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肾(朱尧)的强化改造临近尾声,白浪也制定出一份远行计划。

至此,继续闭门造车再无法寸进。腰子的‘强化手术’已走到尽头,白浪也履行完他‘懦夫克星’的职责。

将一个‘五火球废柴’,培养成‘五系火遁血继仙道鱼脉炮台’,瞬时伤害输出强的不像个人。他如果肯同时解放五颗心脏引擎全负荷运转,施展出同归于尽的一击,就算三阶也难全身而退。

浪已经不能给他更多了,于是静极思动,打算带上最近努力做题表现优异的芙芙,一起返回主大陆,进行忍界巡回单挑演出。

众所周知,‘宇智波斑使者’之间是会相互吸引的……浪针对这一特性,制定了‘轮回眼觉醒计划’。

他打算带着‘肾’游历忍界各地增长见闻,同时引出并击败其他‘斑同款写轮眼’拥有者。收集分散的命格与气运,进而觉醒‘轮回眼’,成为当之无愧的‘宇智波斑’转世,接着碰瓷因陀罗,认爹六道洗白身份,申请并创建‘忍界管理员账号’。

【通用基因】之所以推出‘斑同款写轮眼’并且大卖,背后就蕴含着类似理念。

相比那些被忍界排斥的‘私服写轮眼’A货,斑同款自带‘气运’属于正版货。移植这种高级货的人,身份地位等同于原住民,享受宇智波一族待遇,是最容易入手的洗白方法之一。

因此,‘限量版斑同款写轮眼’吸引来大量试图洗白身份,向忍界意志骗津贴的团队。

此外,‘斑’身为一代目火影,本身就是忍界传奇,甚至是制霸一个时代的‘忍者之神’。那么他的‘命格、气运、地位’对忍界而言,无疑是最高级别。不知比大蛇丸高到哪去了?

大蛇丸这种一线原住民,就能靠着‘秽土鲤鱼王’机缘完成超进化,一跃达到六道级;那么超一线的‘斑’如果还活着,接受契约者的投资,必然冲击忍界最巅峰。

若能拿这种‘传奇’祭天搞工程,‘莲花池’资产还不翻好几倍?

于是【通用基因】把握住客户的这种心态,跑了初代目的份,秽土转生出斑后,并没拿来培养或献祭,而是彻底将其轰杀,切割灵魂,均分了‘气运’与‘命格’,制造出热销忍界海内外的拳头产品。

如果单独出售完整的‘斑概念股’,必然能卖出天价。但仔细计算后,并不划算。这个天价是多少?几万余烬?超过5万余烬,恐怕就没几个人愿意购买了。

那么不妨换个思路,将吊炸天的‘斑’均分100份,降价销售。每双‘原味写轮眼’标价1000余烬,轻轻松松就能卖出10万!

而且分割后的‘原味写轮眼’,价格更加亲民,有意瓜分忍界本源的团队,都买得起。更何况1000只是内部定价,刚刚上市,卖出好几千都不是问题。

这更妙之处在于,每一双‘原味写轮眼’中蕴含1%的气运命格,如同画龙点睛之笔,让这些眼睛潜力剧增,成为‘写轮眼’中的名品。

落入契约者手中,经过正确培养开发后,这些‘写轮眼’吸收大量资源,最低开发到三勾玉,并且瞳力飙升,气运至少被强化5%的亚子。

随着‘宇智波斑使者’的相互吸引,彼此猎杀,掠夺气运命格,不需要全部干掉,只要能击败十余个‘斑使者’并掠夺瞳力、气运,差不多就能觉醒出真正的‘轮回眼’了。

这种将‘斑’分割成百份,吸引更多契约者不断投资加注,然后内部竞争角逐,赢者通吃。每个人并不需要付出太多代价,只要能连赢十场,就白嫖一双‘轮回眼’的游戏,实在是赚爆。

哪怕输了,也只不过损失一双廉价原味写轮眼罢了,承担得起!

随着这场气运争夺战持续下去,最终获胜的蛊王,必然能凭借连续胜出的记录,得到忍界意志青睐,成为新晋亲儿子之一,受到格外重视,让己方的‘工程项目’得到忍界妈妈的重点扶持。

而白浪对于‘宇智波肾(朱尧)’,更是充满信心。别的‘斑使者’他不清楚,但自家培养的腰子,那可是输出之王!

