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看起来很傻很天真,一个看起来很作很妖艳。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心底里在想些什么。但是所有人都能够看到她们俩的亲热,一点儿也不亚于历久弥新的闺蜜一样的甜蜜关系,还让人羡慕呢。

起码助理就感觉自己的观念被颠覆了。

“你好,你好,哎呀……真漂亮,带着墨镜都罩不住你的光芒啊!”秋山绘美等墨镜女一下船就忍不住大声的叫起来,很惊喜的那种,“我这么就觉得那么好看呢,光看你了,连漓江上的照片都忘记拍了。都怨你呢!”

虽然说这怨你的话,但是两人都高兴啊。手把手的一起往岸上走。墨镜女就笑:“你太夸张了啊,我哪有那么好看啊!倒是你啊,看来跟大明星一样的,你不会就是哪个大明星吧?要不你说个名字,我肯定猜得到。”

秋山绘美就忍住,没有嘿嘿的笑,反而还拉着她的手,煞有介事的上下看:“我怎么看你眼熟呢,还被说,你还真的很像一个大明星……就是那个什么来着……你要是摘下墨镜,我保证就能一眼叫出名字来。”

墨镜女就真的将墨镜取下来,摆出一个双手抱胸的模特姿态,让她看。还微微一笑的摊开手:“其实,我早就见过你的,就是在元旦汇演的时候,在湘南大学,还记得吗?”

秋山绘美就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然后结结巴巴的对着她,又用手指了指:“你……怎么会是你啊,我的天啊……太……太让人兴奋了,我真的不知道……太奇妙了,这是缘分吗?”

“是啊,这就是缘分,我可以加入你们吗?”墨镜女微笑着看着秋山绘美,秋山绘美惊讶的表情让她感到很满意,点点头,“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一路上就感觉到很熟悉,在服务区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所以这就是缘分,一定要加入我们,哈哈,我可以和你合很多影了,可以吗?对不起……我太激动了……”秋山绘美手足无措,又看看前方,“我和我师父说一声,还有我大师兄。他们一定很喜欢你。”

“当然啊,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墨镜女没有戴墨镜了,引来了很多人好奇的目光,似乎对面前的这个人有点儿熟悉的感觉,但是都不敢相信的样子。

这种感觉让墨镜女很满足,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只是现在这些人不敢肯定而已,但是自己肯定是很有名的。她脸上带着微笑,看着前面的秋山绘美跑到前面和那个年轻人说话。还有些激动的挥着手。

本来按照自己的名气来说的话,普通人会非常激动自己能够加入他们的旅游队伍的,但是现在自己面对的那个年轻人肯定不是普通人,不然也不会让晋总那么重视,即便是晋总,对待那个年轻的态度,真的让人有些不明白。

即便是汪秀梅也不过是晋总看在这个年轻人的份上,才大力捧她的。而且汪秀梅和这个年轻人的关系也只能算一般,并不是很亲密的关系。就这样的关系也能得到重点关照,那么这个年轻人和晋总……

难道真的是私生子?

这种念头就在墨镜女的心头就像是春天的草籽,经过了春雨的浇灌之后,就开始疯狂的生长了,然后变成了一种肯定的答案。一定是这样的,她心里已经觉得自己的想法就是正确的了,一定是这样。她再次的告诉自己。

那么既然是这种关系了,自己就应该对他恭敬一点,这样做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哪怕是受点儿委屈也没有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将来。

“师父,真的啊,是大明星啊,张碧云,元旦晚会上我们学校舞台的那个女人啊,好漂亮的!她也正好去海南的,一起吧?反正都是玩,有个明星加入进来,不更好?”

秋山绘美缠着吴子义,还扯着吴子义的手一晃一晃的。

吴子义正好在老街的入口了,这里主要是游客,但是不是很多,走在这里起码能够感觉到悠闲而不是热闹。这才是最好的旅游的打开方式,吴子义也挺喜欢这样的环境了。老街主要是保存的非常完好,看起来有点古意的意思。

“我说过了啊,只要不干扰我们正常的旅行,随便吧!”吴子义看了看秋山绘美,“和她打交道的事情就交给你,别烦我就可以了。”

“是,一定保证!”秋山绘美鞠躬,又得意的看了看赖成刚,“等会儿见了大明星,别要签名啊,我请来的,没你的份,除非你负责给我们端茶递水。”

“呸,美死你!”赖成刚就喷了一口,一脸的不屑,“呵呵,要不是张楠还算是有点儿喜欢她,我会鸟她?你看我像是追星的人吗?以后我自己都要成为大明星的,我还在乎一个明星?切——瞎显摆!”

“嫉妒吧,你!”秋山绘美就哼了一声,昂着修长的脖子,高傲的朝着张碧云一路飞过去,笑,“我师父同意了,欢迎你的加入!”说着她还对着张碧云伸出了手。

两人握了握,张碧云就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一起逛街啊!”秋山绘美拉着张碧云的手没有松开,搞得两人好像是闺蜜一样的手拉手的逛街。

女助理和两个男保镖就跟在后面,像三个跟屁虫一样。几个人在老街上瞎晃荡。秋山绘美因为和张碧云在一起,所以显得特别的活跃,走路都蹦蹦跳跳的,一会儿超前,一会儿倒退着走路,还时不时的拉着张碧云拍照。

张碧云看着前面和赖成刚一起拿着手机拍照,又时不时的买点路边的小吃的吴子义,悄声的问秋山绘美:“你一直喊吴子义师父,你怎么就拜他为师了?拜的什么师啊?”

秋山绘美就煞有介事的说道:“当然是功夫啊,你看啊,我大师兄赖成刚拜师之后,打架……散打水平直线上升,明年冲击大运会冠军是指日可待啊。今后很可能会冲击奥运会轻量级的拳击冠军。”

“不是散打吗?怎么又是拳击?”

“都是相通的,我师父教的,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反正就算改拳击,也非常的厉害。”秋山绘美还是很谨慎的,没有将师门不和的情况说出去,不然丢师父的脸那就不好了,不敢保证自己不会被揍。

张碧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两人拉着手,一个假装兴高采烈,一个假装微笑和善。

赖成刚就看不过眼,偷偷的瞄了好几回,对吴子义压低声音说道:“师父,要是跟这个大明星,曝光了,我们都不得清净呢。”

“既然交给了你师妹,那就让她处理。处理不好,一起赶走。”吴子义说着,看着一把木制的剑,对着卖玩具的老板说,“多少钱?”

“十块,要的话,八块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