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人并不觉得自己的女儿有错。

就算是有错,那也是可以被原谅的。

魏芊芊正想说什么,只见后面有侍卫挤进来,附在祝大人的耳边耳语了几番。

只见祝大人脸色大变,目光看向魏芊芊的眼神也有了很多的变化。

从之前的气势汹汹到现在的畏惧。

很快,祝大人便赶紧带着侍卫撤离,周围围观的群众一个个都不明所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祝大人竟然害怕一个女人?

有些人知道魏芊芊做了什么事情,有些人不知道魏芊芊做了什么。

大家心里都有自己的猜测。

“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祝大人不是刚刚还要找那红衣姑娘的麻烦,怎么现在掉头就走?”

“你们不知道吧,那红衣姑娘很厉害,祝清清都不是那红衣姑娘的对手,而且祝府的男人全都被红衣姑娘给放走了!”

“天哪,竟然还有这种事情,我都不知道。”

“可不是,你们错过了一出好戏啊,听说祝清清被吓的尿裤子了。”

“那个女人还有今天啊!”

“是啊,活该有今天,该死的女恶霸!”

百姓们议论纷纷,大家在背后议论这件事情。

从今往后,相信祝清清不敢像以前那么大胆了。

在街上看到好看的男子便抓回去,这跟强抢民女有什么区别?

只是将男人换成了女人罢了。

魏芊芊将祝大人要走,一个凌空翻落在了祝大人的面前。

她挡住了祝大人的去路。

祝大人看着眼前的女人,吓得身子一抖,额头冒出来一层薄汗。

这个女人竟然是魔剑宗宗主岁赫兮。

也是因为得知了这个原因,他才不敢吱声的离开。

可现在他被挡住了去路,没有办法离开。

这个女人显然是不准备放他离开。

“不是要找我麻烦为你女儿报仇吗?你这仇还没有报,怎么就准备离开了?”

魏芊芊双手环胸,嘴角挑起一抹妖冶的笑容。

中年男人甚至不敢跟魏芊芊对视,魔剑宗宗主岁赫兮,想想就感觉有点可怕。

毕竟这个女人的名声他也是听说过的。

虽然后来名声有所好转,但大家心里的偏见还是存在的。

反正这个女人惹不起。

能不惹最好就不要惹。

“不报仇了,这其中可能产生了些许的误会。”

祝大人脸上挤出了一抹笑容。

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还是知道怎么圆滑处理事情的。

不然他怎么可能短短几年就坐到了尧城城主这个位子?

都是因为他知道怎么处理事情。

不会得罪人,而且还能讨好人。

“误会?我欺负你女儿可不是什么误会,你也不看看你女儿做的那些事情,你对得起你头顶上的这顶乌纱帽吗?”

魏芊芊冷冷开口,天下官吏何其多,好的有,坏的也有。

祝大人低下头,一脸惭愧的道:“我一定会好好管教小女,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最好是这样,如果让我知道还有下次,你们完蛋了!”

魏芊芊警告道,还以为这个男人会冥顽不灵,没想到……

“一定,一定。”

祝大人躬身赔笑,连连点头,这个女人的话他可不敢不听。

“滚吧!”

魏芊芊没想到祝大人会这么听话,搞的她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便只能让祝大人离开。

祝大人如获特赦一般的带着侍卫离开。

直到消失在魏芊芊的视线里面,祝大人才长长叹了口气。

抬手抹了一把虚汗。

差点就被吓尿了。

“大人,为什么不将欺负小姐的那些人抓起来?”

下属一脸不明白的问道,大人为什么那么害怕那个女人?

祝大人瞥了眼旁边的下属,低低哼了一声,道:“你可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这个不知。”

下属老老实实的摇头,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那个女人长得倒是很好看,但欺负了小姐,老爷能那么容易放过吗?

祝大人从自己的袖子里面掏出来一张手绢,用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哼哼道:“那个女人可是魔剑宗宗主岁赫兮,不是我们能够惹得起的。”

“女魔头?”下属惊呼一声,然后赶紧捂住嘴巴,生怕岁赫兮听到名字就会将他杀人灭口似的。

“可不是,你敢惹?”

祝大人轻瞥了眼下属,眸子缩了缩,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这……”

下属摇摇头,岁赫兮还真是不敢惹。

那个女人还是蛮厉害的,谁敢惹啊。

魏芊芊双手环胸,目光看向秦政羽和墨千羽两人,这两个男人喝酒喝的有点多了,脸颊上都带着一团绯色。

看上去像是两个活宝,有点可爱。

“你们两个还好吗?”

魏芊芊故作关切的问了一句。

“我自然没有事情,某人有没有事情就不知道了。”

秦政羽瞥了眼墨千羽。

墨千羽轻哼一声,“本尊自然没事,本尊还能御剑飞行。”

说完,墨千羽便召唤出斩天剑,当着众多人的面踩在了斩天剑的剑身上。

然后在空中飞行。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

这御剑飞行应该没事吧?

魏芊芊微微仰头,看着天空的墨千羽。

“这厮八成有点醉了。”

秦政羽嘀咕了一句,如果没有喝醉,墨千羽不可能好端端的飞上天空。

嘴角挑起一抹笑意,道:“芊芊,我们走吧。”

“额,这不好吧,墨千羽还在天上飞呢!”

魏芊芊有些担忧的抬头看着天空,只见天空的墨千羽飞来飞去。

看来秦政羽说的没错,墨千羽多多少少有点喝醉了。

平时墨千羽沉稳内敛,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现在却……

真的有点害怕墨千羽不小心从天空掉下来。

“有什么不好的,让他在天上凉快凉快,别理他!”

秦政羽拉着魏芊芊的手往其他方向离开。

老百姓们仰着头,看着天空飞来飞去的墨千羽,一个个张大了嘴巴。

想必这个男人是修炼者,所以能够在天上飞来飞去。

这并不奇怪。

秦政羽带着魏芊芊离开,墨千羽发现之后便赶紧去阻拦。

他落在了秦政羽和魏芊芊的前面,脸颊依然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