没有别的本事,就是蓝条够长,输出够爆炸。而且五重‘能力栏’联动启发,再叠加‘血统’与‘职业’增幅,轰不死其他‘斑使者’就见鬼了!

这场游戏,我方稳赢!

这趟远行,白浪不仅要培养腰子,觉醒轮回眼。还会顺路解除大蛇丸当年布置的封印,释放并重新捕捉‘三尾’,拿去切割并与其他尾兽持有者交换。并沿途散播‘莲花池-鲤鱼福音’,为治愈神系扩大信徒基数。

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大量囤积‘信仰’与‘邪灵之力’,他是绝不会错过的。

……

再次登陆火之联邦,白浪换回他‘血巫医’的真实身份。身边多出了精灵妹、提姆,以及身披一件斗篷,将自己遮实的朱尧和鬼鲛。

虽然几人结伴同行,并会在忍界各地钓鱼执法,吸引‘宇智波斑使者’的现身。但真正战斗时,白浪等人不会出现,而是由腰子一人解决。

当腰子击败足够多的竞争者,掠夺吸纳到‘斑’的气数和命格,觉醒‘轮回眼’后,他将成为‘莲花池’的三当家。因此他未来的身份,注定要和白浪做切割。阿鲛的身份同样敏感,因此也隐藏起来。

否则,我‘血巫医’岂不又要和那该死的‘浊龙’纠缠到一起了么?

当然,如果腰子在战斗中不敌遇险,他也会果断出手,及时救场及灭口,保证他的安全。

登录后,一行人完成补给,接着也不清楚上哪里吸引‘宇智波斑使者’,于是将‘三尾’重生地点当做目标,开始行动。

旅途中,奥菲莉娅主动凑到白浪身边,通过种种嘘寒问暖关心好奇来完成日常搭讪。每天只要能和他多说两句话,精灵妹就会快乐亢奋一整天。

“浪哥哥,你上次离开泷隐时,重伤濒危治无可治。如今重新回归忍界,光明正大并未遮掩身份,而且咱们的路线还要经过木叶市。你的状况一旦被有心人获知,和当初伤势一比较,必然出现破绽,那你辛苦营造的假象就白费了,甚至会引出更多麻烦。”奥菲莉娅一脸关切的提醒,她还未嫁给白浪,就已经自觉代入身份。

白浪深情对视,温柔拍拍她的头,解释道:“安心,我早有准备。我之所以以无伤状态重归忍界,就是要再度强化【亵渎祭司】这个职业的存在感,化假成真。”

精灵妹闻言顿时了然,而一旁盯着草地寻找有价值作物的提姆,先是苦恼思索,又渐渐舒展眉头,开口道:

“师酱,你是想告诉那些有心人,你在被那条‘鲤鱼邪神’摆一道后,又凭借‘职业能力’绝境翻盘拜了新的神灵,而且对方实力强大,施展‘神级’让你起死回生。【亵渎祭司】这个职业波动很大,实力强弱往往与所信仰的‘神灵’挂钩。因此你比以前更有价值了。”

浪欣慰一笑:“孺子可教也。”

【亵渎祭司】这个职业,核心就是‘伪信 窃取神力’,不多更换几个上家,反复跳槽骚操作,那还算哪门子【亵渎祭司】?

水之国‘莲花池’是【灵感王-大衮】的底盘,我白浪如今拜入神秘的【梦境之主-计都】麾下卷土重来,充满了三流小说的套路味道,不更加合情合理?

