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薛定谔的猫(18):荀淮(2000字)

若是死去船员的血,应该早就干了。

这只可能是昨夜打斗留下的。

她回头望向几位毫发无损的玩家。

那么问题来了。

这血,是谁的?

吕超跟谭菱凑了过来,视线在触及夏芷手指上的血色时,面色不约而同地白了几分。

冷意细细麻麻地从后背深入心底,明明就在半小时前,他们还在为无人伤亡而暗自庆幸,现在看来……

是他们过于放松警惕了。

几人谁都没说话,沉默间,先是警惕地相互交换了个眼神,似是在确认对方是不是那个他们所熟识的人,紧接着后怕地回头,望向其他人。

十一个玩家里面,看上去气氛如常,但这里面究竟有多少人是昨天一起入梦的……就不得而知了。

谭菱艰难地吞了口口水,目光落向夏芷。

“大佬,这血……该不会真是玩家的吧?”

夏芷起身,但是没抬头,“梦境只会越来越难。你是知道的。”

谭菱噎了噎,半晌没说出一句话来,最后化作一声轻叹,消散于风中。

夏芷抽出一张纸巾,将指尖的血迹抹去,随即神色如常地转身,往船舱的方向走。

许是未见伤亡的缘故,船上众人虽然仍在时不时地翻找着线索,但氛围显然比以往梦境轻松了不少,以至于他们边吃边聊地用完早饭,竟然莫名地觉得有点闲。

纪陈探出个脑袋,“大佬,我们该做些什么,你尽管吩咐!”

夏芷漆黑的眸子看了过来,“去底舱把所有的潜水装备都搬出来。一会下海。”

纪陈微微诧异:“咱们所有人都去吗?”

“恩。”

“可是老大……我,我不会游泳啊!”

纪陈哭丧着一张脸苦苦哀求,奈何女孩充耳未闻,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径直进了房间。

夏芷刻意放轻了关门的动作,轻手轻脚地走进。

荀淮还在睡。

他睡得十分香甜,脸还蹭了蹭被他尽数抱在怀里的被子。日光在他身上倾洒下一片金色光晕,夏芷就那么静静站在床边,双手抱肩,一睛不眨地看着他,像是要把他戳出个洞来,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

她猛地一抬腿。

伴着一声吃痛的闷哼。

荀淮睁开朦胧的眼,缓了好一会才捂着腹部道,“小朋友,你是想要了哥哥的命啊!”

夏芷面无表情地开口:“起床,下海。”

荀淮拨了拨翘起来的碎发,“现在?”

“现在。”

“小朋友,这大清早的,哥哥连口饭都没吃,你忍心?”

话音刚落,怀里就被丢了一罐过了期的鱼罐头。

夏芷:“你还有三分钟时间。”

荀淮:“超时会怎样?”

夏芷:“不会怎样。不过是自己跳海和我帮你跳海的区别。”

荀淮顿时笑了起来,“小朋友亲手帮忙,那我自然……”

迎上她的目光,荀淮顿时住了口,嫌弃地将鱼罐头丢至一边,起身道,“我洗个漱就来。”

-

甲板上晾了一排的潜水装备,但细细数去,也不过五套。

“大佬,我们把底舱都翻遍了,只有这么几套。”

夏芷“恩”了一声,“还有想一起下水的吗?”

卫子洺举手,“我会游泳,一起吧。”

杨舒紧跟着道,“我也去。”

夏芷将潜水衣按大小分发下去,正准备拿起自己的那套去换,手上却是蓦地一轻,被人给抢了过去。

“你会游泳?”

夏芷偏头看向他,“不会。”

荀淮笑了一声,“旱鸭子都敢下水,不要命了?”

夏芷一愣。

这话……

她眼睫飞快地眨动一下,旋即抿起唇瓣,伸手去抢。

男人将潜水服高举过头顶,任她怎么跳也够不到。

夏芷最后也不抢了,只是用漆黑的目光幽幽瞪着他。

荀淮笑得眼尾扬起,“小朋友,在这乖乖等哥哥回来。”

说完,他弯腰换了套大码的潜水服,拎着走进了房间。

纪陈靠在栏杆抖着身上的鸡皮疙瘩,朝谭菱道,“你说老大天天用同样的老把戏,都不觉得尴尬么?”

谭菱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掐得他嗷嗷直叫,“你个单身狗有什么资格在这品头论足?”

夏芷探究的目光从荀淮的背影上收回,回头朝低声谈论的二人扫了一眼,看得他们纷纷噤声后,才坐到一边。

纪陈说的没错。

刚刚荀淮说了跟昨天下午入水前一样的话,做了一样的动作。

她想,如果换位思考,她是荀淮的话,会做同样的举动吗?

也许吧。

但是。

在已知一个人不会游泳的情况下,她是绝对不会再多问一句‘你会游泳?’的。

夏芷袖中的手指微微收紧,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眼眸微亮,四下寻找着什么。

-

五分钟后。

荀淮、郭元飞、卫子洺和杨舒从船上跃入海中,很快便没了踪影。

夏芷让纪陈、谭菱、庄正初看着绳索,她则是入了船舱,直奔某个房间,敲了敲门。

韩美华打着哈欠开门。

“咦,你找我们吗?”

夏芷看着她,“恩,昨天没睡好吗?”

“还好吧。”韩美华回头看了眼还在睡梦中的李香梅,压低了声音道,“昨天夜里阿姨好像一直在神神叨叨念着什么,念了足足一晚上,我觉轻,睡得不是很踏实。”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这会刚好也没什么事儿,我寻思着好好补一觉,不然晚上又要睡不好了。”

夏芷点了点头,礼貌地道,“我来找李香梅,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韩美华一愣,随即让开身子,“哦哦,可以,当然可以。”

夏芷走至李香梅床边,没有急着叫醒她,而是先伸手在她外衣口袋和床边的小布包里翻了翻。

她并没有刻意放轻动作,所以李香梅很快便就醒了。

而夏芷亦在她醒来之时,摸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展开手。

一块精致的腕表静静躺在掌心。

那是荀淮为了帮她化解所谓的‘劫难’,跟李香梅交换的。

夏芷的眉头越皱越紧。

耳畔突地响起李香梅的一声惊呼,“喂,你怎么偷我东西!”

-

哈哈,我肥来啦,这周不是那么忙~两章放在一起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