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

作为大唐皇家军事学院的院歌,如此朗朗上口的《精忠报国》,几乎每个人都会唱。

在程处亮的带领下,众将士高歌一曲,然后一甩缰绳,开始加速往高句丽大军冲去。

在对面高句丽大军之中,泉仆思也亲自压阵,指挥着大军往前冲锋。

一时之间,整个空气之中都凝聚着一种紧张的氛围。

“将军,唐军也太自负了,我们只留下一万中军压阵,让两万骑兵出击,结果他们就只派了一万来人迎战。”

泉仆思全身披甲,骑着一匹雪白的骏马,有点紧张的看着前方的战况。

而他身边,护卫统领仆老三却是毫无压力的在那里评论着战况。

仆老三今年三十多岁,他成长的时期,正是高句丽打败大隋之后,最风光的那段时间。

在周围人的渲染下,高句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高句丽的勇士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

虽然最近几年,辽东城里也能经常听到大唐的消息,甚至还能见到一些大唐的商人,大家慢慢的意识到大唐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国家。

但是,仆老三还是想当然的认为,自己将军带领的兵马,才是最厉害的。

“那李世民的御驾离战场那么近,要是唐军有什么情况,立马就可以安排中军去救援,倒也不能说安排一万骑兵迎战就是自负,也许那个李世民有其他的想法。”

泉仆思作为辽东城守将,主要就是防备大唐的进攻。

所以,他对于大唐的消息一直都是比较关注的。

李世民是什么样的帝王,他也有所耳闻。

作为一名曾经征战天下的将领,泉仆思不觉得李世民会因为自负而犯低级错误。

“哈哈~将军你快看!唐军太搞笑了,隔了这么远就开始射箭了,白白的浪费了一次射击机会。”

就在这时,仆老三看到唐军已经纷纷抬起弓箭,朝着半空中射击。

一大片箭雨立马就朝着高句丽大军的方向飞去。

按照仆老三的理解,双方至少需要再靠近两百步,才是一个合适对射的距离。

骑兵交战,双方往往就只有两次的射击机会,然后就是血与肉的碰撞了。

如今大唐提早射箭,虽然不能说就浪费了一次机会,但是射出了这么多箭矢,却是一个敌人都没有杀死,无疑是很伤士气的。

并且对于一些手脚不够熟练,骑术不精的人来说,可能都来不及再次射出一箭了。

“咦?”

伴随着仆老三的笑声,泉仆思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唐军明显是提早就开始射箭,那些箭矢应该全部落空才对,可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家前锋已经倒下去一批人了。

唐军的箭矢,居然射到了高句丽的大军之中。

这个射程,也太夸张了吧?

“唐军的弓箭,射程居然如此远?”

泉仆思的心中,生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不过,好在双方很快就要接近到传统的交战距离。

泉仆思倒也没有因为大唐的弓箭射程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而有太过担忧。

“分开了!将军,唐军向两侧分开了!这帮唐人果然是懦夫,连正面冲击的勇气都没有。”

就在此时,即将进入到传统弓箭射程的唐军,在牛进达的带领下,纷纷沿着两边散开,呈现一种包抄的态势继续往高句丽的军阵而去。

“哼!凭借一万大军,就想把我们的两万精锐给围奸?”

这个时候,泉仆思有点生气了。

他觉得李世民把自己给看遍了。

刚刚他还高看了李世民一眼,以为他有什么新的招数没有用出来。

现在看来,完全不是怎样啊。

“将军,我就说这些唐人没有什么好怕的。这骑兵冲锋,最在乎那种气势了。如今唐军兵分两路,气势立马就弱了下来。并且那种军阵散乱开来之后,我们的大军直接一冲击,他们就彻底成为了我们的猎物。”

仆老三有点蠢蠢欲动,很想也催动胯下的战马,前去迎战大唐的骑兵。

不过,泉仆思没有动,他也只能安安分分的待在一边。

“嗯?怎么回事?”

就在说话之间,泉仆思却发现自己的大军,不断有人从马上掉落下去。

甚至有一些马匹跑着跑着就摔倒在地,军阵前方,有一些混乱。

而两边的唐军在飞速移动的过程当中,不断的朝着自家大军射出箭矢。

“这些唐军,太卑鄙了!我们的勇士往他们方向前进,他们就往更侧面跑,一直都维持一个我们的弓箭很难射到的距离;将军,要不要属下带两千精锐,去把唐军往中间赶一赶?”

仆老三虽然很自负,但是脑子还算没有进水。

牛进达他们只不过是射出了两三支弓箭,他就敏锐的察觉到了大唐的作战思路。

“好!你带两千人,在侧翼掩护大军,把唐军逼到我们的军阵面前。”

泉仆思自然不能看着唐军像是围猎一样的绕着高句丽军阵转悠,不断的射出锋利的箭矢。

明明双方都是骑兵,偏偏却是出现了一副对方可以射到自己,自己却是射不到对方的场面,这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情。

怎么对付这种新战法,他也没有什么思路,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听一听仆老三的建议了。

这个时候,他也已经有点明白李世民为什么只派出了一万骑兵迎战了。

以大唐如今采取的战术,对骑兵的灵活性和纪律性有着非常高的要求。

如果人数多了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那么灵活的改变方向,不断的跟高句丽大军保持距离。

“哈哈!爽!这样的仗,打起来真爽!”

程处亮一边飞奔着往高句丽军阵之中射出利箭,一边大笑着发出感叹。

甚至一不小心,还把自家大哥程处默从李宽那里学来的口头禅都给说了出来。

不过,程处亮爽了,泉仆思就要郁闷了!

眼看着仆老三已经带着两千精锐前往侧翼迎战唐军,但是战场上的局面却是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

“全军冲锋!”

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太多的选择了。

拖得越晚,局面对高句丽就越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