又赶了一段路,时间来到中午,白**停队伍,准备午餐。

精灵妹自告奋勇,小芙芙掌握一手烹饪技巧,连忙丢出精灵球,唤出自己的‘小火龙燃气灶’。这对未成年母女颠颠的忙前忙后,开始生火造饭。

提姆只是按照要求施展‘血腥种植术’,现场栽培出一批蔬菜,就被满脑子充斥做‘爱心套餐’的奥菲莉娅给赶走。

精灵妹不允许她的‘爱意’中,出现第三者痕迹,影响她与白浪纯洁的爱情。当然,对她未婚妻地位毫无威胁,反而有母爱加持的傻芙芙除外。

被赶出来的提姆无所事事,看到同样咸鱼眼望天的白浪后,立刻小跑过来,乐此不疲的向他讨教武技。

“师酱,我们再打过一场吧!这次咱们都压制住力量,继续比拼技巧如何?”提姆期待道。

她除了热爱种地外,同样从小养成‘健身’的习惯。准确来说,‘强身健体’本身就是种田必不可少的一环。

没有一具健康体魄,不能手撕魔物,不能一人成军抵抗魔潮袭击守护农田不被破坏,又有什么资格敢自称‘农民’?

她老家有一句话:想承包100亩田地,就要有杀一百亩魔物的觉悟。

翻译过来,你如果承包了100亩田,就必须又每天击杀足以铺满100亩的妖魔血肉的实力。否则就是不合格的农民。

白浪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后,一脸懵B,我怕不是对‘农民伯伯’这四个字有什么误解吧?

“我就算了,还是让鬼鲛和你战斗,我来替你分析不足。”

白浪摇头拒绝,最近一段时间,他经常和提姆过招。小姑娘的‘武装色霸气’具有隔绝超凡之力,以及强化硬化的效果。不仅能徒手殴打散自然系,同样能大幅抵抗击溃忍术,以及气血。

而且打在人身上,的确挺疼的。提姆每每战到痛快处,就会开启【固有时制御】玩一处子弹时间加速,神出鬼没痛击她的师酱。

白浪做为提姆的师父,只能含着泪忍痛把B装完。虽然并没重伤,但他‘叠加血牛’的战斗风格,并不擅长应对提姆这种‘速度暴击流’。

于是时间一久,他便开始推脱,并祭出‘干柿鬼鲛’来应战。

鬼鲛是个老实人,吃苦耐劳从不抱怨。而且他戴上【必须死】后,从中领悟一项项天赋神通,这让他间歇性抽疯,不是尬舞,就是倒立走墙壁壁虎漫步,又或是突然尖叫一声,出现背景灯光吓人一跳。

因此,14代同样需要大量实战,才能将这些‘天赋’如臂使指收为己用,并完美的融入他的忍者战斗中,形成自己的风格。

这时,鬼鲛再一次和提姆战成一团,两人高速移动,残影不断在林中闪烁,劲风拂面,树干被转身即逝的小萝莉一拳打爆,接着消失不见。

角度没有使用水遁忍术,主要以‘体术 天赋神通’来对敌。他人长的凶恶狰狞,身材魁梧高达,但移动姿态说不出的轻盈漂移,这是【鬼天鹅舞步】的被动效果,让他双腿变得灵活轻盈。

而提姆同样身如孤鸿,南斗圣拳不断切换,时而白鸟、时而红鹤、时而凤凰,在位移方面与鬼鲛杀了个难解难分。

鬼鲛力大势沉,体内融合了‘蒸汽鲛肌’,相当于同时继承鲤鱼王的‘钢筋铁骨 蒸汽沸遁’;而提姆更是实打实的‘钢拳流派’,与白浪一脉相承,更有白浪都眼馋不已的‘武装色’。

几轮硬碰硬之后,反倒是鬼鲛呲牙咧嘴的甩动手臂。连续几十轮的对拳,让他感到骨骼破裂,这阵剧痛让他灵活的手指变的迟钝,怕是结印都要变慢了。

不能这样下去!

鬼鲛心中一动,瞬间施展出天赋神通【舞王disco】 【变脸】。

突如其来的‘BGM’与‘镭射灯球’充满了吸睛效果,任何人在极度集中注意力时,骤然遭遇,都不免多看一眼。

而这一看,便再移不开眼了。因为随之而来的【变脸】充满了嘲讽、拉仇恨的味道,在【邪灵-舞神】的加持下,更是法则级的拉仇恨。

相当于强制吸引敌人注意,干扰精神情绪,僵直一秒。而鬼鲛为了进一步强化这种效果,甚至不惜加载了【变脸】专属时装,那件保守、老气,又难看的19世纪婚纱。

一个五大三粗的蓝色鲨鱼脸壮汉,身穿一件古老白婚纱,在炫彩灯光与劲爆BGM中,忘我陶醉的沉浸在‘机械天鹅动感滑步’中,一脸迷之笑意。

任何人都承受不住这股粗暴的精神冲击,进而被污染。

提姆也不例外,这味太冲了,她也是瞬间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直冒,整个人都傻了,眼睛被辣到,脑中一片空白,心头升起浓浓怒火,只想打死这个狗东西。她的灵魂被玷污了,再也回不去了。

