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姑娘?”

江临看向众人,心里一时间不由有些慌......

江临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只误入狼群的小羊羔......

“江公子。”林清婉先是开口,温婉而言,“公子真的是忘记了之前全部的记忆吗?”

“唉……不瞒姑娘,确实如此……”

依旧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江临继续演出,并且使用出了自己毕生的功力。

“我确实是想不起之前的记忆了,只不过是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但怎么都想不起来。”

“怎么都想不起来?”身穿黑裙的姜鱼泥,眯着眼睛看着江临,“公子当真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是的。”

不知道为何,江临被看得有些心慌......

但只要自己足够淡定,那灾难就始终慢自己一步。

“这样啊......”沬枼也是冷笑一声,“也就是说,公子是真的不认识我们了?”

“诸位姑娘知道我以前的事情吗?若是可以,日后还请告诉一二。”江临演技越发逼真,眼中那种对于记忆的渴望,对于现在失去记忆的迷茫,皆是表演着淋漓尽致。

“当然可以啦。”舞愫愫婀娜起身,走到江临的身前,拿起酒杯,“妾身敬公子一杯。”

“哦,好。”江临举起酒杯。

而就当江临举起酒杯那一刻,舞愫愫抓住江临的胳膊往前一拉,脚尖踮起。

所有人都还未反应过来,嘴唇被堵住的江临更是骤然睁大了眼睛。

江临先是一愣,想要把她推开,可是又生怕自己一用力就会让她受伤。

“偷腥猫!你在干嘛!”

“江临,你到底推不推开她。”

最终还是白千落上前,将二人给扒开。

可是看着江临这个大渣男,又想起这个家伙没有失去记忆,却还欺骗自己。

难道你这都是为了迎娶殄彷和沁儿吗?

你就那么喜欢她们么?!

白千落越想越气,“嗷呜”一声,将舞愫愫拉开后,白千落竟然朝着江临扑咬了上去。

“等等!千落,你干嘛!”江临开始慌了,它感觉到她们些许的不对劲……

“千落?你怎么不叫我白姑娘了?”

“那个......”江临发现自己好像暴露了什么……

“大猪蹄子,你明明没有失忆!”镇压住江临的白千落眼眸湿润,张开银牙,往江临的脖子上又是一口。

“不!我真的失忆了!刚才只是......只是隐隐想起了什么......”

“江临你还嘴硬!玖依已经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们了!”

“哈?”江临抬起头看向白玖依,按道理来说,玖依不该会“背叛”自己的啊。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而玖依则是哼唧一声,扭过了小脑袋,那可爱而又傲娇的小表情仿佛再说“谁让你的做的好事!”

不过江临已经没有心思去猜想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才惹得玖依“背叛”自己。

此时鱼泥和清婉她们也是朝着自己走来。

想容见势不妙,干脆长袖一挥,以秘法将这片角落隔绝成一个小天地,任何人都无法探知过来,硬是要探知,必然会被想容察觉,并加以反噬。

“小临。”姜鱼泥轻轻抚摸着江临的脸,“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小临要假装失忆呢?”

“小临,你就那么喜欢殄彷吗?”林清婉也是握住江临宽大的手掌。

“大猪蹄子!你仙武合道就是为了娶她吗!”不远处,小嫁更是红了眼眶,墨离抱着小嫁,眼眸复杂地看着江临。

“江临,你倒是把我……她们骗的好苦呢。”沬枼那金双色的竖瞳在江临的脖子上游离,仿佛是在想,要如何才能够把他的脑袋完整的取下来。

【叮......】

此时系统的声音在江临的脑海中响起。

【白千落醋意值已达到百分之九十九......】

【舞愫愫醋意值已达到百分之九十九......】

【姜鱼泥醋意值已达到百分之九十九......】

【.....】

看着这一个个即将的充满电的进度条,江临心里很凉。

甚至江临严重感觉到,玖依她们的视线已经是在挑选自己身体的部位了。

而就在此时,她们轻抚裙摆,蹲在江临的身边,微笑地看着江临:“呐,小临,为什么要骗我们呢?你就那么喜欢殄彷和沁儿吗?”

