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岛的另一边,飞龙们停在了巨大的树上,在那里一脸疑惑地看着柳治的动作。

此时柳治的几位手下都已经过来了,他们把柳治护在了中央,在那里等待着柳治的行动,而柳治则从自家的背包里拿出了两面一米见方的旗帜。

这两面旗帜都是微微发绿的颜色,看起来就好像是腐烂了的兽皮,在旗帜上面分别画着狼头与犬头,在狼牙与犬牙之间,还各有着一滴血液滴下。

这正是柳治手下的斗犬与战狼两支部队,这两支部队对应着柳治手里腐皮食尸犬与腐皮食人狼。

当然经过了这么多次的战斗与修改,现在这两支部队都经过了一些强化,就好像两支部队兵种的来源,从原本柳治自己养变成了由菲利路家族帮着培养,在其成年后直接战斗到死再进行转化。

除此之外,针对这两种犬科生物的外骨骼机甲也没有停下研究,除去原本木乃伊型的外骨骼机甲以外,还有新的武器被研究出来安放上了。

可以说眼前斗犬与战狼团队,算得上柳治手下部队中战力比较强的一种了。

柳治找了两根长一点的木棍充当旗杆,就把这两面战旗给支了起来,随后他从附近找了些矿石,从矿石里引出了部分的能源满意地点点头。

在这个星球上战斗就是这点好,不需要担心没魔力,这星球满地都是魔瓶,没魔了随便都可以进行补充。

一面这样想着,柳治一面捏碎了手中的矿石,从里面抽出魔力,往着两面战旗那里一指。

“亡灵军势!”

在柳治的咒语之下,从矿石里抽出来的魔力竟然与那战旗卷在了一起,最后强行撕开了一个看起来幽蓝色的巨门。

柳治可以感觉的出来,那门后面并不是自家的冥宫,应该是用来中转的某个世界。

只要柳治提供的魔力用完了,门后面的那个世界就会把送过来的部队全部给拖回去。

不过柳治现在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因为他所用的全部都是矿石里的魔力,只要这个星球的矿石没有被人全部抽空,柳治就不用担心斗犬与战狼两支部队没有魔力可用。

随着幽蓝色巨门打开,几只腐皮食人狼就从里面探出了头,在看到柳治之后,这些食人狼便迅速地窜了出来,扑到了柳治身上。

柳治抱着这些食人狼,摸了摸它们的头,在食人狼的身上是用木乃伊做出来的外骨骼机甲,所以摸上去的时候,并没有普通犬科动物那种毛茸茸,反而有着一种摸到沙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斗犬与战狼全部冲了出来,60只的食人狼与60只的食尸犬全部都站在柳治的身边。

柳治站起身来,来到了这些食人狼与食尸犬的面前,这里一百多只的犬科生物,是柳治敢来这里与虫族一战的底气。

站在附近树上的飞龙们看到这样的情况,也都吃惊地叫了起来。

他们没想以柳治还有这样的操作。

而在这个时候,飞龙们的声音也传来到了岛上,在这种安静到极点的岛上,声音往往可以传的很远。

岛上的虫族一听,就知道有外人入侵,不一会儿,柳治便听到了地面上传来了轻微地震动。

柳治飞了起来,放出了两个天空之眼,向着远处看去。

他看到了虫族那边竟然派出了两百只的野狗虫族,这可是他们用来守卫虫巢一半以上的力量,可以看的出来,他们对于这个小岛的安全还是很看重的。

虽然不知道那些野狗一样的虫族叫什么名字,但是柳治相信自家的战狼与斗犬战力。

看到这些家伙冲过来的时候,柳治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意,他也没有拔剑,而是空出了双手,左手出现了一个闪电球,而右手出现了一个光球。

就在这个时候,野狗虫族正好就从附近窜了出来。

他们在这个星球上,也已经学会了这个星球的战斗方式,他们有的在地上跑动着,有的则在树木上窜动着,从他们的动作看来,他们就好像从四面八方上上下下地涌来一样。

努力一般人不知道他们的战术,很可能会被这种如同潮水一样涌来的攻击所惊到。

但是柳治从来就没有这样的考虑,在那些野狗一样的虫族扑出来的时候,柳治右手一抬,手中的光球就被扔了出去。

“闪光爆。”

在柳治的命令之下,强光瞬间照亮了整片森林。

虽然这个星球有着两个恒星,星球上几乎不会有什么黑夜。

但是由于星球上面的森林长的太过于茂密,其实很多地方都比较黑暗,所以不管是虫族还是其他野兽,大多都有阴暗视觉这一类的功能。

柳治的闪光爆就是针对这种功能的,这种效果比起闪光弹来说还要强。

几乎是一眨眼的瞬间,那些虫族就好像直接看到太阳移近了百倍一样,所有的眼睛全部都看不见了。

这时柳治把手一抬,左手的闪电也被扔了出去,一道闪电网就打在了扑在空中的那些野狗虫族身上。

不用柳治命令,飞龙与柳治手下的战狼、斗犬部队当场扑去,咬在了那些野狗虫族身上。

在这个时候,那些野狗虫族也表现出了相当强的战斗力,可以看的出来,这些虫族是专门生产出来的战斗兵器,就算面对危险,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害怕或是后退。

在没有办法看到敌人的时候,他们本能地咬向了四周,不管什么人只要靠近他们,就会被他们撕咬。

虽然这样会误伤到他们自己人,但柳治手下的那些战狼与斗犬也被咬伤了不少。

看着这些野狗虫族从自家手下身上撕下了大量黄沙时,柳治重哼一声,一块矿石出现在他手中,同时聚灵奇术与丰收之血不要钱一样地往下扔着。

在柳治的补充之下,战狼与斗犬根本就不管身上的伤,他们与那些野狗虫族缠斗在一起,对于敌人攻击,他们只是无视,反而在敌人攻击的瞬间,用力咬向了敌人的要害位置。

不一会儿,那些野狗虫族就被咬死了一半,而战狼与斗犬才损失了不到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