跑进来报道。

“安营扎寨?可恶!那吕布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么!”

张宝一拳头捶在面前的矮几上,本以为避战不出吕布就会乖乖退走,没想到吕布还就真和自己杠上了。

“你们说说,怎么办?”

张宝看着下首坐着的白波和何宽。

“将军,我看可以派一支军队去袭击广宗城外的官军,把他们吸引过来,将军不是一直想把官军的注意力引到吕布身上去吗?如今吕布在城外扎营,官军只要来了,咱们就能坐山观虎斗。”

何宽眼睛一转,突然给张宝出了一记。

“把官军引来?不错,不错。”

张宝一听,拍手叫好起来。

“你们说派何人去最好?”

张宝看着何宽和白波。

“将军,末将愿往。”

白波起身行礼说道。

“好,就给你五千兵马,一定要给我把皇甫嵩引过来。”

张宝满意的看着白波,白波确实是最好的人选。

白波知道事情紧急,领命就出去了。

黄昏时分,下曲阳城东门打开,一队军马出城就往东南去了。

“将军,这肯定是敌人去求援了,我带人去拦截他们吧。”

许褚看着那离开的军马,人数只有几千,看样子不是张宝离开了。

“求援?我看不像,那有派五千兵马出去求援的?”

吕布摇了摇头,求援派一小队军马出去就足够了,目的只是带个信过去,这五千军马,明显不是求援的。

再说了现在哪来的援军?张角在广宗城被皇甫嵩围困,根本不可能抽兵来下曲阳,张梁肯定是要帮着张角守广宗城的,也不可能过来,如今张宝根本就没有援军。

“可能这些人是去引朝廷官军过来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高顺突然开口说道。

“嗯,有可能,人数上也符合。”

吕布点了点头,这五千人确实能去广宗城外骚扰一下皇甫嵩,不过皇甫嵩可不是董卓,他不会理会张宝的袭扰,对于皇甫嵩来说,攻破广宗城,灭杀张角才是首要的,只要张角死了,黄巾军就算是大势已去了。

“不用管他们,等会子龙把投石机运来,这下曲阳城就算是破了,到时候张宝就是有援军,也看不到了。”

吕布不在意那些出去的兵马,下曲阳城就在眼前,这是跑不了的,只要打破了下曲阳城,一切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张宝此时正在城墙上偷偷的看着城外吕布的营地,他担心吕布会带军去拦截白波,只要吕布一动,他就会带人出城阻拦。

“没想到这吕布还真沉得住气?五千大军出了城,他还能安稳的待在营寨里。”

张宝一脸古怪的看着城外吕布的营地,营地结实、守卫森严,甚至已经有炊烟升起。

“确实奇怪,咱们五千大军出了城,对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就不怕咱们里外联手?”

何宽也是面色凝重的看着城外吕布的营地,对方这么平静只有两种可能,一就是对方愚蠢什么都不知道,另一种就是对方有恃无恐。

何宽不认为吕布愚蠢,白波收集吕布的资料研究吕布,他可比白波还要早的注意过吕布,吕布绝不是愚蠢之人,勇武谋略一样不缺。

“将军,我看今夜要小心提防,这吕布有恃无恐,看样子是有阴谋。”

何宽提醒着张宝,只要熬过了今夜,明天白波就会把朝廷大军引来,到时候就是吕布的末日。

“我早有安排,今夜我安排了两轮士卒守城,每轮五千人,各收四个时辰,这吕布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那拿我这下曲阳城没办法。”

张宝一脸得意的笑着,这次他可是做了完全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