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东西啊。”摸着手中的这本《神喻书-太阳》,柳治问道:“阿玛奈特,这个书里面的咒语,一共有多少条,可不可以强行转到我想要的咒语上?”

“咒语有多少条我不知道,这是荷鲁斯的恩赐,每天都会有新的咒语出来,又怎么会有人想要强行刷出自己想要的咒语呢。”

听阿玛奈特这么一回答,柳治就答道这种东西问也是白问,在对于神灵的态度上,他们两的三观是天差地别的。

柳治想了一下,把这本书给放了起来,反正这书已经落到自己手中了,那就等什么时候出一个好一点的魔法再学就是了。

此时他们又商量起伊夫林他们会去哪里复活这件事来。

对于这一点,阿玛奈特说道:“《神喻书-死亡》与太阳一样,第一页都是固定的咒语,死亡上面的咒语是复活交易,用一个灵魂交换另一个灵魂从冥界归来,而那天夜里听你们所说的咒语,很有可能是冥界之门,那是一个大型咒语,可以打开通往冥界的大门,并将后面的亡灵放出来,把一个区域变成鬼域。”

说到这里,阿玛奈特又看了一眼四周,她是亲眼见到那个冥界大门是怎么被柳治用一个城市镇压住,最后什么妖魔鬼怪都没有出来的。

当然很快他们就把心思放在了伊夫林要去的地方了。

在知道了伊夫林很有可能怎么复活,那其他事情就简单起来。

阿玛奈特直接说道:“就算有复活交易的咒语,情况也不一样,身体的完整是一点,另一点场地也是关键,必须离冥界的大门比较近,否则灵魂归来,很容易出事的,至于祭品什么的就不用担心,在这种情况下,祭品反而是最简单的地方。”

“那你认为他们会在哪里得行复活呢?”

“赫里奥波里斯。”

柳治愣了一下,“我一直听他们说赫里奥波里斯,那是什么地方?”

“太阳城,地位相当于你们所说的奥林匹斯山,是除孟菲斯和底比斯之外最重要的城市,是众神之乡,只有这里有着一条直通冥界的通道。”

听到了这个情况,柳治他们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赫里奥波里斯在哪里?”

“就在另一个帝王谷的那头,你们好像现在为他改了一个名字,开罗。”

柳治一听有些尴尬起来,“开罗?那我们这里不是白跑了一次?”

“不。”阿玛奈特摇摇头,“奥林匹斯山就在你们的地盘上,但你们到了山脚下,真能看见众神吗?”

看着众人摇头,阿玛奈特才说道:“这里原理是一样的,你们必须通过正确的路才能找到赫里奥波里斯,直接到开罗是没用的,想要去那边,只有走几条特殊的通道,而这里就有一条。”

看着柳治他们不太理解,阿玛奈特还在地上画了起来,“你看这里是帝王谷对吧,这边呢是赫里奥波里斯附近的帝王谷,而这中间是沙漠,其实这两处的帝王谷之间是相通的,开启通道的机关就在这里。

只要死后被埋在了帝王谷里的人,就可以借着这条通道进入赫里奥波里斯,这也正是为什么,所有的法老都想要把自己埋在帝王谷的原因。”

听着阿玛奈特的解释,柳治感觉这也太高科技了吧,这是什么原理,他能学吗?

这时亚历克斯说道:“那如果从开罗走呢?是不是也要走帝王谷?”

“是的,也要从帝王谷走,不过方向一定要反着来,你看这三个点,我们这边的帝王口是入口,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门,开罗那边的帝王谷是出口,只有顺着这条路走下去,我们到了开罗那边,就可以看到隐藏在开罗之后的赫里奥波里斯。

否则,开罗就是开罗,我们永远也无法接近众神之乡赫里奥波里斯。”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对了,如果我们去了那个什么赫里奥波里斯,开罗的神殿是不是还在?”

“我现在就可以打开通道,之后我们出发就好,至于开罗那边的神殿我真不知道,我想现在的赫里奥波里斯应该已经毁灭了吧。”

看着阿玛奈特无奈的样子,柳治他们也都知道阿玛奈特的心态,毕竟她之前是埃及的王女,埃及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心中多少也有些不爽。

在这个时候,吉娜的导师站了出来,“你们好了没有,现在位置知道了,那我们赶过去就是,还在这里等什么。”

柳治点点头,扭头看向了阿玛奈特,“那你来处理吧,我们先找到伊夫林再说。”

阿玛奈特点点头,就这样进入了城中还没有被处理掉的荷鲁斯神殿,在那里阿玛奈特轻声地祈祷着,在荷鲁斯的神力之下,所有人都有着一种自己好像有些头晕的感觉。

接着似乎有着一座城出现在东北方的天边。

“那就是赫里奥波里斯了,那座城市会一直在我们面前进行指引,只要我们抬头就会看见城市所在,跟着走就不会迷路。”

不过在场的几位都没有乱跑,他们看得出来,眼前的情况是一回事,那是通向神国之路,以他们的实力踏上去,那还是差太远了。

在犹豫了一下,柳治最后说道:“走,有什么好怕的,赫里奥波里斯就在面前,到这里却放弃了,那算什么。”

柳治说这话的时候,他身后出现了维德尼娜、纺命蛛女与另一只刚刚长好手臂的尸魂娜迦。

亚历克斯也想明白了,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遇,如果他真能走到赫里奥波里斯,那么他将有机会挑战奥林匹斯山的道路。

吉娜的导师也抬起了头,眼中充满了坚决与兴奋,她也看出来了,这一次的旅行,对她会有多大的好处。

“那么我们走吧,记住踏上了这条路之后,时间与空间就没有任何的作用了,我们不能犹豫,机会只有一次,我们必须进入赫里奥波里斯,否则我们连退后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