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的没有认出我……”

接近岛内王城的郊外,洛丝望着如路人般经过的冈斯一行人,摸了摸自己的脸。

她跟着空条徐伦一路跟过来,很快就追上了前往王城的冈斯,也发现他似乎是和海棋商会的人在一起。

只是,当洛丝出现在冈斯面前的时候,冈斯完全没有认出这位公主。

倒是对洛丝身后的女人,也就是罗宾,警惕地看了两眼。

“是空条徐伦……”海棋商会的人显然立即认出了罗宾。

为首的一个秃顶胖子中年人避开视线。

在伟大航路的前半段,竟然出现这种悬赏金三亿贝利以上的海贼,而且还被自己等人给碰到了,这是何等的晦气?

秃头胖子中年人并不想节外生枝,带着商会的人和冈斯他们快速进入王城。

洛丝摸着自己的脸怀疑人生的时候,忽然面前递过来一面小镜子。

罗宾笑道:“看看就知道了。”

洛丝接过镜子一照,当时就惊呆了。

镜子里的这个同步做出惊呆了神态的少女,样子根本就不是自己!

“是他做的!乔鲁诺他……”洛丝满身低气压黑线地失意体前屈跪倒,“原来被他吃掉,那不是做梦的幻觉啊……”

“放心吧,会把你变回来的。”罗宾安慰道,带着洛丝也跟着进入王城之内。

虽然整座岛的经济都变得萧条,“富饶国”开始有些名不副实,但王城的状况到底要好过之前的城镇,至少街上的行人的衣服上补丁少了很多。

洛丝跟在她身边,摸着自己的脸,震撼莫名,猛地醒悟过来,“是吞吞果实!乔鲁诺他,得到了瓦尔波的吞吞果实?!”

罗宾笑道:“才反应过来?”

洛丝一时无言。罗宾借着自身的见闻色霸气,领着洛丝一路远远跟在冈斯一行人的后方。

“冈斯带的那几个人……”洛丝低着头沉默,忽然开口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们。”

“是以前宫廷里的护卫吗?”罗宾猜测,脚步慢慢停了下来,前方是一座巨大的高坡,类似的地形出现在一座岛上的王城内部,基本就代表着王宫的所在之处。

“我不知道……”洛丝摇摇头,“我离开家已经快两年了,也许是我记错了。”

前方远处,冈斯和海棋商会的一行人沿着高坡的数百层石阶而上,显然是要直接进入在高坡之上的这座岛的王宫。

“他们去了哈拉海塔尼亚王国的王宫……”洛丝疑惑道,“冈斯他……难道是被父王指派了什么外交任务吗?可是……”

罗宾道:“他是宫廷护卫队长吧,职责应该是保护王室。”

洛丝抿嘴,而且……之前在餐厅的时候,冈斯为什么那样残忍地开枪射杀街上的路人……那根本不像是冈斯会做出来的事情!

“想看看吗?”罗宾低头问,“他们进入王宫后做了什么……”

“硬闯王宫?”洛丝连连摇头,“怎么能做那种事……”

这时她听到空条徐伦的声音:“借你的见闻色用一下。”

她在跟谁说话?洛丝看到徐伦看着身旁的空气,还抬手从空气里抓了什么,轻轻盖在了她自己的脸上。可徐伦的脸上分明什么都没有……

幽灵?!

洛丝猛地想起这回事儿来。JOJO海贼团,是有三个成员的!

空条徐伦的手按住她肩膀上,吓得洛丝一颤。

带着漆黑的面甲,透过狭长泛着白光的双眼,罗宾借助『B.I.B』也即是林奇的见闻色霸气,很快锁定了进入王宫的冈斯的气息。

她按着洛丝的肩膀,缓缓道:“接下来……”

洛丝瞪大眼睛,在她的眼前,竟出现了另一道景象。

“她”看到了冈斯!

耳边甚至也出现了声音,是窸窸窣窣的,随着步行而产生的衣服之间的摩擦,以及咄咄咄的,走在王宫殿宇内的清脆脚步声。

“她”听到了冈斯身旁有人说道:“陛下等候各位多时了。”

随后,冈斯和其他人被领进一个宫廷房间,很快见到了穿着宫内便服,一个人自饮自酌的国王,他满面胡须乱糟糟的,眼窝深陷,尽显疲惫。

“哦呵呵呵,国王先生,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呢?”

