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传令下去,明天正午处死扎赫!”

步度根这段时间心里还有些不忍,扎赫毕竟是他曾经最得力的手下,虽然这次失败了,但东汉的强大也是鲜卑人所共知的,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要处死他。

但现在步度根心里只有愤怒,无尽的愤怒,扎赫这个废物,带着一万虎狼之师,竟然被一群绵羊打败了,这种人不配活着。

扶罗韩没有说话,扎赫的失败已经注定了他的命运,这种失败鲜卑人是不会原谅的。

“单于,我已经向东汉皇帝请求了,河套地区的事由我们西鲜卑去解决,那里仍然是我们的。”

扶罗韩给步度根单于说着一个仅有的好消息。

“东汉皇帝同意了?”

步度根这才面色稍缓的说,这算是他这段时间听到的唯一好消息了。

“同意了,东汉不会对河套地区用兵,只等咱们养精蓄锐,再大军兵进河套,那里还是咱们的。”

扶罗韩笑着说着,甚至把东汉皇帝如何好骗的事都说了出来,想让单于高兴高兴。

步度根也难得的笑了出来,没想到东汉的皇帝是如此的蠢笨,这么轻易的就被骗子,大好的河套地区任然是他的。

只是笑容过后,步度根还是叹了口气说。

“养精蓄锐谈何容易,这次咱们损失的一万人,都是精壮的战兵,短时间内根本恢复不过来。”

一万青壮哪里是那么好恢复的,西鲜卑人口有限,如今他手下只有不到五十万人,扣除妇孺,真正能作战的的不到十万人,而这一万青壮又是战兵中的精锐,这一损失没有两三年根本恢复不过来。

“单于何必如此,只要能得到河套地区,一点损失算不得什么。”

扶罗韩安慰着步度根单于,鲜卑人见惯了生死,也从不会因为死亡而悲伤,只要有足够的好处,损失多少人他们都不在乎。

“我到不担心那河套地区的反抗,我只是担心东面的轲比能。。”

步度根摇了摇头,按刚才扶罗韩说的情报来看,河套那些反抗者人数最多不过万余,扎赫这家伙轻敌失败,他再领大军去绝不会失败,他担心的是东面的中部鲜卑。

“轲比能那些人有想对我们西部鲜卑开战?”

扶罗韩大惊,他们西鲜卑的敌人从来不来自于南面,只要他们不去南面劫掠,南面的人根本不会进入草原,他们最大的敌人其实是东面的中部鲜卑。

“不错,轲比能这家伙知道我部损失惨重,已经派人向西推进了百余里,就在我们的草场上放牧。”

步度根恨恨的说,他现在不想和轲比能开战,轲比能的实力本来就比他强,如今扎赫战败更是让西鲜卑人心惶惶,根本无心作战。

“那单于准备怎么办?”

扶罗韩一时间也没有了办法,鲜卑人内部的战争那是很惨烈的,如果西鲜卑被中部鲜卑吞并,那他们这些头领都会被杀掉。

“只能先让他得意一阵子,现在族里的人根本无心作战,只能等熬过这个冬天,来年再说,想来他轲比能也不敢真的和我开战。”

步度根拿过一个羊皮酒囊喝了起开,刚才他砸断了矮几,上面银色酒壶里的酒都撒了。

虽然西鲜卑损失很大,但实力尚存,中部鲜卑不可能贸然开战,不然两败俱伤之下,很可能被东部鲜卑给偷袭,中部鲜卑处在东西两部鲜卑只间,如果不是实力最强,早就被瓜分了。

“对了,既然东汉皇帝没有和我们开战的意思,你想办法联系一下东汉朝廷,我要和他们继续贸易,已经快一年没有买入盐巴铁器了,曾经的存储已经快耗尽了。”

步度根说起了他现在最头疼的事,本来以为河套地区唾手可得,没想到出了变故,以为和东汉闹翻了,现在看来还没有,那贸易就可以继续了,河套不行就只能从幽州那边着手。

“单于放心,明天我就启程前往幽州,想来咱们也是有东汉爵位的,他们不可能拒之不理。”

扶罗韩点了点头说道,他也知道部族里的物资快完了,快一年没有贸易往来,必需品必须快点补充,不然冬天可熬不过去。

坐在死牢里的扎赫木然的看着突然围过来的人群,他被关在这里已经一个多月了,那些人从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嘲笑,最近都已经不再来这边了,似乎都遗忘了他。

“听说了嘛!这家伙谎报军情,哪里有什么十几万东汉军队,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带着一些平民打败了扎赫。”

“这家伙这么废物?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和平民能打败一万精锐?”

“别不信,这是扶罗韩头领回来说的,这事在南边都传遍了。”

…………

“这家伙真该死,竟然如此没用!”

“放心,单于已经下令了,明天正午就处死他。”

“活该,这种废物留着简直在侮辱狼神。”

…………

“这家伙的姬妾到是不错。”

“哈哈,你连这都知道?”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这家伙养了几十个姬妾,前一段时间就被几个头领瓜分了,听说都是难得的美人。”

“这家伙以前可没少干这种事,活该。”

“听说他还有几个儿子和女儿……”

…………

这些人声音很大,似乎是故意要刺激扎赫,羞辱扎赫。

但扎赫一点表情都没有,他知道有些事是瞒不住的,单于终究会知道打败他的只是几千人的小部队。

“明天就要死了吗?”

扎赫看了看蓝蓝的天空,以前他一直喜欢这么看着天空,然后骑着马在草原上奔跑,那是自由的味道。

那些想刺激扎赫的人见扎赫痴痴呆呆的看着天,以为这家伙认命了,也都骂了几声就无趣的离开了。

扎赫不在乎什么姬妾被瓜分,子女的遭遇他也不在乎,在鲜卑部族里,战败者的家属被怎么对待的都有,他以前是怎么做的,他很清楚。

“我不能死!”

扎赫突然看见天空中盘旋着的老鹰,狼王的荣誉没了,他要成为孤傲的雄鹰,盘旋于天空之上,俯视草原,狩猎看到的每一个猎物。

这里羞辱过他的人他一个都不准备放过,他会去复仇,杀掉西鲜卑的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