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陆法会无比隆重盛大,几乎有大半个长安城的百姓都聚集到了大兴善寺周围。

好在有禁军维持秩序,才不致于出现乱象。

观音菩萨和惠岸使者所化的疥癞和尚此时就在人群之中,见到此番景象,这位南海菩萨满心欢喜,笑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如此佛事,甚好甚好。”

“师尊,那和尚就是取经人么?”惠岸使者目光远眺,穿过人群,看到了正在大兴善寺内高台上演讲佛法的玄奘。

“正是。”观音菩萨颌首笑道:“这是极乐净土中降下的佛子,十世修行的好人,亦是为师当初引渡投胎的金蝉子长老,合该他往西天取经,重证佛果。”

两个和尚旁若无人地交谈着,他们周身早已设下了幻术禁制,外人根本就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甚至都发现不了两人正在说话。

“恭喜师尊,终于寻得取经人。”惠岸使者按照流程进行恭维。

同时他翻掌取出了一件锦襕袈裟捧在手中,上面放着一根九环锡杖,还有三个金箍儿,奉送给观音菩萨。

“三个金箍儿收好即可。”观音菩萨微笑着接过了锦襕袈裟和九环锡杖,却将三个金箍儿留在了惠岸使者手里,“你且将它们好好保存,以后有用。”

“……”惠岸使者先是一愣,然后点头道,“是,师尊。”

他已经明白自己这位师尊是什么意思,佛祖赐下的三个金箍儿可是捕获护法神的好东西,是举世罕见的好宝贝

自然不可能都给这取经人。

随后,两人撤了幻术,显于人前。

观音菩萨所化的疥癞和尚神色庄严,就这样捧着流光溢彩的袈裟和禅杖行走在街上,惠岸使者所化的疥癞和尚跟在一旁。

锦襕袈裟和九环禅杖都是上品佛宝,即便是普通人都能一眼看出其不凡,这两个和尚顿时就引来了许多人的瞩目。

不少僧人想要凑上前来观看,可见这两个和尚僧袍虽破,却气度不凡,一时间倒也没有人敢真的上来。

两人走着走着,正遇见一个魁梧健壮的披甲汉子率众而来。

这是正在街上带兵巡查的程知节。

他一见这两个和尚,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眉头当即皱了起来。

两个疥癞和尚,衣衫褴褛,赤脚光头,竟捧着如此佛宝招摇过市,明显是别有目的,绝不正常。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肥头大耳,油光满面的僧人凑了过来,问道:“你这癞和尚,袈裟要卖多少价钱?”

“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口诵佛号,微笑道:“袈裟价值五千两,锡杖价值二千两。”

此话一出,四周一片死寂。

“疯和尚!两个傻子!”那僧人叫骂起来,“你这袈裟就算穿上之后长生不老,成佛作祖,也值不得这般价钱!”

“你这贪淫乐祸的愚僧,不斋不戒的和尚,毁经谤佛的凡夫,也不配着我袈裟在身。”观音菩萨轻轻摇头,正要上前走,却被程知节拦住。

“和尚,你这袈裟禅杖,加起来要卖七千两?”程知节沉声道。

“正是。”观音菩萨点头道:“穿了我的袈裟,不入沉沦,不堕地狱,不遭恶毒之难,不遇虎狼之穴,如何值不得七千两?”

“妖言惑众,且一年前陛下颁布的新唐律就有规定,肆意哄抬物价者,立刻逮捕!”程知节不与这和尚争辩,直接大手一挥,厉声喝道:“抓起来,押送监牢!”

话音刚落——

四周兵卒立刻一拥而上,其中还有三名镇魔使,直接把观音菩萨和惠岸使者所化的这两个疥癞和尚围了起来。

这菩萨和使者眼见就要如上次那般,被再次关进大唐监牢。

可这一回,观音菩萨显然并不打算再现当初景象。

她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数十人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全都神色大变,然后都纷纷扔下了手中兵器,双手合十,开始口诵佛号。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

……

“妖僧!”

如此诡异的景象,让程知节亡魂大冒,他当即就抄起了自己那两把巨斧,向观音菩萨所化的疥癞和尚砍了过去,厉声大喝:“受死!”

程知节这一动,顿时也引起了长安各处的镇魔使注意,大兴善寺内的秦琼、李靖、李世民也注意到了外面的情况。

铮!

金铁交击的声音骤然响起,程知节这两把巨斧的攻势戛然而止,悬在了空中,不得寸进,无论如何都砍不下去了。

却是惠岸使者所化的疥癞和尚手里提着一根降魔杖将两把巨斧挡住。

他单手执杖。

轻而易举地就挡住了程知节的攻击,神色轻松,似是不费吹灰之力。

“奶奶的,好大的力气!”程知节顿时怒火中烧,立刻抬起了自己的这两把巨斧,催动全身的力量,向惠岸使者劈落下去。

“蚍蜉撼树,不自量力!”惠岸使者冷哼一声,手中降魔杖轻轻一扫,当场就打碎了程知节的两把巨斧,让他整个人横飞了出去。

轰!

程知节撞在了十余丈外的街道路面上。

可庞大的冲击力却依旧在推着他后退,直到撞在百余丈外的一面墙上才停了下来,地面都被犁出了一道长达百丈的深沟。

“徒弟啊,你在外面看着。”

观音菩萨微笑道,她看都未看程知节一眼,径直穿过人群,捧着锦襕袈裟和九环锡杖,走进了大兴善寺内。

此时,大兴善寺内也已经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四周安排的禁军立刻全都围了过来。

护佑李世民的安全。

“来者何人?!”

秦琼和李靖则是站在最前面,厉声高喝。

观音菩萨对这一切不闻不问,如入无人之境,直接在秦琼和李靖两人的身边走过,又穿过了一众禁军兵卒,直接来到了李世民面前。

“唐王陛下,我今有锦襕袈裟一件,九环锡杖一根,乃是无上佛宝,特来赠予这位主持佛事的大唐高僧。”

这位大慈大悲菩萨的目光注视着李世民,手捧袈裟禅杖往前一送。

可李世民却站在那里,丝毫都没有要接下的意思。

“陛下为何不接佛宝?”观音菩萨神色如常,微笑道:“今有大唐高僧有德有行,宣扬**,我这佛宝理当奉上,不要钱财,还请陛下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