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白登山啊!果然够白!”

吕布带着大军到了白登山脚下,被白雪覆盖着的白登山那是银装素裹,看上去美不胜收。

这里也算是汉朝的名地了,只是记载并不多,白登之围也鲜有人知,祖宗丢脸的事怎么可能让人说呢。

刘邦就是被围在这里差点就被匈奴人困死了,要不是陈平出计,以金钱贿赂冒顿单于的妻子,恐怕汉朝当时就亡了。

“是啊,白登之围就在这里。”

张辽骑着马就在吕布身边,也是一脸感叹的看着雪白一片的白登山。

“刘邦也是个废物,吹牛皮吹得厉害,三十几万大军竟然打不过匈奴人。”

吕布摇着头说着,刘邦这人能忍能隐心计也够深够狠,但说道作战却实在是上不了台面,就这刘邦亲自挂帅的白登之围,三十多万精兵竟然打成那样,要知道人家蒙恬也是带领三十万大军北击匈奴,打得匈奴不敢南下,成功收复河套之地。

有这种结果只能说主帅蠢,根本不像一个身经百战得天下的人,刘邦年纪也算大的,就比秦始皇小三岁,从秦的统一六国,到秦乱,再到楚汉之争,那怕是看也应该看会了点什么吧。

“这刘家之人,除了好大喜功,残害忠良,还会什么?”

张辽心中有气,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话的,他家祖就是被刘彻冤枉被逼改姓的。

“汉高祖确实不会领兵作战。”

贾诩看了看白登山也摇了摇头,要说三十万精锐,那都是百战精兵,打匈奴人根本不会有问题,失败只能说是指挥者的问题。

“今天咱们就在这白登山上扎营。”

吕布指着那白登山,今天他也要上去看看,这刘邦那时候究竟有多蠢。

白登山很大,找了个合适的隐蔽的地方,大军开始扎营。

吕布在营帐中看着情报,洛阳和并州都有情报传来,飞鸽传书虽然快,但很不方便,鸽子只会往家飞,这些都是从家里转送过来的。

“贾先生,情报上说,黄巾军遍布七州二十八郡,其中最严重的是巨鹿,颍川和南阳,这三地已经完全被黄巾军占领了。”

吕布和贾诩说着送来的情报。

贾诩看着那情报,一脸惊讶,他没有想到太平道的造反竟然会有这么大的阵势,这真的如吕布曾经说的,是足以搅动天下的大事的势力。

“公子,看来已经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

贾诩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分析着局势。

“如今着张角在巨鹿,周围的几个郡也会被这黄巾军袭扰,幽州此时的注意力也在境内的黄巾军,根本不会注意咱们。”

“而代郡和上谷郡虽然属于幽州管辖,但却和幽州是割裂的,这两个郡被太行山和燕山隔离在了西面,和中原是分开的,这两郡之人恐怕也不会主意咱们,他们只会留意北方的鲜卑,和南方零星的黄巾军。”

贾诩给吕布介绍着如今的局势,这是对他们来说最好的时机。

“甚至连并州都不会太在意咱们这边,他们现在应该也在紧防冀州的黄巾军入境。”

“好,那咱们就按计划先拿下代郡。”

吕布拍板说道。

营帐里就只有吕布和贾诩,其他人都在外面做着别的事。

“来人,请军中各校尉来商议军事。”

吕布喊了一声,一名亲兵进来了,马上又出去了。

没一会,张辽、高顺、柳宗、夏彻、许褚就都进来了。

“将军可是有作战任务?”

张辽一脸激动的看着主坐之上的吕布,他们都在外面安排营地的事,这时候把他们都叫进来肯定有作战任务。

“不错,已经收到情报,中原已经乱了起来,这正是我们夺取代郡和上谷郡的绝佳时机。”

吕布点了点头对着众人说着。

“明日张辽带两千人马攻占平邑,柳宗、夏彻带两千人马向北绕道偷袭道人,然后沿着漯水北岸去阳泉,柳宗夏彻先打下阳泉,然后前往桑干,我带贾先生、许褚从漯水,从南岸进攻东安阳,咱们在东安阳汇合。”

吕布指着地图下达军令,从白登山去代郡郡所桑干就必须打下漯水两岸的四座小城,不然会被包围在桑干城下。

“高顺你带着陷阵营驻守在白登山上,除了负责后勤补给,要留意雁门郡方向,防止雁门郡派人偷袭。”

吕布又看着端坐着的高顺,这一战吕布没有点他随军出征,而是安排他押后,并且把精锐的陷阵营留给了高顺。

白登山是这一片最高的山峰,这这上面可以清楚的看到雁门郡方法的动静,如果并州从雁门郡派兵偷袭,在这里一目了然。

“是,公子。”

高顺没办法随军出征,但一点都没有异议,直接接下了军令。

“好了,你都去准备吧,明日天明时分就出发。”

吕布见众人没有意见继续说道。

“喏!”

众人应喏道就出去了。

吕布带着人巡视着军营,明天出兵之后很多物资都会留在这,吕布的好好计算一下后续的事。

逛了一圈,吕布来到高顺所在的陷阵营里。

高顺早早地就站在了营帐外等待着。

“高顺呀,我这一趟不带你去,有没有什么想法?”

吕布和高顺在营帐里坐定,这才问道。

“公子的命令我一定会执行。”

高顺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任何想法。

“别有想法,这一趟咱们打代郡并不会很麻烦,之一路上的几个城池都是小城,根本挡不住大军,唯一算的上大城的就是桑干了。”

“这一战的重点不是进攻,而是你这后方,这里是大军的咽喉,咱们的物资都得从这里转运,守住了这里前线才能作战,这次只给你留了一千人,你的压力可不小,而且还随时可能有雁门郡方向的敌人。”

吕布给高顺说着,他上这白登山可不仅仅为了看看白登之围的战场,这白登山在代郡、定襄郡、雁门郡的交界处,又是制高点,这里可是兵家要地,只有派行事稳重的高顺驻守吕布才能放心。

“公子放心,属下一定守住这白登山。”

高顺听完吕布的话,也明白留守这里的重要性,郑重的应喏答道。

“不用这么紧张,如果雁门郡没有人过来最好,一旦有人过来,你只要拦住他们,等大军回来回就行了。”

“公子,如果有人敢来,我一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高顺拍着胸脯说着,既然吕布让他守住这白登山,那他就一定会守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