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在宙斯号最大餐厅里,正吃着刚刚做好的油炸鱼人鳃的柳治不由地抬起了头,他好像感觉有什么人正在窥视自己的冥宫。

此时一位充当侍者的水手正往柳治的杯子里倒入了一种古怪的酒液,那似乎并不是很流行的葡萄酒,而是一种类似于粮食酒一类的东西。

见到柳治抬头,水手便问道:“山德鲁先生,怎么了,有什么要求吗?”

“没有,哦,我就是很好奇,为什么你们船上的酒不是葡萄酒呢?”

“你说的是这个青稞酒啊,其实这是船长家一个弟子去寻找传说中龙帝之墓时,无意中在某雪山长生泉那里得到的,号称上天庇佑,叫作天佑德青稞酒,船长总是喜欢带一些在船上,讲一个好运好寓意,喝多了,我们也感觉这酒不错。”

“哦。”柳治想了一下,把杯子往前一推,“那也给我来一洒吧。”

“好的,山德鲁先生,我偷偷说一个小道消息哦,这炸鱼人鳃和这酒更配哦。”

说完水手就为柳治倒了一杯酒,迅速地退了下去。

看着手中的杯子,柳治沉默了一下,他心中想到了一个问题,他进入游戏之后,一直都紧张地战斗着,得到了冥宫也是以战斗方向进行考虑,从来就没有为自己的生活考虑一下。

他的烹饪知识现在还只是2级,只不过是能做一些吃不死人的东西。

这样真得好吗?

柳治心中闪过了一些念头,最后也不由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明白自己的压力太大了,一直战斗,他又不是那种战斗狂人,眼前的世界说是游戏,但又不能真当成游戏来看,他每个决定,每一次面对的都是自己之前做出的选择。

他真的有些累了。

就在这时,柳治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你感觉累吗?”

那声音相当的平缓,听起来就有着一种让人放松的感觉。

不过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柳治从来不抱任何好感的。

他总感觉那种出现在别人身后装逼的,全部都是傻逼。

而且他有没有感觉很累,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柳治连头都没有转一下,而是低头吃起了自己的薄。

不想那人却走到了柳治的桌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柳治抬头一看,发现这位的打扮与自己差不多,都是白色丝绸的长袍,腰间有条证明身份的腰带。

一头亚麻色的长发披在肩头,让这位的脸看起来更加的刚毅。

看着这亚麻色的头发,柳治心中闪过了一小段的记忆,那是山德鲁的记忆,他皱了皱眉头,“亚历克斯?汉纳家族的长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咦,你竟然认识我,也对看你的打扮你应该也是帝国那边出来的,让我猜猜你是谁,艾恩法斯特家的山德鲁,听说你家的传家宝没了,你不会是在寻找传家宝的路上吧。”

“与你无关。”柳治白了亚历克斯一眼,一点也不想说话。

“也是,难怪你会感觉累了,你们家就那么一件传家宝,如果真没了,你们家也就没落了,算了,我还是不打扰你了,对了如果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助的话,你可以找我的手下,他们会找到我的。”

说完这位亚历克斯对着一个方向指了指,柳治顺着亚历克斯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之前他刚刚认识的那位尼克正老老实实地站在角落里对着他点头呢。

柳治扭头正想问一句你在搞什么鬼,却发现亚历克斯已经像之前出现时一样,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什么嘛,无缘无故地跳出来,这是在挑衅我吗?”

被亚历克斯这么一搞,柳治连吃东西的心情都没有了,他把餐具什么的往前一推,起身就准备离开。

这时一直站在角落里的尼克连忙跑了上来,“山德鲁先生,能不能再打扰一下。”

“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我并不是宝石猎人,又不知道你们所寻找的宝石在哪里。”柳治打断了尼克的话,就想要离开。

此时的尼克好像听到了什么似的,他哦了一声,便拦住了柳治,“山德鲁先生,我们家亚历克斯少爷说了,如果你愿意碑我们寻找众神之赞,那么我们可以帮您寻找您家失踪的传家宝。”

柳治的脸色一凝,停住了脚步,盯着尼克说道:“怎么一回事,你让亚历克斯出来和我说话。”

“山德鲁先生,亚历克斯少爷现在还在雅典圣城,刚才他只不过是借着宙斯神殿的特殊方式投影过来的,本来他是收到了消息,说众神之赞出现在宙斯号上,这才联系上我们的,后面是因为看到了您的存在,才过去和您交谈了一下,在他走之前,他通知我们说,让我们听从您的安排,希望我们能在他乘船过来之前找到众神之赞。”

柳治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太相信这个情况,不过想一下之前亚历克斯那来无影去无踪的行动方式,柳治多少有些相信了。

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我不认为我可以帮你做些什么。”

“不是的,山德鲁先生,有一些事情可能还真只能你来做,请跟我来。”

看着尼克神神秘秘的样子,柳治最后还是跟着过去了。

在尼克的带领之下,他们来到了甲板下面的三等舱那里,那里是八人居住的通铺,不过尼克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包下了一个房间,只和他的几个伙伴一起居住。

带着柳治进入后,尼克就对同伴说道:“你们几个注意了,这位是山德鲁先生,亚历克斯少爷请他过来帮我们的,你去把东西拿出来吧。”

在尼克的指挥下,那几位从行李架里拖出一个盒子。

打开盒子柳治感觉画风瞬间从神话时代变成了蒸汽朋克风格,那是一个还连着锅炉的机器,尼克的两位同伴正手忙脚乱地在往锅炉时面加水。

而尼克指着还有些晃动的水面说道:“你注意了,这是宝石狩猎机,可以探查附近有没有宝石,效果只比超凡级的宝石猎人那双宝石之眼来的弱一些,主要缺点在没有灵性,所有的宝石在它眼里全是可注意目标。”

看着这台机器,柳治问了一句。

“要我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