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公子,这恐怕不妥吧。”

有人试探性的问着,直接无视官府在他们眼里还是太危险了,一旦朝廷追究下来,北地大家族少不了被血洗。

“那还指望朝廷?现在北地谁都知道要有大事发生,大家再看看边军,数量有增加吗?朝廷有要守卫北地的想法吗?”

吕布也不生气,今天来就是和大家谈联合作战的事的,能成当然更好,成不了吕布也不在乎,这种事只能靠自己,想着这靠别人怕是被卖了都不知道。

吕布的话让不少人都摇头叹息,确实,几个月了,朝廷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也是北地不有钱人往并州、幽州内地迁徙的原因。

“我同意这联合成立义兵的注意,在座的都是离不开这北地的之人,如果指望朝廷,恐怕北地就要成白地了,哪次不是北地被劫掠一空朝廷才有反应,这次恐怕远比曾经要严重,现在还有顾虑我看不如举家迁往内地算了。”

赵叔伯第一个开口赞同吕布的提议,他和吕家关系最好,也是这里除了吕家的第二大势力。

有了赵叔伯的加入,其他家族也纷纷点头表示愿意加入。

酒宴散去,客人纷纷起身告辞。

“布儿,你真放心这些人?我看不过是群势力小人。”

看着散去的宾客,吕良摇着头对儿子说,刚才大堂里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对于这些人他是熟得不能再熟了,是什么人他清楚的很。

“父亲,除了赵叔伯,其他人都是敷衍我而已,不过我也不在乎,他们会跑过来求咱们家,但到时候可就不像现在这么好说了。”

吕布也知道那些人只是表面上答应,吕布不在乎,今天就是给他们指一条路,等他们走投无路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草原上,一队快马踏着刚刚消融的冰雪向草原深处跑去。

“报,单于,出去的人回来了。”

一座巨大的帐篷里,几个穿了粗犷皮裘的大汉正在饮酒,一个个都披散着头发,甚至还扎了不小小辫子。

“快让他们进来。”

为首的兴奋的说道。

“单于,看来您的计策成功了,那东汉皇帝看来是上当了。”

下首坐着喝酒的男子奉承的说道。

“东汉已经羸弱不堪,咱们鲜卑是时候进入中原之地了。”

为首的男子大笑着说着。

“步度根单于,东汉虽然这些年日渐衰弱,但却不能小视,两年前和连大单于带着精锐的王族南下劫掠,大单于被射死,王族军队损失惨重,这可不得不防。”

另一边的扶罗韩皱着眉头看着大笑着的单于,东汉看似衰弱,但泱泱大国人才济济,不是现在分裂的的鲜卑能窥视的,早些年檀石槐大单于同一鲜卑都无法战胜东汉。

“扶罗韩,你太胆小了,我又没说要去和东汉决战,如今鲜卑三分,王族北逃,中部的柯比能占据着最好的牧场,东部鲜卑素利、弥加、阙机根本不值一提,我若是不早点想办法,迟早会被他吞并。”

步度根不悦的看着扶罗韩,这家伙就知道做贸易,已经完全被东汉腐化了,忘了鲜卑是马背上的民族,劫掠才是他们应该做的。

自和连大单于战死在南方,鲜卑内部各大势力开始分裂,现在东部鲜卑、中部鲜卑、西部鲜卑三方都像完成檀石槐大单于统一鲜卑的伟业,但三方势力都差不多。

三大势力为了快速加强自身实力,开始在西鲜卑的草原上掳掠人口,凡事草原上的部族都要受他管辖,如今已经完全统一了西鲜卑。

拒绝今年和东汉的贸易也是为了防止草原上的人逃走,这些散落在草原上的胡人,大部分不是鲜卑人,他们是曾经统治这片草原的匈奴人,可惜匈奴王朝已经成了过去,只剩下少量南匈奴在河套地区,一旦任由贸易,这些人一定会逃去南匈奴那边。

“单于,柯比能实力不如您,怎么可能吞并您?”

扶罗韩知道说错了话,连忙奉承着回答。

“单于,属下这就点起人马去东汉那边劫掠一番。”

刚才说话的男子兴奋的说着。

“扎赫,这次不是要用军队,咱们用钱。”

步度根挥了挥手,让一脸激动的扎赫坐下来,扎赫是他手下第一猛将,生撕虎豹不在话下,只是这次用不着。

“单于,这是怎么回事?不去劫掠难道又和他们做生意?”

扎赫不解的看着单于,草原很多东西必须从中原购买,以前都是以牛羊马匹来交换,难道这次要用宝贵的金子去交易?

金子在草原上那是全力的象征,贵族都会有很多金饰,金器,但草原上不盛产金子,所以金子一般是不会被交易的。

“生意,对,就是做生意。”

步度根一脸狰狞的看着手里的金杯,一口就把里面的美酒饮尽,金杯里正是杜康仙酒。

“只不过这次不是买什么盐巴、铁器、布匹,我要买的是我们梦寐以求的河套地区。”

步度根笑着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扶罗韩和扎赫。

“河套地区!”

扶罗韩和扎赫倒吸一口凉气,扎赫还掏了掏耳朵,不相信自己听见的,河套地区,那可是鲜卑人想了上百年的肥美草场,即使鲜卑最伟大的檀石槐大单于也没能打下的地区。

“单于,我没听错吧,您是说要买下河套地区?”

扶罗韩确认性的问道。

“没错,我准备买下河套地区。”

步度根放下金杯,又说了一遍。

“这……”

扶罗韩不知道步度根单于在想什么,河套地区那可不是小地方,东汉皇帝在昏庸也不可能卖呀,就算卖又哪里是一个西鲜卑买得起的?

“去,把我准备的金子抬进来。”

步度根对着守着门口的是士兵说道。

没一会几口大箱子就被抬了进来,一打开箱子,里面全是金灿灿的金饼子。

“单于,这么多金子就便宜了那东汉皇帝?还是我带着勇士去把河套地区打下来吧,也省了这些金子。”

扎赫看着几箱金子一脸不舍,这是部落里多大一比财富,他舍不得送给被人。

扶罗韩却不解的看着单于,他在部落里管的就是贸易,对于金钱是最有感觉的,这几箱金子是很大一笔财富,但想买下一个河套地区根本不可能,甚至买下一个县都难。

东汉的官职好买,但土地不好买,一旦有了大片土地那就可以裂土为王,这是东汉最大的忌讳,一般士族豪门买地都是一点一点偷偷的买,还没有谁能有河套那么大片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