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鲜卑部落并不算富裕,牛羊马匹都不多,已经被整理了出来。这些是战利品,大军已经好久没有吃过鲜肉了,这些正好补给一下。

牛羊被宰杀,马匹被补充到了军队里,这段时间的行军,马匹损失了不少,正好补充补充。

牛羊被宰杀的惨叫声不停的传过来,这让地上跪着的鲜卑人更加害怕,一个个头杵在雪地里,害怕下一个被宰杀的就是他们。

鲜卑人营地除了牛羊马匹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不存在更多的战利品。

“公子,这些鲜卑人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贾诩和吕布在营地里转了一圈,突然开口对吕布说。

“贾先生已经有了处理这些鲜卑的办法了?”

吕布惊喜的看着贾诩,这些鲜卑人不能像匈奴人一样放掉,放掉的话很可能泄露大军的消息。

“公子不是一直在想怎么解决草原胡人这个大患吗?”

贾诩笑着看着吕布,这事他已经思考了很久,这次来就是准备实验的。

“贾先生已经有了具体的办法?”

吕布惊喜的看着贾诩,难道贾诩已经想到了办法,那真是太好了。

“公子就看我的吧。”

贾诩习惯性的笑着抚着胡须说,天气很冷,胡须上都结了一层霜,入手硬邦邦的。

“那就都交给贾先生了。”

吕布点来点头,贾诩有办法就好。

“将军。”

许褚这家伙提着一把满是献血的厚背环首刀骑着马走了过来。

看着许褚一脸笑容,身上的盔甲上全是血污,都已经冻成冰块了,看上去像是从尸体堆里走出来的,像一尊杀神。

“你看看你,怎么不去把身上的血污擦掉,现在都冻上去,盔甲容易生锈,到时候亮甲变成了灰褐色的你就有得后悔了。”

吕家的盔甲并不是纯粹的铁,已经有了合金的雏形,但这也不能避免生锈,只能比一般的铁器好一些。

“这不是一时间忘了嘛!穿成这样最好,那些鲜卑人看见我,头都不敢抬,胆小的像老鼠。”

许褚裂开嘴笑着。

“少得意了,仗还有得打,这冰天雪地的,别搞得那么脏,小心生病。”

虽然寒冷的天气能阻止病菌的滋生,但最起码的卫生还是要注意的,这么一身血污可不行。

“是将军。”

许褚一听还有仗打,兴奋的不行,当机就去处理身上的血污了。

看着许褚离开,吕布摇了摇头,这还真是的战斗狂人,一脑子就只有战斗。

吕布和贾诩来到俘虏前,张辽正在看押这些俘虏。

贾诩走上前,对着守卫的士兵吩咐了几句,那些士卒很快的就组织人把那些鲜卑人给分开了。

一小部分是壮丁,一大部分是老弱妇孺。

“我们是北地郡,吕家军,这次是专程来扫清你们这些作乱的鲜卑人。”

没有那么多大道理和理由,他们是鲜卑人,来的是河套地区的军队,这就够了,鲜卑人和河套地区的人仇恨早就种下了,曾经鲜卑人就是这么去河套劫掠的。

“但我们不像你们,我们吕家军不杀平民,只要归顺我们就能免死!”

贾诩这话一出,那些跪着的鲜卑人连忙磕起头来,表示归顺,祈求活命的机会。

“好了,把他们带走。”

贾诩指着那些老弱妇孺说到。

“至于这些,十一抽杀。”

贾诩又指着那些青壮说道。

十一抽杀,那就是十个人里挑一个出来杀掉,没有任何原因,就是每十个人里杀一个。

这种办法能最大程度的加深鲜卑人的恐惧,当十个人被分出来的时候,谁都不知道谁会被杀,没有人想死,都想活着,恐惧会在十个人间转动,让他们永生难忘。

贾诩的目的很明显,想要控制这些鲜卑人就要先打断他们的骨头,鲜卑人崇尚武力,这些壮丁就是部落的勇士,现在勇士的骨头被打碎了,再也不会有了,活下来的只会是懦夫。

吕布面无表情的看着士兵们随意的在那些鲜卑人中拉出一个个,直接一刀捅死,尸首就放在那些鲜卑人面前,让鲜卑人看都不敢看一眼。。

鲜卑人如同羊圈里的羊,挤成一团,畏畏缩缩的躲着,希望那些士兵把别人拉出去杀了。

看着士兵们杀人吕布感觉很奇怪,心中的闷气似乎没有了,真的是心不慌了气不喘了,神清气爽得不得了,甚至想上去抓两个杀着玩。

“我这是怎么了?”

吕布一拉赤兔的缰绳就离开了。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喜欢看杀人?”

吕布很疑惑,难道杀人杀习惯了就会这样?看着远处脸色有些不对的赵云,这肯定是个不喜欢杀平民的人,张辽就不同了,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杀多少他都不在意。

高顺板着脸看不出喜乐,擦完盔甲的许褚,笑眯眯的看着杀人,不停地耍弄着手里的后厚背环首刀,可能还想上去砍两个。

贾诩不关心杀了多少人,他只是看着花名册,计算着人数。

吕布发现自己竟然和许褚一样,潜意识里非常喜欢看杀人,有点屠夫的意思了。

今天是不用再赶路了,就在这鲜卑人的营地里休整一天,鲜卑个部落离得都远,在这里休整也不怕鲜卑人发现,可以明目张胆的生火做饭。

士兵们早就烧好了大量的热水,鲜卑人准备过冬的木材,随便取用。

让亲兵取来一桶热水,吕布就拿着布巾子准备帮赤兔擦起身子,这段时间都是在雪地里行走,赤兔的耐寒能力不好,吕布专门给他做了几件“衣裳”,帮它御寒。

解开赤兔身上裹着的毯子,用温水把帮赤兔擦拭着,赤兔不满意的哼哼着,布巾子擦着不舒服,毛刷子才是它的最爱,那东西刷起来最舒服。

但现在还不能用毛刷子,冰雪里,赤兔身上的毛不少都湿了结了冰,这时候用毛刷子猛刷,不把毛都刷下来才怪。

冬天里,这些厚毛对于马匹很重要,御寒都靠这些了。

“别闹腾了,等会给你擦干净再用毛刷子。”

吕布仔细的给赤兔的四条腿擦了擦,还好绑了护腿没有冻伤。

为了让赤兔安静点,吕布从雪车上哪来一袋豆料,放在赤兔面前。

冬天消耗大,吕布这次除了带草料之外,还带了很多豆料,专门是给马匹吃的,没有马,人是很难走出冰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