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梓师叔祖和秦川老祖,你们二位常年在外,今日为何突然回宗了?”

紫袍中年人强忍着打人的冲动,笑脸相迎,假惺惺的问道。

秦梓眉头一挑,大义凛然道:“我身为东胜神宗的前辈,回来看看自己的后辈不行吗?”

“玄龙,几年不见,你也用这种口气和师叔祖说话了,倒是有些生分了啊。”

噗!

紫袍中年人差点当场喷血,恨不得直接掐死这个厚颜无耻的小子。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还真把自己当东胜神宗的前辈人物了?自己什么身份,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他想要发狂。

但是他只能忍着。

为了羽皇老祖和整个东胜神宗的脸面,他必须要忍辱负重啊,谁让他是宗主呢?

“呵呵,师叔祖教训得是,是我说话有失分寸了。”

紫袍中年苏玄龙低头赔笑道。

“嗯,我们进去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宗门后辈们朝气蓬勃的样子了。”秦梓说道,然后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而秦川则是默默的跟在秦梓身边。

因为今天是秦梓的主场,而且从“塑料关系”上说,秦梓是羽皇的弟子,在宗门内地位反而比他这个当爹的高。

现在还不到他装逼的时候,所以先当一下背景板,看着便宜儿子表演吧。

很快,一行人来到主峰的大殿,而此时,大殿中央站着一个气质冰冷的白衣女子。

她犹如一朵冰山雪莲。

高不可攀。

拒人于千里之外。

“雪清,你怎么在这里?”

紫袍中年人看到白衣女子,威严的脸上露出一抹惊喜之色,眼中满慈爱。

“林师弟受了重伤,我来找你要一颗九转造化丹,你给不给?”

白衣女子面无表情的说道,语气平淡,似乎一切都理所当然。

“林毅?”

苏玄龙眉头皱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悦。

“给不给?不给就算了,就当我没来过。”白衣女子冷冷说道,然后就要离开。

“给!为什么不给?”

苏玄龙赶紧说道,他看着自己的女儿,慈爱道:“你都开口了,爹怎么会拒绝呢?”

说完,迅速拿出一颗淡紫色的丹药,屈指一弹,丹药飞入了白衣女子的手中。

“谢了。”

白衣女子收起丹药的,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要离开。

而苏玄龙苦看着那道冷漠的背影,脸上露出一抹复杂和愧疚之色——终究是他对不起她们母女。

“慢着!”

而就在这时,只见一道身影朝着旁边迈出一步,挡住了白衣女子的去路。

“师叔祖!”

苏玄龙眼皮狂跳,一个箭步挡在了白衣女子身前,恭敬道:“这是小女苏雪清,师叔祖长期不在宗门内,可能跟她并不熟悉,不知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不过,宗门之内,尊卑秩序终究是不能丢。”

秦梓负手而立的,淡淡说道:“你这女儿对你冷淡也就罢了,见到本师叔祖和其他宗门长辈,竟然也不知道行礼,我东胜神宗的弟子,怎能如此尊卑不分?”

“这……”

苏玄龙脸皮抽搐了几下,几乎想要弄死这个蹬鼻子上脸的东西,但为了宗门大局,还是忍住了。

他深吸一口气,咬牙说道:

“小女从小和她娘流落在外,是近两年才被我找到,带回了宗门,一些礼数可能还没学会,请师叔祖多多担待。”

“呵呵,是吗?”

秦梓冷冷一笑:“宗门的礼数是有多繁琐,能让一个人两年都学不会,我看,是根本就没学吧!”

哗!

此话一出,大殿中的气氛凝重了起来,那些长老们,一个个眼眸闪烁。

甚至,有人眼中直接射出寒光——此子如此肆无忌惮,简直真把自己当作师叔祖了!!

但是,他们终究忍住了。

有些事,你我心知肚明,甚至大家都知道,可是……就是不能说破。

这叫体面!

而此时,秦梓才不管他们绷得住绷不住,继续火上浇油道:

“宗门之内,不能没有规矩,她既然不会,那就从现在开始学吧,来个人,教她怎么对长辈行礼。”

众人面面相觑。

“我来吧。”

最终,一个穿着考究的老者站了出来,对着白衣女子微笑着说道:“雪清,跟我做。”

然而,白衣女子冷冷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看都没看他一眼。

明显是拒绝了他这个无理的要求。

顿时,这老者脸上露出几分难堪之色,甚至有些恼怒。

他身为宗门前辈,主动出面为她解围,这小辈竟然如此不知好歹!

突然间,他竟然觉得师叔祖做得对,这个不知礼数的野丫头是该好好教育一下了……

呸呸呸!

狗屁的师叔祖!这分明就是个拿根鸡毛当令箭的无耻狗贼!

“放肆!!”

秦梓呵斥一声,冷冷道:“当着本师叔祖的面,竟然还敢无视宗门长辈,根本就是没把宗门的威严放在眼里!来人,掌嘴!”

“这……”

“这个……”

顿时,众人面面相觑。

掌嘴?

这可是宗主的心肝宝贝儿,这要是打了,宗主岂不是要拼命?

而且,现在只不过是在演戏,犯不着啊。

“怎么?你们也要纵容这个不知礼数的弟子?难道我东胜神宗传承万年的礼仪秩序,就要毁在一个娇纵无礼的野丫头手里?!”

秦梓冷冷呵斥道。

他表情义正言辞,声音大义凛然,竟然隐隐间透露出几分威严之色。

众人心中大惊。

因为此时的秦梓,还真的有几分羽皇亲传弟子,东胜神宗师叔祖的样子。

“该不会……真的是吧?”

有的长老心中动摇了。

他们之前猜测,羽皇老祖是在用阳谋,主要是想夺取那件皇器,可是如今突然一想……

这家伙天赋纵横,没准儿还真的是羽皇老祖秘密收下的弟子呢!!

毕竟,所谓的阳谋也只是他们的猜测,羽皇老祖可从来没有跟他们说过这是阳谋啊。

而且,秦梓此时这种“以宗门为己任”的样子,这种“当家作主”的主人翁精神,根本就不像是演出来的,似乎真的是在为了宗门而考虑。

更重要的是。

如果这家伙是个假的,他得有多大的胆子,才敢到东胜神宗捣乱啊?还如此肆无忌惮。

莫非是找死?

这里可是有双皇坐镇啊!

“这……”

“难道说……”

他们的心已经乱了,已经分不清眼前之人是真是假,除非去问羽皇老祖。

然而,羽皇老祖又岂是他们想见就能见的?

“怎么,没人敢动手吗?要不要我亲自来?”秦梓目光扫视周围众人,冷冷说道。

说完,就要上前。

“师叔祖!!”

这时候,苏玄龙突然大叫一声,他双眼死死的盯着秦梓,紧紧咬着牙,似乎要将牙都咬碎。

牙缝里蹦出三个字。

“让!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