冈斯很快在国王对面的位置一侧站定,而“她”听到的声音走到冈斯前方,坐在了国王的对面。

“我为什么能……”王宫外的街上冷饮店里,洛丝喃喃自语地望着自己的双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再一次地怀疑人生。“我明明在这里,为什么能看到,能听到冈斯他们在王宫里……”

在她对面,戴着太阳镜的空条徐伦神态随意地翻着店里的杂志书,似乎并不打算解答疑惑。

洛丝深吸一口气,继续专心专注于自己的另一重所见、所闻……

………………

〖王宫,会客偏殿——〗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国王先生。”坐在对面的秃头中年人转着大拇指上的金戒指,语带委屈地说道,“我们海棋商会这样的小家小业,这几年为了帮助‘富饶国’王室填补天上金的缺漏,可是砸出了不少家底,国王先生如果不尽快偿还贷款的话,我们的日子也很难过啊!”

“……”国王紧闭的双眼睁开,抬头正欲争辩,看到对方身后站着的几个神情肃穆的壮汉,又是一阵无力感袭遍全身,苦笑道,“我也想还钱,可是……”

冈斯像个保镖一样站着,双眼不动神色地四处观察。

国王手微颤,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只要这次的天上金安全地送上海军的军舰,再缓一段时间,就一定能将贵商会的贷款尽数还上……”

“那么,”海棋商会的秃头中年人转着大拇指上的金戒指,关切地问道,“今年的天上金,不会再出意外吧?”

“不会,不会……”国王喃喃自语,望着酒杯中的倒影,“今年有政府派的CP9来协助,不会出现意外……如果这次还是守不住天上金,让国民再一次不得不缴纳更多的财产以弥补,那我这个国王……就不得不以死才能谢罪了……”

……

〖王宫,金库——〗

海军士兵和宫廷护卫们在此警戒,而金库内,CP9的特工雄狮偎取长发散乱,在暗处打坐,接通了怀里的电话虫。

电话虫的旁边还有一只更小巧的白色电话虫,这种电话虫的电波很特殊,可以防止通话被窃听。

偎取像歌舞伎一样“锵锵锵”先唱了几句自报家门,电话虫扮演出的通话另一端的人的表情丝毫未变。

电话虫口中传出女人的声音,淡淡问道:“怎么样了?”

偎取也不觉得尴尬,继续保持着唱戏一样语调,抑扬顿挫道:“我端坐金库之内,但有那海贼来袭,定叫他们有来无回!其他人则在岛上其他地方搜查线索……”

另一座岛上,一身精致洋装,宛若贵族小姐的斯图西端起一杯红茶,对手中的电话虫问道:

“路奇呢?”

……

〖王宫,会客偏殿——〗

“哦哈哈哈哈!这倒是不至于!国王陛下怎么能死呢?”

海棋商会的秃头中年人大笑着站起来,离开前回头阴恻恻道,“就算要死,也起码将钱全部还完才行,您说是吧,国王先生?”

他们一行人就这样扬长而去,国王抱着头独坐在空荡的房间里,很快里面响起噼里啪啦的酒瓶砸碎的声音。

“哈哈哈,眼神真的就像是完全死了一样呢!”

走出王宫的海棋商会秃头中年得意道,“冈斯,你们究竟是怎么办到的?竟然就这样简单,哦哈哈哈……”

他回头,却看到冈斯疑惑地看着他。

直到海棋商会的人先行离开,冈斯也还在想着刚才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眼神就像是完全死了一样……

他皱眉苦思,额头甚至不知不觉沁出冷汗。

但想了一阵,额头的细汗缓缓不见,冈斯的眉头松弛下来,面色也恢复了平静。

带着人在王城走了一圈,在一家酒店找到了要见的人。

是一个样貌平平无奇,既不俊朗也不丑陋,只是面色有略微苍白,身形消瘦而高的男人,他正坐在窗边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手里把玩着一只鲜红的苹果,在冈斯进门后,回头问道:“金库的位置找到了?”

……

“这个人!?”

王宫外,街边冷饮店里,洛丝一声惊呼,惹得其他人纷纷看过来。

罗宾正将注意力放在此时此刻,她在这座王城的许多角落盛开的花之眼、花之耳上,也被洛丝的突然惊呼给吓了一下。

……

冈斯点了点头。“随时都可以动手。”

“唉,只可惜,你们那位公主跑了。”平平无奇的消瘦男人掂了掂手里的鲜红苹果,“否则,哪用这么麻烦?”

