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高者得吧。”

林天佑自然是不会吃亏,随意指了指之前的工作人员,“你来负责,到时候有你的好处。”

那工作人员受宠若惊。

有他的好处,如此大手笔的丹药,他的好处就算只是蚊子腿,也绝对够他吃几年了。

当下立刻从白发老者手里把丹药抢回,又把那三千星辰石还了回去,他便站在那里喊道:

“各位别急,谁出价高,这丹药就归谁,这可是有丹气的准神品丹药,世间罕见,就算它的效果不是你们想要的,但放在家里也有收藏价值,或许还能受到丹气的影响,感悟到什么厉害的东西,反正是受益匪浅!”

不得不说集市里的工作人员都是人精,这话说的太有水准了。

顿时报价声不绝于耳。

最后,这丹药被一个一流水平的豪门大佬以两万星辰石的价格买了下来。

两万星辰石,可以说是天价了,但没有人会觉得那位大佬吃亏。

星辰石易得,有丹气的准神品丹药难求。

而且这丹药可以一直保存下去,以后再出手,说不定会更加值钱。

“现在,本少的星辰石够了吗?”

林天佑看向过来检查自己的工作人员,冷漠的问道。

“够、够了……”

工作人员连忙点头。

月嗔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仿佛被人用无形的巴掌甩了一耳光,他本打算看龙皇的笑话,现在他自己却成了笑话。

“很好,居然还隐藏了这样的东西来打我的脸,这个丢脸的仇我必报!”

月嗔一个转身,并没有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只怕是直接离开了集市。

他的星辰石已经完全不够叫价,继续留下来,只能是更加丢脸。

耀月城主府的人都离开了,在场之中已经无人再与林天佑竞争。

大家的目光闪动着,看向了林天佑。

他们在猜测这个少年是什么来头,为什么有如此之多的丹气丹药。

甚至有几个一流的豪门大佬,在考虑着用什么样的代价才能把龙皇这样的天才招揽到自己的麾下。

“圣阶狼妖核现在归您了。”

拍卖师老者亲自将狼妖核送到了林天佑的面前,面带恭敬的道。

现在他一点都不怀疑这个少年的地位会比耀月城主府的差。

“这个收好吧。”

林天佑看都不看,直接甩到了空无欲的手里。

“嘿嘿,有了这个,我的差事就能完成了。”

空无欲笑道,同时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落地了。

“这个你拿去。”

林天佑丢了一袋子的星辰石给那个女侍。

别人为他做事,他一向不会亏待。

“这太多了,我其实也没做什么。”

女侍见袋子里至少装了一百多块的星辰石,连忙摇头。

这一百块星辰石,足够她用十年了。

“你倒是个不贪心的女人,可惜你实力太垃圾了,不然本少倒是可以给你一场机缘。”

林天佑笑了笑,然后站起身,便要带空无欲离开。

“两位公子且慢!”

见林天佑要走,拍卖师老者立刻喊道。

“还有事?”

林天佑冷漠道。

“二位要是离开,可以从我们的后门离开,前门已经被耀月城主府的人守住了,他们说了,只要等二位出去,就会动手,我们集市实在是不想看到流血的事件发生。”

拍卖师老者说道。

“你觉得本少会怕吗?”

林天佑冷笑。

“我这是不希望你们产生不可磨灭的矛盾。”

拍卖师老者已经看出来了,眼前的少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行了,不必劝龙皇,走后门那可不是我们这些强者的所为,男人就得走前门!”

空无欲傲然的说道。

“唉!”

拍卖师老者叹了口气,他已经做到自己该做的,既然龙皇不听,那只能怕他们自己了。

……

此刻,集市外的街道某处角落,几个身穿斗篷的男子不停的把目光落在集市出口。

“群叔,那些人好像是耀月城主府的吧?为什么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守在门口?”

斗篷下的一名男子开口问道。

此人正是羽鹤一族的羽枫。

今天原本打算过来当众揭穿龙皇是杀害副城使儿子的凶手,结果发现副城使居然没有进集市里去。

这让他们的戏没法唱下去。

“不用管他们,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如何把副城使引过来。”

羽群皱着眉头说道。

“你们两个是怎么办事的?我可是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跟过来的,要是最后没能完成任务,你们可要负全责!”

躲藏在斗篷下的魔尸老者沉声说道。

他显得很生气。

“这不能怪我们,我们打听到的消息,副城使的手里是有进集市的门票,可他今天没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还沉浸在丧子的痛苦当中。

我想只要我们去副城使的府里,一定能让他明白谁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羽群连忙说道。

“我可告诉你们,这个证人身上的尸气已经越来越重了,要是在两个小时之内还不能见到副城使,那他就会暴露,你们最好想清楚了!”

魔尸老者警告道。

“只有两个小时吗?”

羽群面色凝重起来。

“这样吧,我们直接去副城使的府里,先把事实告诉给他,然后再跟副城使一起来抓龙皇。”

羽群提议道。

“只能这么办了!”

魔尸老者答应。

于是,在这里等了数个小时的一行人,终于转移了阵地。

……

“人呢?那个混蛋小子呢?怎么还没有出来?”

月嗔站在集市的门口,像个泼妇一样大喊大叫。

“阿伯,他们会不会从后门逃掉了?”

一个后辈小子说道。

他刚刚打听了,这个集市有前门跟后门。

“你派些人过去,要是发现他们从后门逃了,立刻传音告诉我,我今天一定要让那个小子付出代价!”

月嗔命令道。

“明白!”

这名后辈小子立刻带了几个人绕着弯去堵后门了。

人刚走,林天佑跟空无欲二人便潇洒的踏步而出。

“好你个小子,居然还敢从正门出来,今天我先把你的一条狗腿打断,好叫你知道招惹了耀月城主府的人是什么样的后果!”

所谓仇人见面份为眼红,月嗔红着眼睛,全身杀意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