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散会过后,PG拉链公司不管是管理层,还是员工,都在讨论公司向员工出售股份的想法。

当然,所谓的股份不过是只有分红权,没有管理权的股份。

同时规定,当员工离开公司,公司有权购回股权。

不过,这些都需要慢慢来,PG拉链首要任务是建立完善的销售体系。

为此,吴光耀派出几位得力干将,分赴欧美,执行这个任务。

........

吴光耀来到自己的报社,视察《东方日报》的筹备进展。

经过半个月的筹备,人员基本招齐,领导也全部任命完毕。

顶层的自然是吴光耀,作为唯一老板,拥有绝对的权利,不容任何人挑战。

接下来就是两个副总,沈宝兴负责报纸的内容,杨康负责报纸的印刷和销售。

再下面是七个部门,财务部、新闻部、编辑部、发行部、通联部、广告部、印刷部。

七个部门各司其职,财务部自不用说,就是公司的钱袋子。

新闻部负责采写和征稿,下面有文字记者,摄影记者等员工。

编辑部负责文字编辑处理,评论新闻,美术编辑,图片编辑,校对、排版等工作。

发行部主管报纸的发行工作,因为报纸才开始筹备,发行部门的员工只有两个。

通联部负责传达,落实报社的宣传报道计划,同时负责外部记者,通讯队伍的的建设。

广告部负责接广告业务和制作广告,整个部门现在就一个部长,光杆司令。

印制部负责印刷报纸,目前报纸印刷选择外加工。

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东方日报》不过20多人,干部却占了差不多一半。

“老板好!”大家纷纷打招呼,吴光耀这几天总会来露个面,大家倒也不陌生。

“大家好!《东方日报》初建,望大家齐心协力!”吴光耀鼓励道。

报社有吴光耀的位置,吴光耀坐了下来,叫来沈宝兴和杨康。

“沈主编,说说你负责的内容部筹备的怎么样了?”吴光耀让两位坐下,显然打算来个长时间交流。

“编辑部简单,我熟门熟路,但是新闻部还在招兵买马,毕竟新闻、信息采集是个庞大任务,需要精兵强将才能完成。”沈宝兴收起嬉皮笑脸,正色的说道。

沈宝兴这个人平常就是那种活泼的主,但是却有几分才华。

一开始吴光耀也是充满了许多不信任,不过目前看来,可以一试。

再说了,别人以前也副总编,能力也差不到那里去。

“在报纸醒目的地方,一定要拿出一小块地方,写上投稿热线,向整个港岛的人邀约稿子。一经录用,高价收购!”吴光耀建议道。

沈宝兴和杨康眼睛一亮,显然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吴光耀想了想,接着说道:“我也来写篇稿子,到时候用笔名发出吧!”

沈宝兴一脸懵逼,没听说这位还有这个才艺啊?

“什么表情?我来写份分析港岛经济的文章,这个不算离经叛道吧?”吴光耀不满的说道,看不起谁,老子随便写几篇文章,都能引起大反响。

比如大陆的局势,比如世界未来的发展.........

只是怕引火上身,才不写的,这沈宝兴简直是个活宝,老板的马屁不会拍吗?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老板你这么忙..........”沈宝兴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吴光耀打断了。

“好啦!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

留下一脸尴尬的沈宝兴,吴光耀接着叮嘱杨康,广告部一定要做好把关,哪怕是空着,也不能宣传害人的生意。

“初期的广告铺,就给老凤祥、优衣库吧!”吴光耀说道,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目前报刊毫无名气,广告铺定不会卖出高价格,还不如便宜自己的公司。

当然,该交钱的还是得交钱,虽然都是自己公司,但是财务是独立的!

“我打算前面三期全部送给报亭老板,让报亭老板帮我们卖力的推销,先把名气打开再说!”吴光耀语惊人死不休,让两位顿时感受到土豪的魅力。

“会不会有点浪费了!”杨康小心的提醒

“不不不,只有打开了名气,别人才会购买你的报纸,不然别人为什么花钱,买你一份名声不显的报纸。按我说的来,我还不差几期的纸钱!”吴光耀的话,让两位高管汗颜。

这位果然是港岛的巨富,说话口气大的吓人!

...........

元旦将至,吴光耀带着林月如回到娘家。

吴光耀和林有德在书房聊天,而林月如则被褚凤仪拉到房间私聊。

“你大弟已经决定1月份,就赴英吉利留学,总算了却我一件心事!”林有德感慨道。

“岳父你多虑了,我还在想,要是过几个月,大弟不听你劝,我就派人去上海,把他给请回港岛呢!”吴光耀似有所指的说道,自己的请,可不是真的请,那是要动手的。

林有德一听,显然也知道吴光耀说的什么意思,好奇的问道:“贤婿莫非知道大陆要分出胜负了?”

“快了,最多一年,老蒋就得跑路了!”吴光耀说道。

“跑路?能跑到哪里去?”林有德听得出神,这位女婿颇有种天下事,都尽在了解中气势。

“弯弯”吴光耀轻轻的说了两个字

林有德立马跑到地图旁,看着那块岛屿出神。

在林月如以前的闺房,褚凤仪问道:“你们都结婚半年了,你怎么还没有怀上,光耀不会因为太年轻,那个有问题吧?”

林月如没想到如此雍容华贵的母亲,嘴中说出如此粗俗的事情。

“娘,你说什么呢!光耀那个没有问题,厉害着呢!怀不上是因为光耀有计划,打算让小孩子1950年出生,你就别操心了!”林月如满面羞红,这老妈真是的,说的这么直接干什么。

褚凤仪听见林月如说吴光耀厉害着,就稍稍放下心了。

谁知道光耀会不会遭天妒,这么俊朗,又有才华,万一有那方面缺陷怎么办?

“这小子,事还真多!”褚凤仪只得讪讪的说道,现在反应过来,自己太直接了。

“月如,我给李翠那丫头,介绍个好夫家如何?跟了我们这么多年了,早就有了感情,不能亏待别人。”褚凤仪转移了话题,省得母女继续尴尬。

那知道褚凤仪的话一说,林月如就紧张起来,对褚凤仪说道:“妈,你可千万别多事!”

看见林月如如此表情,褚凤仪立马想到什么,怒气冲冲的说道:“光耀收了李翠?”

林月如见瞒不住,只得‘恩’了一声。

“糊涂啊!这种事情怎么开先河,他今天要了李翠,明天就会纳妾。女儿啊,你也不比他差,怎么就管不了光耀呢?”褚凤仪对女儿的怒其不争,非常的不满。

“我能有什么办法,他那方面太厉害,死命的折腾我,我只好松口了!”林月如一副我没有办法的模样。

话已至此,褚凤仪也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两人准备离开房间,出去的时候,褚凤仪还是没有忍住:“闺女,光耀有你说的这么厉害吗?让你还允许他收了李翠那丫头!”

林月如脸一红,拉长语气:“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