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龙,你怎么在这?怎么没去吃饭?”

一出伤兵营,吕布就看见站在营门口的赵云,似乎在等自己。

“贾先生,俘虏营那边的事就交给您了,我和子龙去走走。”

吕布对贾诩施了一礼说道,这军队里能打将领的不少,吕布随便都能数出好几个独当一面的,但说道管理人员,处理政务,那还真只能指望贾诩了。

“公子放心。”

贾诩还了一礼,就离开了,这军中政务,一直都是他在处理。

“子龙来这有什么事?”

看着赵云一脸心事的样子,吕布问道。

“我有些担心北方的鲜卑人和南边的朝廷。”

赵云犹豫了一下,开口说。

“北方和南方,说来听听。”

吕布来了兴趣,没想到赵云还有这等战略眼光。

“今日一战,几乎全歼鲜卑一万精骑,鲜卑人定然不会就此罢休,如今西鲜卑和中部鲜卑正在争夺大位,幽州历年驻防的边军就很多,中部鲜卑很可能攻不破幽州边关,如今西鲜卑人损失惨重,我怕中部鲜卑人转头从代郡攻入河套。”

“还有南方,这次你杀边军校尉又杀了郡守,如今你还打败了鲜卑人,我怕朝廷也会派军前来。”

赵云这一趟是从幽州转到并州的,对于幽州的情况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这倒是个问题,我没有把中部鲜卑这些人考虑进去。”

吕布皱着眉头说,他只考虑了西鲜卑和东汉朝廷,没有想过中部鲜卑这一块。

虽然现在鲜卑分裂,但鲜卑人毕竟是鲜卑人,很可能联合起来,西鲜卑现在无力拿下河套,那就有可能和中部鲜卑联合起来瓜分这里。

一个西鲜卑不可怕,可怕的是鲜卑人联合起来西部鲜卑加上中部鲜卑,凑出十万骑兵根本不是问题,十万骑兵和一万骑兵那就完全不同,这次的战法全部都不能用。

“这事你刚才怎么不直接说呢?”

吕布奇怪的看着赵云,这事刚才就应该直接说呀,怎么偷偷的跑过来说呢?

“我毕竟只是刚刚到军营中,这些事还是不好直接说,而且我也没有什么证据,这一切都还只是猜测。”

赵云摇了摇头说。

吕布苦笑着看着赵云,赵云的性格虽然不能说内向,但却有些过于谨慎,特别是这种都是不认识的人的地方。

“以后不用这样,我这大军里不讲究那么多,只要有见解,说出来就行了,大家讨论,不用有那么多的顾及。”

吕布拍了拍赵云的肩膀,谨慎的性格有好处,处事会比较稳妥,但相对的人际关系就会比较疏远,不合群。

赵云只是笑了笑就不说话了,吕布知道赵云这性格不是他说一句就行了的,只能让他在打军里慢慢去改变。

“走,找人来商量商量,看看怎么应对。”

吕布和赵云直接就就去了中军大帐。

“去吧,贾先生、柳校尉、夏校尉、高校尉、张辽他们都请过来。”

吕布对着守卫的士卒吩咐道。

没一会人就都被请过来了。

“吕布,难道又有鲜卑人过来了?”

张辽看着人都到齐了,这架势像是又有大战一样。

吕布把赵云的疑虑说给了众人听,听完后众人都沉默着,向着对策,如果真的如赵云所想,那可就麻烦了。

“公子,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鲜卑人也不是铁板一块,即使西鲜卑和中部鲜卑联手,也可能是貌合神离,心里都想着吞并对方,咱们回去之后,再想想怎么对付他们。”

贾诩想了想说了起来。

“现在我们首要的是快点回去回去,让士卒们休整,然后再扩军,鲜卑人即使联手也不会在今年,西鲜卑现在元气大伤,这时候和中部鲜卑联手那是与虎谋皮,估计西鲜卑的首领不会这么蠢,应该会在明年,元气恢复才会考虑行动。”

听着贾诩的分析,众人不住地点头。

“那就按原计划,明天大军就开拔,按照计划回家。”

吕布点了点头说道,贾诩的分析很有道理,西鲜卑元气未复,这时候不可能去和中部鲜卑联手。

又商量了一些明天行军的事宜,众人这才退了出去,只留下吕布、贾诩和赵云。

“真是惭愧,白让大家担心了一场。”

赵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赵公子不要这么说,如果不是你的提醒,也许鲜卑再次来犯的时候我们会吃大亏,一个中部鲜卑的加入,足以让敌人的实力增加一倍以上。”

贾诩笑着对对面的赵云说道。

“对呀,子龙,遇敌不明可是兵家大忌,如果不清楚敌人的情况,不把所有的可能都考虑到,那仗就没法打了。”

这段时间吕布也算读了点兵书,知道些兵法。

第二天早上,大军就开拔回城了,昨天夜里闲不住的张辽已经收拢了三千多匹战马回来,这可解决了大军的运输问题。

来的时候都是骑兵,除了粮草辎重,可以说来去如风,现在多了好几百伤兵,这些人没法骑马,只能用运粮草的车先运回去,粮草则改用马匹驮。

张辽和赵云按照原计划带着骑兵向北收拾那些溃散的鲜卑人,吕布则派几队骑兵继续收拢马匹,吕布和夏彻带着军队和辎重前行,高顺带人在后队押运那些鲜卑俘虏,柳宗则提前带人再去架浮桥。

过了白道中溪水,吕家军收到了热烈的欢迎,担惊受怕的平民看到凯旋而归的吕家军,无不夹道欢迎。

地方上那些趁乱想称王称霸的人一下子作鸟兽散,再也看不见踪影了,所有人都知道,这北地新的王已经出现了,那就是都有人都不看好的吕家。

一万鲜卑人被全灭,还被抓了好几百俘虏,这是北地这几代人都没有见过的大胜仗。

吕布毫不掩饰的进行着武装游行,到了人多的地方还特意放慢行军速度,让那些人膜拜大军,让那些人唾骂鲜卑人。

招待鲜卑俘虏的没有什么烂菜叶臭鸡蛋,食不果腹的时代,那些都是好东西,不能吃的石头才是最好的招待物。

吕布在造势,吕家在五原郡威望很高,但在其他三郡就一般了,距离太远,通信不便,很多人只知道有个大家族姓吕,其他的并不清楚。

这就是为什么吕家很容易就控制了五原郡,但一到云中郡,在沙陵城和安陶城就遇到了阻碍。

大军凯旋这个机会很好,威严肃杀的军威正好让定襄郡和云中郡的人见识见识,省得没事蹦出个草头王捣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