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学怎么还管土匪的事,这事是各郡太守的事。”

“几个毛贼值得刺史大人下令?还让军司马带兵去?这是兵多了没处用吧。”

并州军司马那带出去的肯定不少于两千,这么多人,太行山所有的山匪估计都能剿灭了。

“这次可不是剿灭几个毛贼,而是去剿灭赤眉军。”张辽一脸认真的说。

“赤眉军?那不是两百年前就被剿灭了?”

吕布一听赤眉军这个词,突然想起了最近读的一些历史书,赤眉军那是西汉末年到王莽时期的事了,怎么这都快两百年了又突然出现了?

“这次去剿灭的不是两百年前的赤眉军,是一群新聚集起来的暴民,听说人数可不少,足有两千多人。”

“这些家伙不久前聚众攻击上艾,虽然没有打破上艾城,但却劫掠了县城周围,刺史大人非常生气,这些贼寇竟然敢称为赤眉军,又敢攻击县府,简直就是公然造反。”

张辽一一给吕布说着听来的情报。

“这次本来只是带几名高级班快毕业的学生去的,那几人都是明年就要去军中历练的,咱们两个都是中级班的,年纪不够应该是不能去,但这次刺史大人特意提了咱俩的名字,特许咱俩可以一起随军去历练一番,长长见识。”

“刺史大人特许的?”吕布很意外,这种剿灭土匪的事带些要去军中的学生确实是不错的历练机会,让学生们见识一下战阵之道,土匪可比草原的胡人好对付多了,是最好的实战选择。

“对呀,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咱们上次在校场上的表现被刺史大人看中了,准备培养咱们,以后咱们一定能驰骋疆场。”

张辽很高兴,现在能去军伍中历练,只要表现够好将来一定能被录入军中,他的梦想就能实现了。

“驰骋疆场?嗯,倒是不错。”吕布微微点了点头,他是有这种想法,但绝不是并州刺史帐下的将领。

“嘿嘿,你快点准备吧,没几天就要出发了,哎呀,我就惨了,又要准备年底的官学考校,又要准备这次历练。”

张辽哭叫着,可是脸上却满是笑容。

“要准备什么?”吕布有些不明白,不就是去剿灭一群山匪么,还用得着准备?这次主战的是并州军司马和他手下的官兵,吕布这些人不过是观摩践学而已,应该不会有出手的机会。

“当然是准备去军营的东西啦,我们去那里可是什么都没有,还有要带上几名护卫,到了军中一旦打起来,可没人管我们,安全得自己负责……”

张辽给吕布解释着这要准备的东西,说完了就带着一大坛子酒笑眯眯的离开了。

“公子,您真准备去军中?”柳宗一脸凝重的看着吕布问。

“这也算是难得的机会,这军中的事务我可是一窍不通,能去见识见识也好。”

吕布点了点头对柳宗说,这段时间他看了不少兵书,也算是熟读兵法了,但实际却没有什么经验,这次正好去积累一下经验,剿匪不算什么大仗,刚好符合吕布这个初学者。

“那我点齐一队人马随公子前去。”柳宗没有阻止吕布,公子有大志向,他是知道的。

“别全带走了,咱们这次是去观摩的,应该不会上战场,随便带几个人意思意思就行了。”

吕布没指望这次能上阵,他们这种官学出来的相当于就是军校的毕业生,将来都是要去担任军官的,没有经验就送上阵去杀敌要是折损了官学和刺史都是不愿意的。

“公子,这可不行,这次去剿的赤眉军可和一般的山匪不同,他们人数众多,都是悍不畏死的歹人,还是多带些人安全一些。”

柳宗不同意吕布的话,吕布的安全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公子,这战阵上哪有安全的,一旦打起来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赤眉军有那么厉害?”吕布不关心柳宗会怎么去准备,这些事柳宗会处理得很好,他只关心柳宗知道多少赤眉军的事,从柳宗的话里,似乎他知道这群土匪。

“这赤眉军组织起来也没多久,去年还是冀州常山国井径县附近,一个叫镇山王的草头帮子,今年河北大旱,不少人落草为寇,这股小匪帮就突然壮大了,改名赤眉军,现在已经有几千人的山寨了。”

“这群人以前一直都在冀州常山郡劫掠,没想到不久前这群人竟然顺着绵曼水袭击了上艾县,这事已经在并州传开了。”

听着柳宗的介绍,吕布突然来了兴趣,没想到这次要去剿灭的山匪势力这么大,几千人,难怪要州里的军司马带队了。

“常山国?”吕布很期待,不知道能不能碰到传说中的常山赵子龙。

吕布突然非常有兴趣了,对这趟无聊的旅途充满了兴趣。

“我去找师傅说一声,我这一离开估计好一段时间回不来了。”

吕布从竹躺椅上跳了起来,这事得和师傅师娘说一声,不然师傅又要以为自己偷懒了。

“我也要去。”

在吕布给师傅师娘说清楚之后,小萝莉突然开口说道。

“母亲,让我也去好不好?”

小萝莉趴在师娘怀里撒着娇,武术世家里的孩子,哪怕是女孩子也是一身英武之气,根本不会害怕什么山野毛贼。

吕布这半年多在师傅家可谓是把晋阳甚至并州的武术名家见了个遍,师傅的名声可不是吹出来的,不管谁来了那都是客客气气的问。

“小丹不要胡闹,你师兄是去军中历练,你一个女孩子家去做什么,还是在家里乖乖陪着母亲。”

颜氏这次一点余地都不留,女儿年纪太小了,怎么能让她去战场呢!

“父亲!”

小萝莉见母亲不同意,就准备跑到父亲那里撒娇,可是颜氏紧紧的抱着小萝莉不让她乱跑。

“战场确实太凶险了,女孩子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好。”

李彦也开口说,其它事他还可以随女儿的,这件事可不行。

“那他怎么可以去?”小萝莉不满的指着吕布,凭什么吕布能去她就不能去。

“你师兄那是去军中历练,那不一样。”颜氏在小萝莉头上点了一下说。

“布儿,此去军中一定要注意安全,你年纪还小,去了只是为了学习战阵之道,不是去打冲锋的。”颜氏很喜欢吕布这个徒弟,叮嘱着说,害怕吕布一时冲动,热血上头出了事。

“这趟出去自己小心,你的霸王戟已经练得有些火候了,是时候出去实战练练了。”

师傅就没有那么多担心了,自己的徒弟,对付一群毛贼根本不在话下,吕布鬼心眼又多,他可是放心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