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妹,你就在家里陪着师傅师娘,师兄我这次出去就帮你抓个红眉毛绿眼睛的毛贼。”

见师妹嘟着嘴不开心,吕布连忙说着好话,帮着师傅师娘哄着小师妹。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别想骗我,哪有什么红眉毛绿眼睛的毛贼,你这大骗子,就会骗人。”

小萝莉嘟着最看着吕布,一下子就拆穿了吕布的鬼话。

“哈哈。”

小萝莉的话让师傅和师娘都笑了起来。

“额,那我到时候带礼物回来给师妹。”吕布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红眉毛绿眼睛的毛贼还真不好找。

“这是你说的,要是礼物不好,你就要再送一个玩偶给我,要比上次的还大。”

小萝莉板着手指头说,她已经有还多玩偶了,都是吕布送的,已经堆了半房间,要不是小萝莉的闺房够大,还真说不好放不放得下。

吕布只能苦笑的答应了,他知道不管带什么礼物回来,师妹都会说不喜欢,然后诈取一个玩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第二天,柳宗就把准备的东西写在竹简上交给了吕布。

柳宗和高顺,外带十名最精锐的部曲,这就是吕布这次去军中的护卫,此去剿时间不确定,物资也得自己带,所以也带上了两架马车,其他部曲骑马前行。

“公子,这是拿伙贼人的情报。”高顺叫一卷竹简递给吕布,高顺这半年已经收集了很多情报,特别是这晋阳附近的。

吕布看着竹简上的情报,这才知道什么事赤眉军。

赤眉军是西汉末年的农民起义军,他们用朱砂将眉毛染红,最开始只是在泰山一代,西汉末年天灾不断,王莽又急着搞新政,可谓民不聊生,起义者无数,没几年赤眉军就有了十几万之众。

人多了就缺吃的,赤眉军建立之初,军纪严明,因为都是贫苦人家出身,与民秋毫不犯,时间一长,靠杀官放粮根本无法满足十万多张嘴,和嗷嗷待哺的饥民。

赤眉军就走起了歪路子,青州是曾经的齐国故地,战国时期,齐国那可是以富裕而闻名的,泰山脚下埋着不计其数的公侯将相,这些人将财富都带到了墓穴里。

赤眉军就开始明目张胆的做起了盗墓的勾当,泰山地下的墓几乎被赤眉军挖了个遍,再后来赤眉军攻入长安,没有了青州的百姓支持,大军缺粮,又奈何不了关中豪强,于是就又做了了老本行,把刘邦和他的子子孙孙的墓都盗了个遍。

王莽的新朝灭亡后,天下起义军无数,赤眉军也想从中分一杯羹,强大的赤眉军一度能和刘秀的绿林军争夺天下,但头脑决定了结果,没有头脑的赤眉军最终在西北败亡殆尽。

“这新出现的赤眉军和曾经的赤眉军有关系吗?这上面的情报可靠吗?”

吕布和上竹简,赤眉军消失两百多年,现在突然冒出来肯定有古怪。

赤眉军曾经的所作所为简直是刘氏的死敌,掘人祖坟那是不死不休的仇,如今汉室还在,刘氏一族依旧掌控者天下,这么明目张胆的打出赤眉军的名号,这不是找死么。

《史记》记在,刘邦给项羽定的罪状就有掘秦始皇之墓,掠夺墓中财宝,认为项羽是惨败不仁的暴徒,与秦一样会给天下不幸。

估计司马迁也不知道真假,项羽掘秦始皇墓估计是真的,但绝不是为了财宝,已经得到天下,谁会在乎那点财宝,按项羽的脾气估计是想效仿伍子胥,给秦始皇也来上三百鞭子。

可惜呀,事没干成,还被人抓了把柄。

吕布很清楚,秦始皇陵还好好的在地下埋着呢,两千年后才被挖出来,都成了游览景点了。倒是刘邦不走运,没两百年就人挖了。

“这个暂时不知道,这群赤眉军出现不过一年,以前一直是在常山国附近活动,只是今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向晋阳郡扩张。”

高顺这半年多收集的都是并州和晋阳的情报,对于冀州的情报知道的并不多。

“看来我还真小看了这些赤眉军,突然出现肯定有古怪,看来这次有得好玩了。”

吕布对于这戏的行程越来越有兴趣了。

“准备好,我们明天出发。”

吕布对柳宗和高顺说。

“喏。”

柳宗和高顺领命而去。

第二天,吕布骑着赤兔拿着方天画戟就带着人前往官学,自己算然是要去军中,但这么直接去恐怕连军营的门都进不去,得有人介绍才行。

方天画戟吕布用一块黑布蒙着,和当初师傅一样,武器轻易不视人。

柳宗和高顺还有家里的部曲都是全副武装,自从铁匠打出方天画戟,那技艺是一日千里,如今吕家部曲铠甲那都是千里挑一的上好铠甲,为了不引人耳目,所有人在铠甲外都穿上了层宽大的单衣。

官学门口已经站了好些人,都是全副武装,马匹数量也不少,看来应该就是这次准备去军营的学子部队,大家都带了不少护卫。

官学里的几位先生都站在门口,但都没有说话,似乎在等什么人。

“吕布,吕布!”张辽的声音从人群里传来。

“走,我们也过去。”吕布一拉赤兔的缰绳带着人走进人群,就站在张辽的旁边。

“什么时候出发?”吕布看了看队伍,这人还真不少,怕不是有两百多。

“估计要不了一会了,刺史大人已经进去了,等会出来就会带着咱们去军营。”张辽嘿嘿的笑着,这去军营可是他梦寐以求的。

“咱们这么多人都去啊。”吕布指着这一大圈人,两百人加上两百多匹马,把整个官学门口的街道都站满了。

“咱们这次去的加上你我官学只去十个人,这不都是带的护卫嘛,每人都带了十几二十个护卫。”张辽指着他身后拿群护卫说。

“你看看咱们这队人,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马匹武器一样不缺,要我说直接让咱们带人去把那些山匪给灭了就行。”

第一次上战场的张辽很得意,就凭这这两百人的马队,又都是精锐,一群山野毛贼根本算不得什么。

“你别飘,我昨天打听过了,这伙贼人可不像看着那么简单,你别到时候乱冲。”

看着热血上头的张辽,吕布劝解道,这家伙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

“你这叫什么话,咱们这次去就是为了杀敌建功的,难不成还躲在大军后面看不成?”

张辽很不满,热血少年,怎么能躲在大军后面呢?

“公子,您还是听吕公子的吧,这军中凶险,一旦打起来您可千万要小心啊。”

张辽身后那名壮汉听了吕布的话,也连忙劝阻着自家公子。

吕布这段时间也认熟了张辽家的护卫,这壮汉就是张辽家的护卫头子,也姓张,叫张三。

“哪有你说话的份。”张辽瞪了一眼张三,吕布说的他不好反驳,自己护卫竟然也敢这么说,这可让张辽生气了。

“你看看你这样子,等到了战场上你乱冲一气,你家里这些护卫不也得跟着乱冲,你就算不管你自己,这些护卫你不得活着带回来?”

吕布知道张辽的脾气,这家伙火气上来了,谁都拦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