鬼鲛抓住对方震惊到呆滞的破绽,一个‘鬼天鹅瞬身术’,接着手刀劈出,就要结束这场比试。

与此同时,提姆的意识虽然被污染,但他南斗圣拳已达化境,‘无想’之下,身体先一步本能反应,直接发动了【魔法少女变身】,依靠变身的无敌时间,挡住了鬼鲛偷袭,接着后知后觉‘子弹时间加速’,拉开彼此距离,接着又楞在哪里。

“停!”白浪突然喊停,接着看向小徒弟,“提姆,你怎么了?连续走神,第二次完全不应该。”

提姆这时看向他,疑惑道:“师酱,鬼鲛前辈刚才用出的能力……”

“那时他的天赋神通。”白浪大言不惭。干柿鬼鲛哪来的天赋神通?而且还那么的辣眼睛,一看就不是这个世界拥有的猎奇技能。

提姆努力总结语言:“鬼鲛前辈的‘天赋’很……效果很霸道,我也被震慑了。”

白浪以为小姑娘被打击到,宽慰道:“没错,就连我也扛不住,逃不过,你无需自责。”

“不不不,不是的。”提姆连连摇头,解释道,“我想说我刚刚愣神时,突然感觉鬼鲛前辈的变化有一种似曾相识,但又说不上来。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了,他的天赋,和我的【魔法少女变身】有异曲同工之妙。”

“咦……?”听她这么一解释,白浪也陷入思考。

是啊!【鬼天鹅 舞王disco 嘲讽( 时装)】,的确有了那么几分‘魔法少女变身’的味。同样有特效,同样有制服,同样BGM 特殊背景,灯光给足了,还能原地360°旋转,各种矫揉做作让人头皮发麻的卖萌舞蹈动作。

虽然鬼鲛的‘变身’不具备无敌效果,但他同样有魔法少女所不觉被的‘嘲讽之力’。

当然,两者是一样一样的吸睛。只不过魔法少女的变身,让人百看不厌,只想暂停了多看几眼。

而富贵丸的变身,那是对眼球的谋杀、对精神的折磨、对灵魂泼浓硫酸,让人癫狂、让人愤怒、让人失去理智。冷静后,又开始后悔长了眼睛。那是用一生都无法弥补的心灵创伤,只要看过一次,就再也回不去了,再也不纯洁了!

“你想说什么?”

白浪突然发现,被提姆这么一提,他再也无法正视‘美少女变身’。就像不要想大象一样,以后提到‘魔法少女’,他就怕自己控制不住的想起‘富贵丸’,这会彻底毁了‘魔法少女’在他心中的美好印象。

提姆不敢确定的说道:“我有种预感,鬼鲛前辈的‘天赋’和‘魔法少女’有些重叠,仿佛隔着一层纱,有着隐秘的联系。”

“你想干嘛?”白浪不确定的看着对方。

提姆好奇道:“师酱,你觉得鬼鲛前辈可以再进一步,转职成【魔法少女】吗?如果成功的话,他的力量会不会更进一步?”

白浪闻言打了一个寒颤,他更加后悔与提姆交流了,此时脑中已经控制不住的幻想起‘金刚芭比化的鬼鲛’一身超短裙婚纱,露出堪比jojo的树桩粗腿,而深V领口被鼓鼓的胸肌撑起,接着弯曲强而有力的肱二头肌,摆出水兵月的剪刀手造型,用老黄牛般沙哑粗狂的嗓门,像兽人一样大声咆哮:“俺要代表‘月之眼(无限月读)’消灭你!”

这?哪里是‘魔法少女’?分明是?‘魔法嘲讽MT少女∠(?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