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轻云觉得奇怪,问杜景景,你不是在保健品药品公司上班吗,怎么搞起旅行团了,难道你跳槽了?

杜景景说,不是不是,没有换工作呀!事情是这样,上次你不是在我家里看到我那个同事钱松吗,这些游客是他找来的。

宋轻云:“钱松啊,你男朋友,我知道。”

杜景景:“才不是呢!”

宋轻云开玩笑:“怎么,还没有确定关系?”

“宋轻云,你别乱开玩笑,我和他就是同事。他对我有好感我知道,可我对他没有感觉啊!而且,这人挺烦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他在工作上相处。”杜景景的声音听起来很烦恼。

她性格温柔,没办法和人翻脸。

宋轻云:“好了好了,我这人就是话多,说话也不注意。对了,能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还有要来多少人?”

杜景景才道,她父亲杜里美不是在弄客栈吗,对红石村乡村旅游开发很关注。当然,客栈装修还得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弄完,到营业估计是冬天了,村里人办农家乐这事跟他也没有任何关系。

但因为没有游客到来,老杜也觉得麻烦,正琢磨着用什么方法打响红石村的名号。现在是信息时代和网络时代,这一块儿他这个老一辈人感觉已经跟不上了,就和杜景景在打电话交流。

杜景景是在公司午休的时候接到父亲电话的,钱松照例过来讨好,恰好听到这事,又问杜景景要了红石村的宣传资料和视频题材,一看就上了心。

钱松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赚钱,见红石村确实不错,就说这事简单,不就是弄游客过去玩吗,找旅行社分分钟搞定。

杜景景觉得这话很有道理,这两天一有空就跑旅行社,把鞋底都磨平了,终于有一家小旅行社对这事有兴趣,正在运作,估计到这个周末就能凑到几车人过来住一晚上。

“应该有一百来人吧,那边想问你们这里有没有足够的接待能力,住宿多少钱一晚,给个价格。”

宋轻云惊喜,激动地哽咽:“景景,我的好景景,你可帮哥一个大忙了,我代表我自己感谢你。”

“小事……”杜景景听宋轻云喊得亲热,反有点不好意思了:“你下来整理个价格,报给我。对了,各家各种类型的房间你拍个照片发给我。”

“好说,我马上弄。”

其实价格很简单,就按照春节时的标准,包吃包住,一百块。

当然,根据房型不同,在这个价格的基础上得浮动几十块。

宋轻云便拿了手机出门,准备先去陈建国家拍照,一个电话又进来了,是陌生号码,声音也陌生。

“你好,我是前进街道宋轻云,请问哪位。”

“宋轻云你好,我是钱松,上次在景景家见过的。”

“啊,钱松啊,你好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宋轻云有点惊讶,自己和钱松可没有任何交集,他怎么找过来,又是怎么知道电话号码的?

钱松:“你的电话我是从景景那里问到的,宋轻云,你们村是不是在搞乡村旅游?哦,在搞啊,我联系了一家旅行社,周末估计有一百多游客要来你们村住两天,你那边接待能力够吗?”

他报上了旅行社的名字,正是杜景景刚才所说的那家小旅行社。

宋轻云心中奇怪,这笔生意不是景景同学拉来的吗,和你钱松又有什么关系?

“接待能力应该没有问题,我们村刚兴办了九家农家乐和家庭小客栈,家庭小客栈没有任何问题,农家乐本身也能住宿的。一家安排十人,我觉得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钱松:“我不要你觉得,等到人到了村里,如果吃住都没有着落,你让我怎么跟人交代,一旦游客闹起来如何收场?宋轻云,这事可是开不得玩笑的,需要最后和你敲定一下。”

他的声音有点严肃。

宋轻云也知道这事不好开玩笑,把各家的情况大概给钱松介绍了一下,又说自己正要出门去给拍照做个文挡发给景景,等下一并发给你。

钱松:“那你还不快去,一个小时能不能弄好?”

宋轻云:“可以。“”结束通话,他心中却有点腻味,这钱松什么态度。

想了想,钱松正在追求杜景景,估计这生意他也有帮着找的。

这小子一心要在景景同学面前表现,说话还真不客气啊!

去村民家拍摄的过程可不太愉快,那几家开办农家乐的村民最近几天损失不小,剩饭剩菜倒了不少,看他的态度都隐约有点抗拒。

宋轻云在拍照的时候,有人甚至说起风凉话:“宋书记啊,听说你在朋友圈里发了不少咱们村的照片,结果呢还是一个人都不来,可见你的朋友圈的质量也不太高。人说宋书记你交游广阔,在我看来好象都是无效社交啊!”

