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叹一行人在小柳老师的病房里待了半个多小时离开了。

小朋友们不愿意离开,但是她们太吵了,被园长阿姨命令回小红马。

回去的路上,黄姨坐在了小满老师的车上,她想到了和小柳老师一起来到小红马的小满老师,询问她怎么还没找男朋友,人家小柳老师都要当妈妈了。

小满老师苦涩地笑了笑,说没有遇到合适的。

她原来是有男朋友的,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已经空窗一年多。

黄姨说:“等会儿我找张叹问问,他认识的优秀男孩子多,我让他给你物色。”

小满老师嘴角翘起,说了声谢谢园长。

坐在后排的嘟嘟和小米大眼睛一会儿瞅瞅开车的小满老师,一会儿瞅瞅身边的园长阿姨,好奇但又不是很懂,只听明白了小满老师没有男盆友。

小满老师真可怜。

黄姨没注意到两个八卦火力全开的小朋友,继续说:“我看晓光那孩子就不错,长得不赖,为人也好,工作能力也强,漫画工作室基本他在管,张叹没怎么花精力,对他评价很高。”

小满老师弱弱地说:“他那么优秀,我……”

“你怎么?”

“我只是个小老师而已。”

黄姨不高兴了,怎么能瞧不起自己呢!别人可以瞧不起,但自己绝对不能瞧不起!

就连身边的嘟嘟都气愤了,带小盆友怎么了?小盆友吃小光哥哥家的大米饭了吗?哼!

她暗暗决定,回到小红马就要找辛晓光的麻烦,搬他的画架!

到了小红马,她雷厉风行,冲向小红马漫画工作室,也就是2号楼,门关了,感觉她要踹开大门,是尽心尽职的老李制止了。

时至10月,到了晚上,凉意渐浓,老李也不敢待到半夜了,九点多就回到了岗亭里,继续咕噜咕噜煮茶,窗外有人影一晃而过,他没看清是谁,正要往窗外伸头,只见过去的那人又回来了,是孙冬冬!嘟嘟的妈妈。

孙冬冬朝他笑了笑,指了指教室,老李点点头,说:“去吧,没睡呢,刚刚还在我这里转悠。”

就差说又在我这里搬东西!

孙冬冬以为老李和往常一样,坐在院子里纳凉,所以刚才一晃而过,但发现老李不在后,特地回身过来打招呼,让他放心,进来的不是坏人。

教室里,嘟嘟正跟在榴榴身后瞎跑,又在当小跟班。

“嘟嘟,你妈妈来啦,快过来。”小满老师说道。

嘟嘟急刹车,看向门口,hiahia笑道:“胖榴榴,我妈妈来啦,我不和你玩啦~”

她妈妈蹲下来个嘟嘟擦了擦额头的汗,这个小家伙玩的是有多疯,额头竟然出了一层密密的汗。她伸手在嘟嘟后背的衣服里摸了摸,也是一层汗珠。

“胖嘟嘟,你的娃娃。”榴榴大喊。

嘟嘟跑去把她的一溜小动物娃娃抱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到孙冬冬的那条围巾,熟练地绑在身上,把布娃娃们一个一个塞在怀里,跑回来跟着妈妈回家。

她今天要送娃娃给小柳老师,但是没送出去,她意思意思一下,既然小柳老师不要,就开开心心地全部抱了回来。

说起来,她也舍不得呢。

“拜拜~~拜拜李摆摆~~~~~”

嘟嘟真热情啊,看起来像极了好孩子,老李笑呵呵地朝她点头,挥手告别,也显得那么依依不舍,但当孙冬冬收回目光后,他立马收了脸上的笑容,这个赵小姐是最烦人的,比榴榴那熊孩子更烦,老喜欢搬他的东西!

他今天丢了一把小凳子,到处找到处找,最后是小英子从女卫生间里搬出来,说是嘟嘟搬去的。

嘟嘟今天去看了小柳老师,回到家里对小宝宝很感兴趣,粘着她妈妈,要听听她妈妈的肚子,问能不能给她生个宝宝,她想抱个宝宝玩。

她妈妈孙冬冬脸红红的,笑着不回应。她爸爸赵功成是行动派,当即把嘟嘟的枕头被子和娃娃从主卧里抱出来,要放到儿童房里。

嘟嘟见状大惊,赶紧跑去,拉着她的小被子,和她爸爸拔河,不让搬走,她要和妈妈睡。

“*&%#¥¥#¥#¥%”嘟嘟气愤地硬刚她爸爸。

与此同时,小米也被丁佳敏接走了。

一路上小米不断瞄丁佳敏,欲言又止的样子,可惜丁佳敏没有发现,她专心开着车呢,从副驾驶上提过一个小袋子,交给后排的小米,是晚上买的小面包,给小米当夜宵的。

回到家里,两人刷牙洗脸洗澡,而后靠着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十点半回房睡觉。

灯关了,屋里黑漆漆的一片。

丁佳敏给小米讲了个故事,讲的真不怎么好呀,和程程的差好多,但相对以前已经好了很多了,小米一向是很捧场的。

故事讲完了,房间里窸窸窣窣响起声,是小米翻动小身子,小猫咪似的说道:“姐姐~~”

“嗯?”丁佳敏懒洋洋地回应道,晚上出勤了好几次,她很累了。

“小柳老师的肚肚好大了,里面的宝宝在长大,园长阿姨要给小满老师找男盆友呢。”

“你们今天去看她了对吗?她还好吗?”

“看啦。园长阿姨说让张老板给小满老师找男盆友呢。”

“……哦,那挺好的。”

“姐姐,我让张老板也给你找叭?”

“……”

多么温馨懂事的一幕啊,但是在另一个家庭就不是这样了。

榴榴又在挨训,靠着墙壁罚站,这个可怜的小朋友一天到晚就不能安生。

“为什么说没有爸爸?”她妈妈朱小静凶巴巴地质问。

榴榴贴墙靠着,委委屈屈,可怜巴巴:“我,我没有爸爸鸭。”

“谁说你没有爸爸!!!”朱小静怒道,“这不是爸爸吗?你忘了???”

她把全家福塞到榴榴怀里,榴榴手忙脚乱地接过,看了看,惊疑个不停。

“你咦什么咦?难道你真忘了????你爸爸叫沈利民!!!”

榴榴嗬嗬尬笑,苦着小脸说她又忘了呢。

朱小静叹气无奈。今天晚上幼儿园的班主任打电话给她,委婉地询问榴榴的爸爸在不在。因为榴榴很认真地告诉她,自己没有爸爸,她只有个妈妈,害的老师以为她家出了事,她明明记得榴榴是有爸爸的。

“去睡觉吧,以后记住了,你爸爸叫沈利民!”

榴榴点点头,偷瞄她几眼,见她真的放过自己,连忙一溜烟跑回了卧室,藏进被子里。

当朱小静回卧室睡觉时,只见榴榴藏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委屈巴巴的样子。

“怎么了?”朱小静心里立刻软了,“在难过吗?”

榴榴默不作声,被朱小静抱在怀里。

“对不起啊,妈妈说重了你。”

唉~~朱小静无声地长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