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说了吧,今天张司马回援之后又有还几百匪寇逃入咱们并州境内,我估计啊,咱们还有仗打,我得多吃两碗饭,今天早上没吃饱,不然能让那些贼人跑了?”

张辽两三口就把碗里的饭给吃完了,把碗递给一旁的张三,让他再去添一碗来。

“兄弟,你给我合计合计,怎么才能上战场啊。我刚才听说了,张司马对于温满他们违抗军令非常生气,已经让军法官如实记录了,估计温满这次就只能在军营里待着了,回去少不了责罚。”

“你说温满这些人是不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这么一闹咱们估计也要受连累,你今天帮张司马治疗了伤兵,你去找张司马说说,咱们今天可是带头杀敌,表现不错,让他再出兵的时候带上咱们吧。”

张辽贼兮兮的看着吕布,还有没有机会上战场就全靠吕布了。

“战场你肯定有机会上,这点不用担心,现在情况可比昨天要复杂多了,张司马正是用人的时候,咱们俩会有机会的。”

吕布吃了口饭,回答着张辽,这家伙看来是打仗打上瘾了。

“真的还有机会?”

张辽惊喜的看着吕布,对于吕布的话他可是深信不疑,昨天说有仗打,今天果然就有仗打。

“好好吃你的饭,我看你今天不是没吃饱,反而是吃饱了撑着,下次你再冲狠点,你家的部曲估计能有一半回去就不错了。”

吕布没好气的看着张辽,毛毛躁躁的性格,上了战场说不定又是个温满。

“你放心,我下次不会冲那么厉害了,老六那也是我家里的老人,对我张家那是忠心耿耿,都怪我一时兴奋,诶!”

张辽似乎想通了,下午冷静下来了,回想着白天的战斗,也明白自己的失误在哪里,要不是家里的部曲不要命的护着,他恐怕也会受伤,现在想起来他也是后悔不已。

“仗呢,肯定还有打的,不过这就得看张司马那边的情报了,现在土匪遁入山林,都不知道躲哪去了,怎么打?”

吕布给张辽解释着,这仗可不是他们能决定的,得看张司马那边。

“这个我当然知道,这不是想从兄弟这问出个准确时间吗?这么干等着我着急啊。”

张辽凑近了问吕布,“这要是等个十天半个月的可怎么办啊!”

“你就想吧,等上半个月,都快下雪了,咱们等得起,山里的匪寇也等不起,再说了,咱们来的时候大军也没带那么久的粮草,估计就在这几天,张司马不会等匪寇休整好了再进攻的。”

对于心急的张辽,吕布也没有办法,不给这家伙说清楚,今天这饭是吃不舒坦了。

“嘿嘿,这就好。”

张辽大笑着。

让吕布没想到的是,事情比他想的来得还要快,刚吃完饭张司马就派人来了,专门是找吕布和张辽的。

“吕布,你说张司马找我们去做什么?不会明天就能出战了吧?”

张辽很开心,张司马请他们过去肯定是有好事,今天那个来传令的亲兵言语都客气了不少。

“我哪知道,你不会以为我能预卜先知吧,你等着回去我回去,戴上面具,焚香祷告,给你算上一命,看看你能不能活到一百岁。”

吕布开玩笑的说着,这祭祀可是并州有钱人最喜欢的事了,请上本地最通灵的神汉,来上一场祭祀,祈求平安,又能买个安心又有面子。

“胡说,你哪里会请神。”

张辽不满的看着开玩笑的吕布,他最喜欢看请神大会了。

说说笑笑的就到了中军大营,一进去发现所有的中高级军官都已经到场了。

吕布和张辽找了个空位置就坐了下来,没看见温满那些人,估计张司马也不会让他们来了,今天的祸有一半都是温满那些人闯的,没军法从事都是看在他们身后的家族份上了。

张司马轻咳两声开口道。

“人都到齐了,这么晚叫大家来是有紧急军务,赵千将,你给大家说说。”

赵千将从矮塌上站起来,对着众人说。

“根据斥候传回来的情报,贼寇已经集结在了小石山附近。”

赵千将指着地图上说道。

吕布看着地图上小石山的位置,处在锦漫水中游,太行山中段,周围都是四百多丈高的山峰,地形复杂,是并州和冀州的交界处,但实际上是个没人管的地区,周围根本没有像样的村落,只有很少的散落山民住在那。

“据斥候传回来的消息,贼人人数很多,足有三千多人,就在小石山附近的一个湖泊边安营扎寨,按照估计,这伙贼人已经在哪附近盘踞很久了,应该就是贼人的老巢。”

“三千多人?”

现场的军官们都窃窃私语起来,今天他们可是杀了好几百贼人,冀州那边应该杀了不少,怎么会还有这么多贼人?

“吕布,还有那么多贼人没杀呢!看来咱们兄弟有机会了!”

张辽一听还有三千多贼人,激动得不行,要对付这些贼人张司马手下的兵卒肯定是不够的,回并州搬兵又来不及,那自己绝对有上场的机会。

吕布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地图,顺便回忆着高顺给他看过的地图,那地方穷山恶水的,出入都不方便,赤眉军为什么要躲在那呢?而且人数还这么多,一旦两州合力封山,这三千赤眉军非得饿死在山里不可。

“张司马,这贼人数量众多,山林里咱们得军阵根本施展不开,想攻破贼人的营寨恐怕不易。”

一位曲长看着地图开口说道。

“吴曲长所言极是,这小石山地形险要,山谷不利于骑兵突进,全靠步卒,咱们人手恐怕不好击溃贼人。”

骑兵曲长也点着头说道,这种山地作战他们骑兵根本有力使不出。

“这一点大家放心,据斥候的报告,这些贼人不知道为什么在山间修了条路,骑兵进出根本不是问题。”

赵千将指着地图上的一条线说道。

“贼人竟然还修了条路?”

众军官都互相观望着,就连吕布和张辽都很吃惊,这山里修路可不容易,贼人一般都是据险而守,现在竟然把路都修了,这些贼人到底想干什么?嫌官军清剿不够容易?

“这些目前还不知道,但那路确实很宽,据说走车都不是问题,山路上还有不少车辙印。”

赵千将也是很不理解,但事实就在眼前,斥候都是这么回报的,这情报假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