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顾先生!”

“顾先生,你没事吧?”

身后,一直有几辆车跟随,里面坐着的都是联邦安排的护卫,既能贴身保护,又能当临时搬运工,这次跟随就是准备去裂缝搬运朱砂。

不过现在,他们明显感觉到情况不对。

这一批护卫的心理素质明显比回‘洞天’的那一批要强。

即使知道危险,有诡异事件发生了,可还是向顾安这边围拢过来,一边打量着车内的情况,一边警惕着四周。

梁玉第一个走过来,看了眼四周,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顾安。

车内的顾安一直拿着黑白照片,仔细观摩。

这张黑白照片,除了年份久远之外,他就算看一百遍一千遍,也依然没有找到问题所在。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才发生了意外?

“你带人退下去,全部回车里,没有我的吩咐,不管听到什么,或者看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

顾安摇下车窗,看着梁玉,神色严肃的说着。

这次的诡异是冲着自己来的,目标很明确,这群护卫现在围拢在自己身边,等下出了事,只会白白送命,自私一点讲,也是拖累,搞不好还要自己去救。

梁玉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选择服从命令,立刻带人退回车厢。

其他护卫看到后也想说些什么,但是良好的纪律还是忍住了,老老实实退回。

“顾先生,人多力量大,您这把护卫都撤退了,等下要是出了意外……”老司机一脸担心,话没说完就被顾安打断了。

“他们都是普通人,对付诡异,一点忙都帮不到,只会白白送死。”

老司机听后默默点头,轻轻嘀咕了一句:“那我是不是也给您拖后腿了,要不我也去后面?”

说着,手指指了指车后。

顾安平静的摇摇头:“不,车子还需要你来开,直接冲进去。”

老司机一脸懵逼:“啥?开进去?顾先生,这前面都是黑漆漆一片,灯光都照射不进去,到底有什么谁也不知道,为了您的安全起见,我不建议继续前进……”

顾安冷漠的摇摇头:“别废话,开车,这玩意现在估摸着就隐藏在暗中等待下手,一直耗下去不是办法,还不如主动出击,引它出来,看它到底想干嘛。”

老司机见劝不动,看了眼黑乎乎的前路,最后咬了咬牙,低吼一声,猛踩油门,发动机发出剧烈轰鸣,直接朝着黑暗而去。

后面的梁玉他们看到后第一时间就是想跟上,可一想到顾安刚才的话,他们又犹豫了,于是继续按兵不动。

车子冲进了黑暗,一路前行。

车厢内很安静,没有人说话,顾安坐在后面,默默拿着手机,打着光,看着照片。

老司机就一直踩着油门,他很紧张,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出于职业素养,他习惯性瞄了眼后视镜。

然后……

他脸色一白,眼神充满了惊恐,张了张嘴,想嘶吼出来,可是恐惧让他暂且噤声。

他看到,后视镜里,顾安身旁,多了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红色戏装,画着一半的妆容,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只能看到一滴滴鲜血从眼角滑落。

鲜血就好像没有关紧的水龙头,按照这个速度流淌的话,很快后车厢就要被淹没了。

而那位顾先生,却依然在低头看着照片,好像并没有发现身边的诡异。

老司机想出声提醒,可是他觉得自己好像出不了声,甚至,脚底还继续踩着油门,似乎僵硬在那里,无法松开。

唯一能动的,只有眼珠子了,他瞄了眼车仪表,发现车子码数居然显示是10000?

一万?

老司机一脸见鬼了的表情。

显示着鲜红数字的仪表盘此时正不断溢出鲜血,和车后那诡异女子眼角的血泪一样,马上就要淹没他的膝盖了。

他努力挣扎,努力发声,想提醒顾安,可是,不管怎么努力都没用,仿佛一切都是徒劳的。

他快绝望了,快崩溃了,终于,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能动了!

身体恢复知觉的那一瞬间,老司机立刻停车,一只手升到后腰,掏出最新型的能源武器,转身,朝着那诡异红衣扣动了扳机,一气呵成。

“你在干什么?”

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老司机一愣,精神有些恍惚,然后脑袋传来剧痛,好像被什么撞击了一样。

他闭了闭眼,等重新睁开时才发现,哪有什么红衣女子,哪有什么鲜血,车子里从始至终就自己和顾安两人。

而且,此时车子也没有在行驶了。

顾安手里正拿着黑棍,细细打量着老司机。

这家伙,刚才突然袭击自己,吓了他一跳,还好反应及时,直接给他来了一棍子。

诛邪这个词条的优势也在这一刻展现了出来,刚刚老司机应该属于被鬼蒙眼,这一棍子下去,可能无法弄死诡异,但是能让老司机从鬼蒙眼状态中清醒过来。

从顾安嘴中得知一切的老司机头皮发麻,擦了擦汗:“原来我被那玩意上身了,多谢顾先生……”

还好,还好都是假的,不然那玩意真的出现在后面,自己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那得多绝望啊……

老司机松了口气,只是这口气还没放下去,顾安突然举起了照片:“你刚刚看到的是不是它?”

黑白照片里,此时不再空荡荡,而是又出现了三个人,只不过,三个人中,除了之前中间那位穿着大红戏服的红衣女子没有变化外,另外两个男人都变了。

老司机脸贴近黑白照片,看到上面的人后,他表情再次惊恐起来。

这诡异女子旁边的两个男人他都认识,一个是顾安,还有一个是自己……

自己突然出现在年份久远的黑白照片里,还露出那种诡异的笑容。

老司机心里慌得一批,一时间不只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看着顾安,希望他能给个解释。

顾安目光重新放回照片上,仔细看着里面的‘自己’。

然后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颊。

不得不说,自己笑的时候,真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