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日,在王都之中倒也没什么事情。

苏衍的北湖真丹已经送到龙战阁去了,他对于贩卖商品这种事情根本不感兴趣,正好龙战阁可以代劳。

而且龙战阁的人脉极广,如今正值下元节,城中有钱的权贵极多,靠龙战阁的造势,苏衍只怕能大赚一笔。

龙战阁已经将北湖真丹标价成了难得一见的名贵丹药,而且是出自名师之手,数量有限。

北湖真丹的价格自然应声水涨船高。

这种商业上的炒作手段,苏衍再熟悉不过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变化就是苏衍每一日都能收到至少二十份以上的拜帖。

这些拜帖有些是城中权贵,有些则是单纯想要巴结苏衍的妖仙。

但苏衍将这些拜帖全部都回绝了,一个都没看。

他对于这些无聊又不是必须的交际没什么兴趣,这些交际不会助长修为,反而会扰乱道心,所以有许多厉害的修士宁愿隐居在深山老林,也不愿意轻易地涉足尘寰就是这个道理。

下元节后的三天,青丘国主要进行例行的祭天大典,同时还有她登基五百年的庆典一并要进行。

这两场庆典,大家都以为苏衍会陪伴在青丘国主的身边,从而坐实两人之间的关系。

但是青丘国主反而一反常态地没有将苏衍征召,这也让大家愈发变得捉摸不定起来,到底苏衍和青丘国主是何种关系。

等到一切典礼结束,下元节的狂欢也要结束之后,青丘国主这才宫中派了使者来请苏衍入宫。

节日的氛围已经接近尾声,这种时候请苏衍入宫算得上是非常低调行事。

当做一些重要的事情的时候,是有必要如此低调的。

宫中的使者来的时候,孔倩公主正在院落之中和苏衍探讨神性法则的修炼。

孔倩公主虽然不喜欢修炼,但在嘴上发发狠,说自己打算如何努力还是很有心得的。

等宫中的使者禀明来意之后,孔倩公主目光灼灼地盯着苏衍,道:“苏衍,我要和你一起入宫,看看那位青丘国主到底是不是美绝人寰!”

使者听得胆战心惊,这女子说的话简直就是的国主大人的大不敬! 而苏衍的回答更是让使者的下巴都快要惊得掉下来,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好回绝,你便和我一起进宫去吧。”

苏衍的话让使者的下巴都差一点惊掉,结结巴巴地对苏衍道:“苏大人,这、这……这如何使得?

国主点名让小奴接您一人入宫,这这这……” 苏衍道:“你不必害怕,国主那边我自有解释。”

使者虽然目瞪口呆,但也只能点头称是。

这位苏大人可是青丘的国宾,国主如今身边最红的人。

他区区一个内侍,根本就得罪不起! 只是若国主真的生气起来,难免会牵连到他,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头疼。

孔倩公主倒没这么多无聊的想法,整理好了自己的裙摆之后,便挽着苏衍的手臂上了马车。

使者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愈发凝重。

孔倩公主同苏衍一起上车之后,奇异地道:“这王宫内的人怎么都这么奇怪,一个个的都是一张苦瓜脸?”

苏衍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如今的他,早就已经被青丘国上下当做亲王的不二人选,现在突然带着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去见青丘国主,谁不会担心这两个女子打起来?

青丘国主今日安排会面的地点还是忘忧宫。

负责接引的宫娥原本看了苏衍还是笑嘻嘻的表情,但等孔倩公主跟着一起从马车上下来之后,脸上表情一瞬间变成了惊讶,然后变成了莫名的阴沉。

孔倩公主不满地道:“你们看到了我,全部都变成苦瓜脸,难不成以为我是扫把星?”

虽然还没见到青丘国主,但孔倩公主的肚子里面就已经憋着一肚子气了。

等下的会面若是她将自己的火气全部撒出来的话,只怕轻易就能将这座宫城夷为平地,除了苏衍,没有人能压制得住这头骄傲的母孔雀。

苏衍不想横生一些没必要的枝节,拉着孔倩公主直接进入忘忧宫中。

因为已经来过一次了,所以这一次苏衍倒也算得上轻车熟路。

进入宫殿之后,青丘国主依然坐在王座上,只是这一次宽大又空旷的宫殿之中,除了苏衍还有另外一位访客。

这位访客是一位男子,穿着一身素白的衣服,正跪坐在主宾的席位上饮茶。

这男子看起来不过二十许,面色非常白净,没有半点胡须,面目上还有些少年的英气。

气度之外的礼仪也是极好。

苏衍对于这白衣男子的印象不错,还有一点是因为他的身上毫无妖气,反而充溢着道门玄门正宗的气息,应该是人族的修士。

这白衣男子见到苏衍之后,微微颔首,然后道:“这位难道就是地仙境界剑术天下无敌的苏先生吗?”

言语之中虽然带有略微的吃惊,但并不夸张。

苏衍道:“是我,尊驾是?”

青丘国主帮忙介绍道:“这位是无极真宗的李愚,本王和无极真宗合作多年,以前都是他师父来和本王接洽,如今新人换旧人,轮到他来和本王接洽了。”

苏衍道:“无极真宗这个名字好熟悉。”

青丘国主道:“无极真宗便是龙战阁后面的金主,和孤平分龙战阁的股份。

你的北湖真丹不是还在龙战阁寄售?”

青丘国主这么一提醒,苏衍顿时想起来了。

无极真宗炼器、炼制丹药的本事不错,而妖仙们普遍不擅长此道。

将无极真宗的炼器、丹药转卖到妖仙的手中倒是一门好生意! 只是这一门好生意早就已经被青丘国主所垄断。

李愚对苏衍非常客气,对苏衍拱手道:“我也是才知道苏先生还是难得的炼药宗师,以后龙战阁的生意还得多仰仗先生了。”

“哪里,大家互相成就还差不多。”

而王座上的青丘国主看了苏衍一眼,接着目光落在了苏衍身边孔倩公主的身上,接着道:“孤好像只请了苏先生一人入宫,怎么来了一双人?”

这问题实在是非常尖锐,就连李愚都有些愣住了,连他也不知道苏衍会如何处置眼前的局面。

青丘国主这个问题,分明就是送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