“鱼泥,清婉,玖依,你们听我解释......”江临觉得自己还可以在抢救一波。

“嗯,我们听着呢。”姜鱼泥微笑道,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江临脸颊。

“其实.....我只是想给她们一个幸福温暖的家......”

“江临!大猪蹄子!你上辈子不是这样的!”白千落张开小嘴,朝着江临的嘴唇一口咬了下去。

“白千落!你又偷腥!!”

场面上,再度混乱了起来。

而在新房之中,左等右等,新娘都没有等到江临的过来。

“难道是夫君喝太多了吗?”

就当新娘疑惑的时候,突然间,她们感觉到在夫君身上的压裙刀在不停地抗议。

“糟了!”

“殄彷姐姐?”

“沁儿!我们走!”

“走?”

也未等慕容沁问出个所以然,殄彷拉着慕容沁赶紧起身,然后运转八荒之力一步踏入虚空之中。

慕容沁身上的压裙刀或许只是压裙刀,是一种托付终生的象征。

可是妖族的压裙刀,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特殊的作用,说是宝物也无可厚非!

比如异兽狰狞的压裙刀,是以狰狞小时候的**所致,外加上出生时的第一滴精血,所以八荒之力极为浓厚。

而作为上古以来便是纵横八荒的殄彷来说,只要相隔不是太远,那么殄彷就可以随时借助着匕首到他的身边,无论是任何的法阵,都拦截不住!

这是殄彷保护江临的一种手段,同时也是一种不让相公离开自己的手段。

慕容沁一个恍惚,便是发现自己来到院落的一个结界中。

结界中,江临躺在地上,脖子上出现了好几个牙印,在他的身边,姜鱼泥等人互相对峙着。

那一双双笔直修长的**在江临的身边不停地晃着,江临时不时地被她们的小脚无意识给轻踢了一下。

就江临就这么闭眼躺尸......好像放弃了挣扎。

“夫君!”殄彷见状,赶紧跑过去。

白千落等人也是同时看去!

“谁是你的夫君!”白玖依她们拦住了殄彷。

“你们说谁是我的夫君!”殄彷冷声道,语气中已经是带着些许的杀意,“让开!”

“你们清月山就那么喜欢抢别人道侣的吗?”

殄彷:“不知道各位是什么意思?”

“小彷,这个大猪蹄子根本就没有失忆。”白千落气哼哼道,“他就是馋你们的身子!”

“诶……”听到白千落的话语,殄彷微微一愣,美眸轻轻眨动,呆呆地看向江临,竟有些呆萌的可爱,“夫君他……没有失忆?”

躺在地上的江临已经是任人宰割了,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毕竟自己想隐瞒,也隐瞒不住了……

得到江临的亲自承认,刹那间,殄彷白皙的俏脸飞过一抹绯红。

江临没有失忆.....也就是说.....江临知道自己一开始就是骗他的......

那自己和他的割裙之礼,他对自己说的情话,还有那一晚,在那漫天的星辰之下......

想着想着,殄彷俏脸越来越红,仿佛快要滴出水来。

慕容沁更是羞的扭过了头。

若是前辈日后恢复记忆,反正自己都和前辈老夫老妻了,说不定孩子都有了,也没有什么好害羞的......

可是......前辈从一开始就没有失忆,也就是说,自己之前忽悠前辈,对前辈说的那些情话,前辈都是以“前辈”的身份知道了自己的心意。

越想,慕容沁的小脑袋已经是冒出了一缕小白烟~

但是在少女心中,又有些许的庆幸。

既然前辈没有失忆,那都和自己成亲了,前辈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有意思呢?

而且没有意思又如何?反正自己已经是把自己给了前辈了,前辈还能不要了不成?

“无论夫君是否一开始失去记忆,夫君已经是我的夫君,还请诸位不要捣乱,否则,就不要怪我们清月山不遵守待客之道了。”

另一边,殄彷红着小脸,也是收拾好了思绪,严肃道。

“待客之道?”白玖依慢步向前,白狐雪莲已经在她的纤足旁朵朵生长,“若是今天我要把小临带走,那么清月山的待客之道又是如何呢?”

