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早,袁绍正在和曹操、许攸吃饭,仆役就走进来,在袁绍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哈哈,孟德、子远,那人已经松口了,走咱们去看看。”

袁绍大笑着说。

袁府的地牢里,昨夜那人已经奄奄一息的被绑在木头架子上,一夜的严刑拷打,早已经没有了昨天的嚣张劲。

“叫什么名字!”

袁绍坐在一个石墩上看着那人问道。

“唐周,冀州邺城人。”

唐周老实的的回答。

“你无官无职,又不是商贾,没事跑到洛阳来干什么?”

袁绍继续发问。

“大贤良师发下法旨: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我是来洛阳起事的。”

唐周奄奄一息的说着。

“什么?甲子?”

袁绍等人有些吃惊,今年就是甲子年,那就是说,这太平道造反就在今年。

“时间呢?”

曹操冷声问道。

“就在三月五日。”

唐周老老实实的回答着。

时间一说出来,袁绍、曹操、许攸脸上先是一阵惊喜,但马上又眉头紧皱,机会马上就来了,但时间又太紧迫了,算上今天,就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了。

“你们起义的地方是哪?首领是谁,他在哪?”

许攸有些急切的问道,只要能抓住首领,一切就好办了。

“我太平道首领是大贤良师张角大人,起义点在冀州钜鹿郡附近。”

“那你来洛阳干什么?”

“马渠帅准备在洛阳起义,响应大贤良师,攻下皇宫,迎接仙师!”

“放屁,就你们这种人也敢想着攻下皇宫?我看你们是在做梦!”

袁绍不屑的看着唐周,就种人也敢说攻下皇宫?洛阳皇宫守卫森严,可不是说攻破就能攻破的。

“马渠帅在皇宫内有内应,起义当日宫门大开,一击可下。”

唐周也不隐瞒,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也没得反抗。

“还有内应?是谁?”

对于这个结果袁绍很兴奋,皇宫里的内应,那就只能是宦官了,只要抓出来宦官就别想翻身。

“这个小的不知,这都是马渠帅亲自负责的。”

唐周摇了摇头,太平道内等级森严,他还没有到能接触到这些事情的位置。

“还敢嘴硬,我看你是皮肉之苦还没受够,来呀,给我大刑伺候。”

袁绍很不满这结果,他要的就是宦官名单,只要供出来了,那就是铁证。

“大人,小的真的不知啊……”

唐周哀嚎着。

“本初兄不用大刑了,我看他真的不知道。”

曹操开口制止道,这唐周说得已经够多了,隐瞒这些事已经没有意义了,既然说不知,那肯定就是真的不知道,不用再用什么大刑了,要是打死了,那可就算了唯一的线索了。

“可恶,就差那么一点,只要得到那些宦官名单,咱们就能除掉他们。”

袁绍恨恨的说,他想除掉宦官,袁家能在天下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原因就是袁家是士族高门,天下士族中一等一的高门,这种身份之下,袁家就是士族的代表,只要能帮助士族除掉宦官,他在士族的声望就能提升到非常高的地步,再也没人敢说他是庶出的身份。

“本初兄,除掉宦官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仅仅靠着这么一个人的供词根本不足以搬到宦官。”

曹操摇了摇头,宦官深得皇帝信任,仅仅靠这么一个唐周,根本威胁不到宦官势力,反而容易被说成是诬陷。

“诶,这么好的机会!”

袁绍一脸无奈的摇着头。

“马渠帅是什么人?”

曹操开口问唐周。

“马渠帅叫马元义,是洛阳太平道的负责人,统管洛阳境内的教徒。”

“负责人?那也就是说渠帅就是一个地方的负责人?每个地方有多少人?”

曹操审问着太平道的架构。

“我太平道有三十六方,每方有渠帅一名,负责管理各地事务,每方人数在万余到七八千不等。”

“这个马元义现在在哪里?”

“这个小的不知,马渠帅前几日应该就从河内前来洛阳。”

唐周说完,曹操也不再问了,这人嘴里已经没什么可用的消息了。

袁绍、曹操和许攸再次回到大堂里,呵退服侍的婢女。

“子远这事你看怎么办?”

袁绍问着许攸,现在事情审明白了,是时候进行下一步了。

“现在的关键在于这个马元义在哪?必须先打听清楚这个家伙的所在,才能定下一步计划。”

许攸摸着短须说着。

“这个你放心,我这就安排人去查,就算是把洛阳城翻过来我也要找到他。”

袁绍拍了拍手,就准备派人去查。

“本初兄且慢,这事你不能亲自派人去查。”

曹操拦下了袁绍。

“孟德这是为何?”

袁绍不解的看着曹操。

“本初兄这么大张旗鼓的去查,只会给人留下把柄,以后后患无穷。”

曹操摇着头说,虽然能抓到马元义肯定能知道更多,但这么越权处理是不合适的。

袁绍也有些后怕的看着曹操。

“本初兄和司隶校尉应该有关系吧。”

曹操突然对于袁绍说。

“这个当然有了,司隶校尉曾是家父的门生,一向与我交好。”

袁绍点了点头。

“这是让司隶校尉去处理是最好的,他负责洛阳治安,查举反贼是他分内之事,把这唐周送过去,就说他自首,举报这太平道造反的事,然后让司隶校尉派人逮捕马元义,到时候审出什么本初兄依旧能第一个知道,而这件事和本初兄没有任何关系。”

曹操想了想对袁绍说着。

“孟德这主意好,我这就派人去请司隶校尉。”

袁绍抚掌大笑着。

“那这唐周?”

袁绍突然有些不好处理这人了,直接杀了就不合适了,很容易落人口实。

“唐周举报反贼有功,司隶校尉赏举荐他为官,在回家的路上被恼怒的反贼击杀,司隶校尉向朝廷上表,追封他官职,并且在洛阳搜捕反贼。”

曹操轻描淡写的说着,唐周的生死就被这么写好了。

“好好好。”

袁绍大喜,曹操这办法好,不关解决了唐周,还嫁祸给了太平道,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至于那马元义,审问出什么还得先做打算,这太平道造反就在这二十天了,必须早做准备。”

曹操提醒着袁绍,时间才是现在最紧迫的。

“孟德放心,我这就去联络人手,咱们掌握先机,党人定能借机崛起,铲除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