这村民口中新名词不少,连无效社交也弄出来了。他又伸手把宋轻云拦住:“别拍了,咱家的客房也没有什么好拍的,不就是一张床而已。为了你这个农家乐我把老底都给掏出来,现在好了,一口气买了十套床上用品。得,这生意怕是做不成,我干脆再生个二胎,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正好给娃住。”

这村民说话难听,他老婆却有点胆小,不住道:“你能不能少说一句,宋书记是个好官。事情搞成这样,你当他心里不难受。”

宋轻云很尴尬,一句话也不说,只闷头拍照。

其他几家农家乐和客栈的村民对宋轻云的态度也同样如此生硬和不满,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大家都急眼了。

唯一不急的是陈建国,他家的房子新,也没有上什么设备,基本没什么损失。

陈建国一脸担忧:“宋书记啊,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你都快没威信了,以后还怎么领导咱们村脱贫致富啊?”

宋轻云:“我就是一个打杂的咸鱼,要什么威信?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无愧于心就是。”

“可是,这没有人来耍,大伙儿投了那么多钱进去,都有情绪的。”

“建国,你说什么废话,宋书记什么人,他能没有办法。如果他都没办法,这村里其他人更没办法,你行吗?”高春容说:“宋书记,你坐着喝茶,我帮你拍照。多大点事情,不就是几天没生意吗?这做什么事开头哪有那么容易的,就算是进城摆摊做生意,刚开始不也得守也得熬,慢慢蓄买主?”

宋轻云本一肚子闷气,听到高春容劝慰,心情好了许多。他喝了一口茶,才道:“建国,实话跟你说吧,周末估计会有一百多游客来咱们村。是个旅行社的,那边让咱们提前做好接待工作。你看我不是来拍照吗,就是要发给旅行社那边,好让游客看看这里的住宿条件,也好报价。”

高春容很惊喜,叫道:“我说什么来着,宋书记肯定有办法的。人家什么人呀,人家有知识有文化,懂政策。书记,这么多客人要来咱们村,是不是得优先安排住我家?”

听到她恭维,宋轻云笑道:“这是可不归我来安排,这游客喜欢住什么样的房子可说不准。有人喜欢你家的干净卫生方便,有人偏偏喜欢老吊家那种古色古香。不过,你家设施完善,我做在文档的时候会特意做个说明。”

“谢谢书记,谢谢书记,也不枉费建国在工作中那么配合你。”高春容更是热情:“书记,这回要来那么多游客,我这边的饭菜是不是得提前准备,我打算把我家那三只大鹅都给宰了,先挂灶头上熏好。客人一到,摘下来就可以烧一锅菜。”

宋轻云点头:“提前做准备也好,免得到时候物质短缺又要跑很远山路去买那么麻烦。”

陈建国嘟囔:“那三只大鹅可是要用来看家的,都杀了?”

最近十来年生态环境好了,野生动物也多起来。去年冬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迁徙了几只黄鼠狼,一饿了就进村扫荡,不少村民家的鸡鸭都被咬死。

陈新受过几次害之后,重新砌了围墙,还在家里养了两条边牧,搞得养鸡场跟集中营似的。

而陈建国家着用鹅来看家,效果好象比一般人家的中华田园犬好。

这是其一,其二,他对宋轻云的信心有点动摇。

高春容不耐烦:“宋书记你还能信不过,让你杀你就杀,废话什么?”

“好,我杀,我杀。”

高春容:“建国,不但咱们家,其他家也得提前做好准备,别人来了,什么都没备下,抓了心慌,你做为村干部是是不通知一下。”

陈建国:“我我我……不好吧……”如果过两天游客不来,自己怕是也要陪着宋轻云丢脸。

宋轻云忙了半天,总算厚着脸皮把所有农家了家庭旅社的房间照片拍完。

回到村部的宿舍后,他趴在桌子上用电脑做了文档,分别发给杜景景和钱松。

杜景景说了声“收到,我这就转给旅行社。”

钱松过了半天则回信:“我会和旅行社商量一个合适的价格,到时候再发给你。对了,各家的联系人和电话号码也整理一个发给我。另外,各家的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都要拍照发过来,马虎不得。”

宋轻云有点弄不懂这事自己应该是联络杜景景还是钱松,说了声“好”之后,又电话景景同学,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杜景景有点无奈,回答说,这事一开始是她联系的。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让钱松晓得了,他就主动过来帮忙,很热情,让人无法拒绝。

景景同学性格温柔,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人。

宋轻云哈一声:“这个钱松是要在你面前挣表现啊,杜景景同志,被人追求的感觉如何?”

杜景景:“宋轻云你别乱开玩笑,我和钱松根本就没关系,我……我心里乱得很。”

宋轻云:“甜蜜的烦恼。”

“并不甜蜜,倒是有点烦。”

“你就得瑟吧!如果小伙子人品不错,就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