“哦?狐狸精,有本事你就试试!”

“狐狸精?”白玖依冷哼一声,那身为狐狸精的我,今天就要勾这个渣男的魂,夺这个渣男的魄!

语落,白玖依雪白纤足旁的雪莲陆续开放,另一边,殄彷的八荒之力更是开始凝聚。

仿佛下一刻,两座天下的第一美人就要打起来!

事到如今,江临也不敢躺尸了。

他受伤不要紧,可若是她们受伤,自己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玖依,我们算了......算了......”江临从身后抱住白玖依嫩滑的柳腰,包裹住她软软小小的手掌,劝说道。

被江临从身后抱住,白玖依脸颊微红,身子也是软了下来,脚边的雪莲逐渐消散。

“还不是怪你!要不是你做的好事,我会生这么大的气吗?我也是有小脾气的。”

白玖依委屈地说道,抬起绣花小鞋,轻轻踩在江临的脚背上,不过身子依旧任由他抱住。

‘做的好事?’江临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就明白了,玖依指的是自己和彷儿以及沁儿的事情吧......

也确实,确实是怪自己......

“夫君,夫君当真是因为想要采花于我才与我成亲的吗?还是迫于清月山的压力?夫君真的喜欢我吗!”

另一边,身穿喜服的殄彷看着自己的心上人抱着那只狐狸精,黏在一起,心中委屈极了。

不过殄彷再怎么委屈都不会掉眼泪,她始终相信眼泪是没有用的。

最多只是和江临殉情而已。

到时候自己和江临埋在一个她们都找不到的地方,自己就能独自霸占江临了!

【叮.....殄彷醋意值已经上升到百分之九十】

‘糟了。’

江临赶紧过去,握住殄彷的手:“放心彷儿!无论我是否失去记忆,我都是最爱你的!绝对和清月山的威胁没有一点关系!”

说着,江临轻轻搂过殄彷,吻在她白皙光滑的额头上。

'“前辈.....”就当殄彷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时,慕容沁拉了拉江临衣角。

转过头看去,沁儿眼睛已经湿润。

【慕容沁醋意值达到百分之九十】

“沁儿!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温暖的家!”

江临连忙解释道。

“哦?一个温暖的家吗?”

另一边,响起了鱼泥清婉她们的声音。

江临虎躯一震,转头看去,鱼泥她们正朝着自己走过来,甚至江临看到她们的手上已经是提着一柄剑!

“鱼泥,清婉,你们听我说。”

“小临!我就问你!我若是和她们一起掉进了水里!你救谁!”

身穿黑裙的姜羽霓眼眸仿佛快要失去了光泽。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林清婉歪了歪头,“呐,小临,我和她们相比,到底谁更重要呢。”

“算了,杀了吧。”依旧是坐在位置上的沬枼转过头看向江临,眼眸中闪过一抹寒意,“不过......我要他的脑袋。”

【沬枼怒气值,已达到百分之九十。】

“嗯?”江临直接打出了问号。

这不对劲啊,自己也没做什么呀,沬枼的怒气值怎么就上去了呢?

“呐小临,你会救谁呢?”

姜鱼泥上前,轻轻抚摸着江临的脸颊。

“我.....我全都救!”

“只能救一个哦。”

“那淹死我吧。”

“好主意呢,我们一起去跳弱水(冥界与现实的交界之河,万物不可飞过,必沉入河)吧。

小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姜鱼泥!离开我相公!”

殄彷冷声道,八荒法相再次开始凝结。

“如果说不呢?”姜鱼泥虚起眼眸,环抱住了江临,紧紧不放开!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哦?”

同一时间,殄彷的八荒法相与姜鱼泥的剑气对冲而去!

等等!

江临挣脱出姜鱼泥的怀抱,挡在了法相与剑气的中间。

这一晚,狂风大作,江临安详地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