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小船,准备接战。”

面对向着这边冲来的鱼人,各战舰上的水手们纷纷地叫了起来,开始放下挂在船边的小船,水手与佣兵们从战舰上跳到小船上去,准备与鱼人接近。

毕竟并不是所有的水手,都能把【水手基础剑术】练到超凡水平,在没有办法做到水面上自由移动战斗的情况下,在小船上战斗就成为他们唯一的选择。

柳治也跳到了小船上,此时的小船上已经站好了两人,一人是名佣兵,另一位则是位水手。

见柳治跳下来,那位水手说道:“等下鱼人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干掉冲过来的第一批鱼人,不要犹豫,鱼人数量很多,如果没有第一时间干掉第一批的鱼人,我们将被逼到船下去,在水后我们就不再是鱼人的对手。”

佣兵没有回答,只是准备着自己的武器,柳治注意到,那位佣兵手上竟然拿着可以绑在手上的手弩。

见柳治注意自己,佣兵还笑了一下,“不要那么看我,你做不到的。”

柳治还有些疑惑,水手就说道:“他是出了名的神射手,才敢在这个时候用远程武器,没看到我们连火枪都没拿下来吗,鱼人弱点在嘴边的触须,普通火枪子药根本就打不穿鱼人的鳞片,用火枪还不如用刀砍呢。”

“就是,我在手弩上可是很有天份的,你看!”佣兵把绑有手弩的左手一抖,一支弩矢便飞了出去,柳治很清楚地看见,一名正向着这边冲来的鱼人就这样倒了下去。

而刚才飞出的弩矢正好就切断了鱼人左脸的触须,钉在了鱼人的左眼之中。

柳治眼中一亮,连忙问道:“能不能教我?”

“当然……不行,对于佣兵来说,这可是保命的小手段,是我们混下去的根本,我不会教你的,不过如果你想学,可以自己去研究啊,只要你像我一样有天分,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看着那佣兵高傲的样子,柳治还想说些什么,这时水手说道:“注意了,鱼人冲过来了。”

柳治连忙把注意力转移到冲过来的鱼人那边,而此时那位佣兵又得意地发射了三支弩矢,干掉了三只鱼人。

等鱼人冲到离他们只有五六步远的时候,佣兵才换上了普通的水手弯刀。

冲在最前面的鱼人,是鱼人中的海潮战士,在接近最外围的小船时,这些鱼人竟然踏着海浪跳了起来。

此时的柳治左手一抖,一张投网便被他扔了出去。

柳治出手的时机相当的好,正好是鱼人们攻击的关键点,那张投网缠住了一位鱼人,还顺路把其他几只跳起来的鱼人给砸了下去。

这一下鱼人的攻击阵型也变得混乱起来,柳治没有多想主动往前跳了一步,踏在海浪上往前冲了几步,手中的弯刀直接切掉了两只鱼人的触须。

随后柳治往后一退,也没有去看那两只鱼人是否战死,就一个背跳落到了刚才站的小船上。

在这个时候,鱼人们才冲到了小船所在的位置,与小船上的水手佣兵混战起来。

打了一下之后,柳治就感觉在小船上打太不顺了,这小船是摆渡用的舢板,最多可以坐下六个人,三个人站在船上,连转身的地方都没有,遇到那种需要大开大合的战术,往往放不开手脚。

特别是柳治这些天练习的时候,都是一对多,习惯不停地游走闪避鱼人的攻击,这种地方对他来说最为不利。

又砍掉了两位鱼人的触须之后,柳治干脆再次从小船上往外冲去,踏着鱼人的尸体与海浪,对鱼人发起了反冲锋。

柳治的举动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不过大部分人只是看看就算了,毕竟现在战斗才开始,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佣兵,还没有放在指挥官的眼中。

最多就是这位佣兵的实力强一点,已经把水手基础剑术提升到了超凡水平而已。

但很快就有一些人注意到柳治的不一样了,柳治似乎对于鱼人特别了解,每一次鱼人出手,他总能轻松地闪过,并且借着对方出手的时机切开鱼人的触须。

甚至在鱼人对触须有所防护的时候,他还可以从其他的角度给鱼人带来伤害,这才是真正厉害的地方。

要知道以前是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但那都是剑术大师水平的高手,以他们的段位,都不愿意与鱼人交手的。

不过那些水手与佣兵们都不知道,柳治此时心中是充满怨念的,因为现在击杀鱼人的经验越来越低了,有职业的海潮战士才8、9点经验,并且还有着越来越低的趋势。

像柳治这次拼命杀进鱼人大军之中,可以说是拿命去拼,但收获却不如他在托尔图加港半天的收获呢。

正当柳治盘算着是不是要退回到人类这边的战阵中时,他突然听到了一阵的鼓声。

那鼓声是从鱼人战阵后方传来的,柳治突然抬头向着鼓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发现在那里竟然有着一批看起来更为强大的鱼人。

那些鱼人个头就比正常的鱼人要大一些,他们身上的鳞片也不再是惊涛氏族那种灰白色的,而是一种带着海草一样的绿色,在他们手中除了珊瑚做的狼牙棒以外,还拿着贝壳或是海螺制作的盾牌。

可以看的出来,这些鱼人才是惊涛氏族最为精锐的部队。

而在这些鱼人正中,是两位看起来不一样的鱼人,上次追杀柳治的那只鱼人正在那里重重地敲着鼓。

虽然此时他已经换了一只座骑,但柳治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正是游戏给他安排的竞争对手。

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一只拿着珊瑚制三叉戟的大型鱼人,这只鱼人的个头已经接近人类的身高了,原本瘦弱的手臂,全是鼓起来的肌肉,很明显他是那种被强化过的鱼人强者。

不过在他的眼中,却没有普通鱼人一样的杀戮之情,他像是一面盾牌一样,守在了柳治竞争对手身边。

看到这个情况,柳治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的笑意,他杀鱼人进行研究,冒险出战参加托尔图加港清理鱼人任务,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柳治反手摸了一下背包中的东西,深吸了一口气,踏着海浪逆流向着那只鱼人那边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