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州,巨鹿城外。

曹操被鬼门放在大槐树下后,头就疼的更厉害了,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好像有一只蛟龙在翻江倒海,搞得他头痛欲裂。

“啊!!!”

直到最后,曹操疼到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一声惨叫,就昏了过去。

当曹操昏过去后,噬魂夜枭王那根羽毛竟然诡异的被清风带到了大槐树上,然后慢慢的朝着曹操身上落了下去。

就在羽毛落在曹操身上的瞬间,羽毛亮起了灰蒙蒙的光芒,朝着曹操的脑袋钻了进去。

不过,就在羽毛刚钻到一般的时候,从曹操身上传出了一声震慑人心的长唳声。

听到这声长唳,羽毛像是遇到了什么天敌一样,吓得立马就要逃走,不过就在这时,一只酷似凤凰的巨大威严鸷鸟出现在曹操上方。

威严鸷鸟对着噬魂夜枭王的羽毛长吸了一口,将羽毛吸进嘴里。

只听到“咕咚”一声,威严鸷鸟将羽毛咽了下去。

“九头鸷鸟!老夫不甘心!啊!!”

一声缥缈的惨叫声从威严鸷鸟体内传了出来,然后只见威严鸷鸟竟然长出了第二个脑袋,而且竟然和噬魂夜枭王的枭鸟头一模一样。

随着威严鸷鸟的第二个脑袋,夜枭头的出现,曹操的修为竟然奇迹般的上涨了不上,同时夜枭猛地睁开了邪恶的圆眸,扫视了一下曹操后,威严鸷鸟就融进曹操体内消失不见了。

昏迷中的曹操原本因为头疼的痛苦表情,此时也彻底舒展开了。

.......

鬼谷山门。

一名年迈的老者,仰天看向天际,皱了皱眉头喃喃自语道:“乱世枭雄出现了,奇怪,为何他的星象中除了枭雄相还有英雄相?怪哉!怪哉!”

年迈老者正在疑惑的时候,突然脸色又是猛地一变。

“这是!九头鸷鸟的气息!!!原来如此,怪不得有两张面孔!”

感受到这股强大无比的气息后,鬼谷老者不由得面色凝重的自语道:“九头鸷鸟,择同类而食,以强化自身!每吞噬一种强大的禽类就能长出该禽类的头颅,获得这种禽类的神通,直到其吞噬了九种不同的强大禽类后,就可进化为传说中的至吉神鸟,九凤!或者......”

“或者什么?”

一个文弱的身影走了过来,好奇的对着鬼谷老者问道。

鬼谷老者似是没有注意到这个文弱身影,继续自语道:“或者堕落为传说中的至凶妖鸟,鬼车!”

“这是为什么?一只鸟竟然会有两种完全相反的进化结果?”

文弱身影有些不解的问道。

鬼谷老者这时才反应过来,对着文弱身影说道:“你怎么又偷跑出来了,快回去泡着,你自小就体弱,在不好好调养,过个两三年你就要去伺候鬼谷先师了!”

“那有什么不好,我还想去呢,老头快继续说,你还没告诉我呢,为什么会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进化结果?”

文弱身影不以为意的对老者摆了摆手,反而是对这个九头鸷鸟很感兴趣。

鬼谷老者拗不过他,只得继续说道:“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九头鸷鸟就相当于一个刚出生的婴孩,你教授他之乎者也他就文质彬彬,你教他坑蒙拐骗他就会吊儿郎当。九头鸷鸟也一样,若是让它一直吞噬恶鸟,那它早晚也会堕落,但若是让它吞噬善鸟或者靠自己修炼出头颅,那它就会成为代表吉祥的九凤!”

“原来如此!看来这九头鸷鸟还挺有意思的。”

“这不是有没有意思那么简单的事。”鬼谷老者下意识回了一句,但又想到了什么,随即轻叹了一声说道:“你自幼体弱,没法修行我们鬼谷星象一脉的秘术,也无法观星,所以很多事情你不知道,算了不说了,说多了反而徒增烦恼!走吧,回去继续泡药汤。”

文弱身影瞥了瞥嘴,跟着鬼谷老者走向药房,但他却将九头鸷鸟的事记在了心里。

.......

官渡大营。

此时官渡大营内的士兵正在打扫着营地,收敛着无数黄巾贼的尸体。

营帐内,袁基看向一脸兴奋的太史慈说道:“你说谁来偷袭粮仓?”

太史慈连忙站起身对袁基躬身行礼说道:“启禀大将军,是黄巾贼众的地公将军张宝!也不知他是怎么绕过我军的侦查范围,而且竟然直接出现在我军大营后方,突然发动袭击,要不是黄忠将军在关键时刻突破到显圣境,恐怕就会被贼人得手了!”

袁基听后皱了皱眉继续问道:“那张宝人呢?他们带了多少人马前来偷袭?”

“回大将军,张宝被黄忠将军废了修为生擒,至于人马并没有很多,看样子也就五万人左右,除了一些被击杀的外,剩下一万多投降的黄巾贼已经关了起来,等候大将军发落。”

听到这里,袁基点了点头说道:“恩,慈儿,你做的很好,这里就先交给你和友若了,为师先去见见张宝。”

“诺,徒儿遵命。”

袁基带着一众人等朝着囚车而去。

张宝正一脸愤怒和杀意的在囚车里咆哮,看到袁基等人走向他,张宝又对着袁基怒吼道:“该死的袁基小儿,我会在下面等着你的,我大哥很快就会将你们全部杀了,推翻这个腐朽的朝廷!”

袁基没有和张宝说话,只是从吕布那里接过来一截碎片,丢到张宝的囚车里。

张宝原本愤怒的表情看到这截碎片顿时脸色大变,一把抓起碎片,小声自语道:“这是大哥的九节杖!怎么会这样,大哥的九节杖可是接近圣器级别的神器,怎么会这样!你们把我大哥怎么了!!”

张宝隔着囚车扑向袁基,大声对袁基嘶吼。

袁基淡漠的看着他说道:“张宝,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说出来你是怎么从巨鹿郡离开的,又是怎么出现在官渡大营后方的,巨鹿郡的百姓如今在何处?只要你能如实交代,本候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不然本候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张宝听到这里,似是已经猜到了什么,跌坐在囚车里,双目无神,呆呆的看着那截九节杖碎片,时而哭时而笑。

袁基看着他的样子,扭过头和鞠义说道:“交给你了,审出来张宝是怎么离开巨鹿郡的,又是如何出现在此处的,最关键的是巨鹿郡百姓的.......”

就在这个时候,吕布身上的一枚玉佩突然亮起了刺眼的红光,吕布见状也脸色大变,对着袁基飞速说道:“主公不好,二黑有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