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统领,您看,那些人竟然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吃东西,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一名亲信在扎赫身边咽着口水说着,河对岸那烤肉的香味,隔着两百多步他们都能闻到。

粮食早在昨天就吃完了,饿了一天的鲜卑人现在都咽着口水看着对岸,本来想着回去劫掠一番,现在桥也没有了,回是回不去了,只能在这干看着。

“这些该死的家伙。”

扎赫一脸怒火的看着对岸那些吃饭的军队,什么时候羊群敢在狼群面前安心的吃草了,这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西鲜卑骑兵几十年都没有被这么羞辱过了。

不少鲜卑骑兵拿着手上的角弓就准备射死这些敌人,抢夺他们的食物,但距离太远了,角弓根本就射不到。

吕布带着人在军营里巡视,看看士卒们都吃到饭没有,每到一个地方,士卒们都起身行礼。

巡视了一圈,士卒们都在吃饭,吕布很满意,厨子得速度很快,这也证明了后勤这方面没有问题。

士卒们吃饭也是有方阵的,一般以一队人为一个方阵,士卒们吃饭很快,等吕布巡视完的事后,都已经吃完了。

“让士卒们集合,我有话要说。”

吕布对一旁的亲兵说道,今天士卒们已经看到这河对岸的鲜卑人,那战争就在眼前,是时候动员一下了。

亲兵将吕布的话很快就传了下去,士卒们开始聚拢列队。

高台前铁皮大喇叭已经准备好了,所有人都看着吕布,这位吕家军的领袖。

走上木台子,看着下面满眼期盼的士卒,吕布开口说道。

“对岸的那些人都看到了吧,鲜卑人,他们已经被困住了,是一群掉入陷进的狼,不久后你们就要拿着刀子去把那些狼给杀了,扒了皮,吃他们的肉,你们敢不敢!”

吕布大声的问下面的士卒。

“敢!”

“敢!”

“敢!”

下方的士卒大喊三声,一个个群情激奋,希望现在就过河去杀光那些鲜卑人。

“这一战,我先把规矩说好,奋勇向前杀敌者,人人有赏,那里就是军功的奖赏,你们可以自己去看看,大家放心,有功我必赏,但有过也逃不掉责罚。”

吕布讲话向来不喜欢啰啰嗦嗦一大堆,对于士卒们,命令简单明了是最重要的,空口白话永远比不上白字黑字,让他们自己去看是最简单的。

让士卒们自己看吕布也是有目的的,现在绝大部分士卒还是不识字,即使已经组织人教他们了,但他们的热情仍然不高,吕布不能接受自己军队里的士兵都是单纯的杀戮工具,要让士卒变强,就得从精神面貌上改变他们,识字就是第一步。

对岸的扎赫早就带着人远离河岸,对岸齐整的队列,充足的食物,闪着寒光的武器,这些东西不能再让手下看到,不然还没开战,士气就会损失殆尽。

唯一让扎赫还比较安心的是,对岸的敌人并不算多,只有两千人,桥梁也毁了,自己手上还有近万人,人数上拥有绝对的优势。

士卒们围着那张贴着纸的巨大木牌。

“吴大叔,那上面写得什么呀?”

二狗子看着巨大白纸上密密麻麻的字,他不识字,一个都不认识,军营里开的识字班他都不愿意去,一看到那些字,他就头疼,宁愿去校场上训练。

“公子费心组织识字班你怎么就不去呢!公子那都是为了你们好,只要识得了字,以后就能当军官,你还想一辈子当普通士卒不成!”

老吴一巴掌拍在了二狗子头上,这是村子里最机灵的后生,怎么就一点也不思进取呢。

“吴大叔,那识字比抡刀子难多了,我宁愿去校场上抡刀子,跑步。”

二狗子嘟囔着说。

“你呀,就是不听话,你忘了参军时你母亲的话了吗?让你好好活出个人样来,给你们老王家争脸面。”

老吴看着二狗子说着,公子这么想尽办法的培养他们,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吴大叔你还是告诉我上面写得什么吧。”

二狗子不耐烦的问,只要一说到识字,他就脑袋疼。

“上面写的是奖赏和惩罚,杀一人奖羊一只,杀贼人头人,奖牛一头,战后凭人头数封赏军职分发钱粮……还有啊,战场上不让急着砍人头了,以一伍一什一队一屯一曲为单位战斗,杀敌数战后再去统计。”

老吴识得的字也不算多,一知半解的给旁边不识字的人念叨着。

“老吴叔,不割人头怎么知道是谁杀的呀。”

旁边马上就有人问道,杀敌割人头这是战场惯例,不然这功劳还怎么统计。

“上面说了,会由军法处去统计,你还怕公子贪你那颗人头?”

“公子当然不会!二狗子会!刚才还抢我吃的呢,吃得比猪多,长得和个瘦猴子一样。”

“小三子,你说什么。”

二狗子不干了,瞪着小三子,他不敢动手,只能瞪着,军队里私自斗殴那是要被严惩的,他可不敢违抗军法。

“两个混小子,公子说了军法队会统计,你们还敢得罪军法不成?”

老吴在两个小子头上拍了一下,军法在军中那是有绝对地位的,谁都不敢违抗,自加入吕家军他们就知道这一点。

“公子这是在为扩军做准备?”

贾诩笑着问吕布,从吕布颁布的奖罚措施,他看到了秦朝二十等封爵制的影子,只是还没有明确的说明和给予封赏。

“哈哈,贾先生看出来了,这一战过后北地今年之内不可能再有战事,鲜卑人需要休整,咱们也需要休整。

明年可就不一样了,朝廷和缓过劲的西鲜卑必定会找上门来,没有足够数量的军队可不行。”

吕布点着头说着。

“这一战能看出很多东西,我需要一些真正勇敢的人,他们将成为吕家军的骨干,以他们为框架再招兵训练就会简单很多。”

听着吕布的话,贾诩不住的点头,这种老兵带新兵的方法确实是最好的练兵办法,既能扩充军力,又能避免军队发展过快带来的战力下降。

“贾先生,这些人您就多花些心思看着,您看人的本领可是一绝,这事我就拜托您了。”

现在军营里有两千多人,高顺柳宗那边还有两千人,吕布就是想看,也看不过来,对于识人有术的贾诩那就简单多了。

“公子放心,在下一定将这些士卒的情况统计清楚。”

贾诩作揖回答道,这事是他的强项,两千普通士卒,对他来说,看个大概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