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柳治正准备让山德鲁独自进行游戏呢,一听到这个消息,他也有些意外。

他一听就知道手下报告上来的是谁。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边才刚刚离开,那边一转头就跑到了自家的冥宫里来,这算是外敌入侵吗?

柳治带着山德鲁一起出现在那位的面前。

那名男子还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他正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直到柳治带着山德鲁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才有些尴尬地一笑。

“那个,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也没有,找个地方谈一下吧。”

柳治看了这位一眼,此时在冥宫气息的压迫下,这位身上的气息已经开始有所清醒与反击。

可以看的出来,之前这位所说的没错,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但他也不不普通的地方,他体内藏着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被柳治这么一说,这名男子也点了点头,之后他就这样跟在了柳治的身后,一直在冥宫内部行走着。

柳治与山德鲁自然可以想出现在冥宫哪个位置就出现在哪个位置。

但是眼前的这位却不行。

而柳治也不想带着他直接传送出去,于是三人就在那里缓步而行。

在路上聊天的时候,柳治知道了这位的名字,这位看起来有些颓废的中年男子叫作苏达拉。

一个听起来西化,但其实相当中式的名字。

在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柳治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随后柳治感叹了一声,“我就说你怎么那么古怪呢,你来自于哪里?”

“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的工作没了,不对,为什么我的工作只有拼骨头,我不是做这个的。”

柳治把苏达拉请出了冥宫,之后联系上了星主。

当然柳治也不是不想联系其他人,但是第四天灾返乡团的人大部分都有事,只有星主因为分身比较多,再加上他在第四天灾返乡团里的地位,一般有什么事都是直接找他。

联系上星主之后,星主那边倒是有些疑惑。

“死神,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我给你的空间不好用,没关系,我再给你做一个。”

“不是的,星主,我这边有一个情况,我今天想要去招一位英雄,结果酒馆里刷出来一个很奇怪的存在,他很有可能是从水蓝星过来的。”

柳治一说,星主也是一愣,“玩家?”

“不是,应该是套用了英雄的模板,很有可能没办法变成玩家。”

柳治想了想说道,“而且他给我的感觉很怪,好像他已经忘记了很多的事情。”

星主对于这个情况相当的了解,“哦,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其实在你进来之前,我们也接触过很多从水蓝星无意中出来的人,只不过他们早就做出了选择,有的没有成为玩家,而是成为了英雄或其他存在。

有的则选择加入了其他的势力,没有办法再加入我们。

你说的这位很有可能是加入了其他势力,结果最后战死失去了一切重新开始的,因为我们都是从同一个地方过来,所以他才会在离开酒馆的时候,直接走到你的城市里去。

我以前也遇到过好几位这样的人物。

对于这样的情况,我只能提醒你两点,第一,不要把自己核心的东西交到他手上,水蓝星的玩家是什么样的,你自己应该很清楚。

第二,不管他之前是什么情况,不要让他再成为玩家。

虽然把手下转成玩家是一件比较简单的事情,但是这种人只要变成了玩家,情况就不一样了。

他们会占用你的资源,最后你还无法控制住这样的玩家。”

听星主这么一说,柳治就明白了自己要怎么做。

眼前这位苏达拉,要么柳治无视他的存在,等一下就送他离开。

要么柳治不把他当成一起从水蓝星来的兄弟,把他转化成自己手下的英雄。

不管哪个选项,柳治都不会把他变成一位玩家。

苏达拉倒不知道柳治在转眼之间有着这么多的心理活动,此时的他还在吃惊眼前这个城市的巨大。

此时的苏达拉算是知道了柳治的地位,他就是眼前这座城市的主人。

之前柳治说要给苏达拉一个工作的机会,那可不是说说就算了的。

可是之前拒绝了柳治,现在再让苏达拉拉下脸来说这个事情,他又有些丢脸。

还好这时柳治说道:“对了,我之前说要给你一个工作,你现在有没有空?”

“有。”

苏达拉马上回答道。

“那你会做些什么呢?”

“我,我会……”

苏达拉我了半天,却没有办法说自己会些什么。

看到苏达拉这个样子,柳治说道:“这样吧,你不是会拼骨头吗?我这里有一份拼骨头的工作你先做着,等你想明白自己会什么以后,我再送你去做其他的工作。”

苏达拉没有办法,他很想说自己想要做一个城市的城主,但这种好事又怎么会落到他身上呢。

至于其他的,他与柳治的关系又不好,柳治也不会安排。

也只有拼骨头这么一个工作,因为他会做,所以柳治才会安排给他。

想到这里,苏达拉提起的一些心思也就放了下去,他最后点了点头,正想答应下来。

不想他胸口位置的骨龙突然动了一下,似乎在排斥这个提意。

这一下柳治倒是看到了,看着苏达拉身上的骨龙纹身,柳治不由地笑了起来。

“我说呢,原来你会直接找上来,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个骨龙才是你的本体吧,又或者你当初的选择是龙族,只不过后面死掉了?”

苏达拉一脸不解,“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就对了,如果你明白了,你就不会只考虑现在这样的生活,看来这份工作不能给你了。”

柳治把手一伸,无限手套就落到他的手中,“出来,之后离开这里,否则不要怪我不给老乡的面子。”

柳治的话才说完,苏达拉的眼睛一翻,就失去了意识,但他却没有就此倒下去,反而还站在原地,翻着白眼盯着柳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