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之中,鉴识课的人员来往不断。

而柯南则找了个机会给唐泽使了个颜色,两人一前一后很快便来到了一旁的角落之中。

“怎么了?是毛利侦探搜查记录丢失的事情吗?”

唐泽看向柯南道:“如果是这个的话,你不用担心的,有我们之前的布置,调查者找不到什么线索的。”

虽然搜查卷宗到现在才丢失让唐泽有些吃惊,但这也属于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

毕竟这里可是有自己参与,明面上可以说也吸引了双方很大一部分视线。

所以贝尔摩德因为调查他而耽搁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来偷取卷宗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贝尔摩德的调查注定是白费功夫,这次有他参合,很多案件都是他解决的,有些则是和毛利小五郎配合解决的,可以说成分更杂乱了。

一定程度上,他这个名正言顺参与案件的刑事,稀释了毛利小五郎的存在感,使得烟雾弹更加重了。

“我倒是不担心这个。”

因为早就商量过防止卷宗被调查的对策,所以柯南再为唐泽远见震惊时,倒也没有太过慌乱,“我只是在想调查者是谁,我有些怀疑是最近频繁出现的戴针织帽的男人。”

巴士之后,在詹姆斯那起案件中,柯南看到了对方开车与他们擦肩而过,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开始怀疑起了对方。

“不过这些都是无根的依据罢了,这件事我之后会小心的。”

柯南摇了摇头结束了这个话题,“不说这个,现在当误之急还是先解决眼前的案件吧。

其实我之所以会和灰原他们来户田家,是因为有些我在意的事情。

当时毛利大叔不是听到户田先生让去他家找表的时候发了大火,当时户田先生听到毛利小五郎的名号后,脸色突然很难看起来。

而之后即便毛利大叔同意了对方的请求,他却也直接选择了拒绝。

而我们要找的那个手表是老旧的发条式手表,户田先生说手表丢失了三个星期,可时间依然还非常的精准。

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毕竟发条式手表上一次发条,最多也就能走五十个小时左右…”

说到这,柯南盯着站立一旁的户田秀男眼神锐利道:“恐怕当时找手表那件事,只是他想要制造不在场证明的借口吧!”

对此唐泽明面上点了点头,其实却暗暗翻了个白眼。

这种情况还需要证据?

在房间只有你们一群人的情况下,一个死者一个陌生人,那凶手肯定就是这个陌生人啦!

至于外来者?那不可能的,肯定是手法导致的诡计。

犯人早就在进屋了解清楚情况的那一刻,已经锁定了!

那么现在就是犯人的手法了。

既然没有外来者,那么想要砸死出月映子就需要机关了。

想到这,唐泽径直来到了死者所在的放映室之中,在尸体被鉴识课人员取证后,来到死者所在的位置。

在死者倒地的那面墙壁上,下方的柜子上摆放着大屏的电视,而其上方则是被帘子阻挡着,看起来像是摆放录影机、录影带之类器械的地方。

但既然已经排除了对方所设计的障眼法,加上花瓶不会凭空出现,那么这个用花瓶充当凶器的机关设置在这上层的柜子中也就很理所当然了。

而拉开上城橱柜后,帘子后面露出了众多的老式录影机。

“看来手法已经解开了呢。”一旁在唐泽帮助下同样爬上壁柜的柯南摆弄了一下定时器,一旁的黑色放映机旋即出现了定时的图案。

而在这个刚刚的放映机下,还有一个不算太厚的小盒子,看起来像是某部电影的包装盒放在那里。

“那么,现在就是花瓶消失之谜了。”

唐泽笑了笑道:“这个谜题就交给你了如何?我现在给犯人布置一个让他不得不认罪的机关。”

简单的手法,连选择都没有的嫌疑人,看这情况,案件的奖励也就只有个参与奖了,唐泽觉得既然都已经如此了,干脆还是让工具人帮忙干点活好了。

“这也算是谜题?”经过唐泽不断扎心爆肝加速成长的柯南听到唐泽的话后,没好气的笑了笑,“想偷懒就直说,那边就交给我好了。”

两人说是分开行动,但其实总共也就花了五分钟左右。

互相对视了一眼示意准备完毕,唐泽便拍了拍手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取证完毕的话,我们来进行一下案件重演吧,说不定能够有些新的发现。”

“没问题,那位假扮凶手吧?”高木指着自己笑着自告奋勇道。

“那就拜托你了。”唐泽点了点头,旋即扭头看向一旁的户田秀男道:“至于死者就请户田先生你来扮演好了。”

“咦?我!?”户田秀男惊叫一声,指着自己惊慌道:“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和出月太太最熟悉吧?”

唐泽笑了笑道:“出月太太看情况应该经常在你家看录影带吧?而且这里是你家,你也对环境比较熟悉。

怎么了,有问题吗?”

“啊…不…并没有…”看到眼前这个年轻刑事那锐利的目光,户田秀男结结巴巴的应和了一声。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就快去放映室吧。”唐泽率先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其余人跟在后方不断进入。

而之后,唐泽将录影带放入电视下方的放映机之中,同时指挥着户田秀男坐到椅子上。

“那么观影环节就跳过。”唐泽看向户田秀男笑了笑道:“现在还请你倒带吧。”

“喔…”

虽然满心的不情愿,但在唐泽的注目催促下,户田秀男还是磨磨唧唧的点击了倒带。

“那么户田先生,现在请你把录像带拿出来吧。”唐泽继续指挥道。

户田秀男闻言犹豫了片刻,还是趴下身来到放映机前准备按倒带按钮,毕竟现在这一幕可是跟他杀死出月映子的诡计一模一样,这让他有些忌讳。

而就在他即将按到放映机上的倒退按钮之时,一旁一双罪恶的小手径直伸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