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藏书楼看书?”闫祭酒有些意外,他想过一百种吕布的要求,就是没想过吕布会提出这种要求。

官学里的学子很多,大多都是富家子弟,这时代贫苦人家的孩子识字不易,学识够来官学的并不多。

官学读书很累,年轻的孩子更喜欢有时间出去骑马玩耍,想看书的根本没有几个,平时的课业已经够多了,休息时间谁还想看书呢?

藏书楼是官学最重要的地方,里面收藏着很多书籍,不少都是绝世的孤本,为了保存这些书籍,官学里只允许先生们进去看书,以免损坏。

“这个给你,有了这个你就可以去藏书楼随意看书了,但有一点要注意,藏书楼的书是不允许损坏和带出藏书楼的。”

闫祭酒从腰间取下一块木牌递给吕布,并且告诫着他要注意事项,竹简的刻录和保存都不容易,损毁了可是大事情。

这是一块古朴的木牌,看不出是什么材质,但雕刻得很精美,看上去年代已经很久远了,还刻画着许多人。

吕布拿着木牌仔细的看了看,木牌上有一颗巨大的古树,古树下坐一个老者正在讲学,老者周围坐着很多学生在听学,这些学生有的皱眉思考、有的微笑颔首、有的学生抬头看天……

“闫祭酒,这木牌上刻的是什么啊?”吕布翻看着这块刻画精美的木牌,上面的人物栩栩如生,一看就不是凡品。

“这上刻画的是孔子杏坛讲学图。”闫祭酒说完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

看来这闫祭酒离开了,张辽这才松了口气,在闫祭酒身边带着实在是压力山大。

“你要奖励怎么也不要点好东西?去藏书楼干什么?那里除了书什么都没有。”

吕布白了张辽一眼,“那你说要什么?要百八十块金饼子还是要百八十天的大假?”

张辽摇了摇头,怎么能在官学要钱呢?这是非常无礼的,绝对不可能。

而长时间的假期更是不可能,自己家里有事,想请几天假都不容易,想靠一个奖励就要一百多天的假期,怕不是在做梦。

“是吧,这里是官学,能有什么奖励?还不如换个能去藏书楼的机会。”吕布把木牌挂在腰间就准备离开了,今天天色已经不早了,也该放学了。

“等等我,别慌着走啊,今天我带你出去吃点好的。”张辽跑着跟上了吕布。

“行啊,我还没来得及吃晋阳的美食呢!”吕布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做,有个熟悉的人带着转转晋阳也好。

吕布一出官学门口高顺就牵着赤兔走了过来,看到吕布,赤兔欢快的跑过来,用大脑袋蹭吕布。

“好啦,好啦。”吕布拍了拍赤兔的大脑袋,“这不才几个时辰没见么。”

赤兔的嘴巴上还有酥饼沫子,帮它擦干净,“以后少吃点酥饼,你是马,得吃草料才行,酥饼吃多了小心拉肚子。”

赤兔不答应,大舌头在嘴唇边一卷,就那嘴巴上的酥饼沫子给舔干净了,还“啾啾”的叫了两声,意思是没有吃酥饼。

“你这家伙,说谎都不脸红。”在赤兔的脑袋上拍了一下就不再管这事了。

吕布没有责备高顺,让高顺牵着赤兔一天,要是不拿好吃的哄着,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真是一匹宝马呀。”张辽盯着赤兔,那火红毛色实在是太招人眼球了,想看不到都难。

“这是赤兔。”吕布拍了拍赤兔的脖子,有指了指一旁站着的高顺说,“这是我朋友高顺。”

吕布没有介绍高顺是吕家的部曲,他一直也是拿高顺当朋友看。

“原来是高兄。”张辽似乎也认出了高顺,这个在谒舍里见过一面的人。

“我是公子的护卫,高兄这称呼不敢当。”高顺摇了摇头还礼说。

“这……”张辽一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吕布说是朋友,高顺却说是护卫呢?如果是朋友那他就该平辈论交,如果是护卫之类的那就是身份低一层的手下了。

“别管他,就是块木头。”吕布无奈的说,高顺这家伙做什么都是一板一眼的,不懂变通,自己都说了那他当兄弟,还非要强调护卫的身份,这不是打自己这个公子的脸吗?

张辽也不是拘泥于小节的人,笑了笑就没当回事。

“走,今日就带你去吃吃这晋阳美食。”张辽笑着就准话带路。

“公子,今日恐怕不行。”高顺拦住了吕布。

“怎么了?难道还有不许去吃东西这一条?”吕布白了眼高顺,这家伙总是在自己最高兴的时候出来捣乱。

“这倒是没有,不过李夫人离开时特地嘱咐说,今晚在府里设宴为公子接风。”

“这样啊。”吕布停下脚步,“张辽,真不好意思,看来今天是去不了了。”

“没事,这美食下次在吃就行,我先走了。”张辽说完笑着就离开了,吕布有正事,他也理解,毕竟刚刚来晋阳,事情繁杂,好在日子长着,总会有时间的。

看着张辽离开了,吕布这才数落高顺道,“你说你,不知道给公子我留点面子么,我都说了咱们是朋友,你干嘛还提护卫的事,这不是拆我的台么!”

“公子,高顺是吕家的部曲,在晋阳就是公子的护卫。”高顺面无表情的回答。

“你……”吕布无力的指着高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给我带路去!”

吕布指了指街道,他还不怎么熟悉路,得要高顺带路才行。

官学离师傅家还有一段距离,走过了好几条街才到师傅家。

今天和昨天可是差别大了,门口没有了那些拿着礼物拜师的人,门口挂着灯笼,大门也敞开着,两旁还站着好几个仆役。

看来是专门欢迎自己的呀,吕布看着隆重的仪式笑着,这应该都是师母安排的,按师傅的性格,开个门就算不得了了,根本不会安排仆役。

“公子!”吕布牵着赤兔走上前,仆役们齐声喊道。

吕布有些不适应的点了点头,就带着高顺,牵着赤兔走了进去。

有了昨天的事,今天吕布牵着赤兔进大门,仆役们一点都不奇怪,反而有两个人想牵赤兔的缰绳,结果被赤兔喷了一脸口水,宝马可不是谁都能牵的,吕家的马夫用了半年的时间才能勉强在赤兔心情好的时候牵一下缰绳,其他时候都是求着赤兔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