冈斯眼神阴沉,“她背叛了自己的国家,不自量力地一个人跑去海上,现在估计已经死在了什么地方。否则,会让人很失望的。”

消瘦男人笑了笑,手上的鲜红苹果竟在转瞬间变得黯淡,很快出现一块块烂斑,眨眼过后,原本鲜红欲滴的一只苹果,就这样彻底腐烂破洞,散发着难闻的味道。

“……”冈斯盯着那腐烂的苹果。

“你要吃吗?”对方递给他。

冈斯摇了摇头,消瘦男人却一口咬住腐烂的苹果,嘴里传出可疑的汁水流动的声音,他却一脸的享受和满足,一边咀嚼,一边叹息道:

“太美妙了……”

……

“我……背叛了国家?冈斯他怎么会……”

冷饮店内,洛丝怔怔失神,她难以相信对自己很好的护卫队长冈斯,竟然会这样说自己。

我如果死在海上就好了……

“看到了什么了吗?”徐伦的声音将她的不断下沉的思绪拉了回来。

洛丝抬头,看到徐伦将太阳镜往下拉了一截,露出她好看的墨绿色双眼。

“冈斯他……要去劫掠金库。”洛丝定了定神,回想着刚才见到的情景,自语道,“和他同谋的那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好像叫……叫……斯迪尔!”

……

“斯迪尔,你……”

冈斯震撼莫名地看着斯迪尔将一个完全腐烂的苹果吃完,腐烂成这样的苹果,这根本就是一枚毒药吧!

“这可是爱的味道。”斯迪尔笑呵呵地说着,然后他的肚子“咕噜噜”响了起来。

“哇!好痛的爱!”

消瘦男人痛叫着跑去上厕所……

………………

“斯迪尔!”洛丝眼中浮现恐惧之色,喃喃自语道,“对了,虽然他很少出现,但我的确在那个人的海贼团里见过几次……”

罗宾问道:“谁的海贼团?”

“劳特.海伊娜!”洛丝眼瞳失色,“王下七武海的海贼团……”

………………

〖克拉伊咖那岛,西凯阿尔王国——〗

与偎取通着电话虫,斯图西见海滩上的火红色长发的女海贼朝自己挥手,她也对那边轻笑着挥了挥手。

火红色长发的女海贼左右揽着两位窈窕的沙滩女郎过来,笑问道:“欢乐街的大当家,怎么不一起来欢乐欢乐呢?”

“海伊娜,”斯图西打趣道,“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们是不可能的。”

“是吗?”火红色长发的女海贼哈哈一笑,“就是不可能,才有意思嘛!”

海伊娜左拥右抱地走后,斯图西取出电话虫,说道:“在那边呆了那么多天,路奇那小子也快要忍不住杀意了吧?”

电话虫另一端,偎取大小眼扮着颜艺,琢磨道:“这可就不好说了……”

………………

〖真金白银岛,富饶国,海棋商会的分社——〗

楼道里,一路散落着流血的尸体,全都是黑色西装的保安。

墙壁,转角,门框上,遍布着可怕的爪痕,像是有一头凶猛的野兽曾在这里奔行……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大门已彻底破碎的房间里,如小山坡般壮硕的人立巨型斑斓花豹,体型缓缓收缩,脸颊上还残留着血迹,手里翻阅着一个个账本和文件。

没过多久,他带着一个小瓶离开。

满地血腥,一个黑西装抬起头,从怀里取出一只电话虫,就在这时,一道环形的斩击光波袭来,将他斩成数段……

屋顶,十六岁的少年路奇飘然而落,正了正领带。

已近黄昏,晚霞的光晕中,扑棱棱飞来一只白鸽,落到他的肩膀上。

“走吧。”

路奇纵身一跃,几个起落便快速远去。

在城郊飞奔,想与同伴汇合的路奇,陡然瞥见路上的什么,心中一惊,停了下来,面色变得阴沉。

残阳如血,人迹罕至的野地里,鲜血一滩一滩。

音无猫头鹰挂在树上,裤脚滴着鲜血;布鲁诺跪倒在地,双眼翻白,身下是片半凝固的血泊;加布拉跌坐在一块大石头前,身后的石头布满放射状的血污,而他低着头,生死不知,胸襟也是暗红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