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孙看到啸天猫再次使用共工遗骨。

想要出声阻拦,抬起了手。

啸天猫吃了一片,就已经变成可燃冰了。

这次吃俩,是不是有点冲动呢?

再者说,小孙还有心疼的意味在里面。

不是心疼啸天猫,而是心疼蔡根的财产。

本来能拿得出手的东西都不多。

好不容易历尽千辛万苦,有点家当。

结果放在了败家的啸天猫手里。

想要这货不监守自盗,难比登天吧。

也就是蔡根现在昏迷不醒,否则得心疼死。

只是,看着啸天猫决绝的表情,还有那痛苦的眼神。

小孙终究是没有开口,默默的放下了手。

无论咋说,这只臭猫,也算勇敢,刨到根上也是为了蔡根。

石火珠就没有小孙想得多了,单纯的心疼共工遗骨。

刚才吃了一片,现在又两片下肚,那就是三片了。

为了一场战斗,消耗三片共工遗骨,值得吗?

“大爷爷,他咋又吃了?

那可是共工遗骨啊,这行吗?”

李赛氏悠闲的点上了颗华子。

吐了一个烟圈在石火珠脸上,鄙视的说。

“不吃留着被抢啊?

要是我,宁可全毁了,也不能便宜那个老瘪犊子。”

石火珠脸都团成一个了,心里难受的不行。

你这个啥也不懂的小老太太,那吃的是啥你知道吗?

那个老瘪犊子是谁你了解吗?

啥也不知道,在这添什么乱啊?

一肚子的话,变成了一声叹息,说了也没用。

两片共工遗骨入口以后,在能量还没有外放的档口,啸天猫敏捷的一转身,高高跃起。

这次,他想要集中能量,不要整什么大冰瘤子了,看着吓人没啥用,还是做个大冰驼子更好一些。

举钵罗汉还在劫后余生中,恢复已经被冻僵的身体。

再跟穆恩扯会蛋,自己就完全恢复了。

没想到,第二次攻击,这么快就来了。

看着高高跃起的啸天猫,还有他不断变亮的嘴,举钵罗汉害怕了。

这个畜生,到底吃了多少啊?

这次比上次能量要大很多啊。

他不要命了吗?

有必要这样拼吗?

自己是不是能够扛得住啊?

算了,好罗汉不吃眼前亏,要不战略转移?

想要闪躲,腿不太好使。

只能伸出手去抓穆恩。

按以往的经验以及穆恩的行事作风。

举钵罗汉预判,穆恩的手肯定抓在传送符上。

谁成想,举钵罗汉的手刚有抬起来的趋势。

穆恩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向旁边滚去。

尽量远离举钵罗汉,滚了又滚。

还别说,缺了一条腿的穆恩,滚起来还相当敏捷呢?

看样平时瑜伽没白练啊。

举钵罗汉伸手没抓到穆恩,明显一愣。

这是什么情况?

她是怎么预判的,自己要抓她呢?

还是她早就想跑了?

又或者,她预判了我的预判?

到底在底几层呢?

“穆恩,你干啥去?”

穆恩滚出去四五米,拐又扔了。

嘴里回话很是镇定,与动作的仓促明显不符。

“罗汉爷,我给你腾地方,省着你施展不开。

我是废物,不能牵扯你精力啊。

万一我有了危险,还得您分身救我,多不好。”

嘴上含糊着,心里不断吐槽。

老家伙,我还不知道你咋想的?

想抓着我当盾牌,姥姥!

你们这群老家伙,啥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干出来。

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提前动了。

否则,哭都找不到调。

举钵罗汉听到穆恩的话,差点没气死。

这个货咋就这么滑呢?

转念一想也是,她要是这点本事都没有,也不可能在那么多大人物中,周璇那么久,而且还能全身而退。

“嗯,月奴,你好好活着,谁死了,你都不能死。”

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举钵罗汉看着从上而下的啸天猫,一咬牙。

算了,躲不掉就硬顶吧。

看看自己的罗汉果位,是不是熟透了落地。

看看西边的大气运,能不能应在自己身上几分。

看看自己举起了代表命运的钵,到底安排了什么好戏。

双腿略微弯曲,双手高高举起。

举钵罗汉决定全力以赴,迎接自己的命运。

看着越来越大的啸天猫,距离也越来越近。

那白色的光芒,好似太阳,刺得举钵罗汉睁不开眼。

这一刻,举钵罗汉心里一片祥和宁静。

好像周围的所有事物都静止了似的。

脑子里只出现了一个念头。

特么的,那个司机小师傅,也不是啥实诚人。

还说我有好运气,扯淡。

自从我坐上他的车,哪遇到一件好事啊?

谢不安的烟头子,啸天猫的冰瘤子...

我现在还没死,就算我命硬,跟好运有个毛线关系?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身体上的感觉是清晰的。

啸天猫的气势,从上而下,扑面而来,如凛冽寒风,不断摧残着站立不动的举钵罗汉。

那朵菊花,在寒风中摇咿,摇咿,摇咿摇咿摇...

还有一点,妖娆。

终于,啸天猫和举钵罗汉撞在了一起。

嗯?

怎么是撞在了一起呢?

举钵罗汉等待的能量冲击没有出现,而是在高举的双手里,出现了一个沉重的大冰驼子。

单纯的比较沉而已,没有其他伤害。

抬头一看,举钵罗汉先是惊讶。

随后就尽情舒展他的菊花脸,哈哈哈大笑。

命运果然待自己不薄。

西方的气数也算是没有尽。

那个司机小伙,嘴肯定开过光。

自己竟然绝地逢生了,怎一个开心了得。

此时,啸天猫三四米长的身形,完全被封在了一个大冰驼子里,透明度还很高,就连啸天猫最后的吃惊表情,都栩栩如生。

双手举着大冰驼子,举钵罗汉笑了几声,缓缓站直身形。

然后双手变成了单手,又从单手变成了单脚。

仿佛罗大耳朵附体一般,膝盖,脚尖,肩膀,头顶,像是击鼓传花似的,轻盈的颠起大冰驼子来。

好像只有这样的举动,才能抒发他心中的愉悦。

对那个举钵的诅咒,报以最大的嘲讽。

认认真真的嬉戏一番,最后,举钵罗汉站在大冰驼子上,朝着穆恩一摆手。

“月奴,去,把蔡根抓出来。”

穆恩看着举钵罗汉的举动,有点像精神病啊。

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刚才自己临阵脱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