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哪啊?”周诗诗在电话里问道。

“别问我在哪,我正在打车去你在的地方,给我地址,等我。”陈实拦了一辆出租车后上车。

“你就嘴巴会哄人,我在学校了,你来吧,今晚我们学校和隔壁的学校有一场篮球比赛,你的好兄弟们替你报名了,我打电话是提前通知你的,深怕你到时候被他们拉上场都不知道。”

“哎呦喂,心疼我了啊,没白疼你,怎么回事?他们和隔壁哪个学校又结梁子了?”陈实好奇的问道。

“隔壁的那所艺校啊,不过这次不是你那几个兄弟主动挑起的,他们也是很无奈,只好拉你一起下水了,是你们导员乔楚。

今年你捐给学校的那批电脑都到了,你放心,我没和其他人说,包括你的几个兄弟我也没说,但徐克上次问我这电脑售后以后是不是要找你?

我猜他可能猜到了这批电脑可能和你有关了,但没有明说。

你前后捐了两百台电脑,还都都通了网,这可把隔壁几所院校给羡慕坏了,还有人想来咱们学校蹭电脑课呢,都被赶出了,就在昨天,隔壁艺校有几个男的来咱们学校蹭课,就是想玩电脑。

结果被计算机老师发现了,让他们离开,本来离开后也没啥,可你们导员乔楚当时也在机房,他好像在和人聊天,结果被一名来蹭课的学生发现了。”

陈实一听皱眉道:“导员不会一直用女的号和人家隔壁院校多名男生聊天吧?真是没想到啊,乔楚啊乔楚,你居然好这一口。”

“噗!你瞎说什么呢,你们导员乔楚在聊天室名字叫“愤怒的小蝌蚪”,他之前和一群人在聊天室里辩论,灌篮高手流川枫和仙道谁才是最强的,你们导员说对方不懂篮球,懂篮球的都知道仙道的厉害,对方说你们导员是个傻叉。

然后双方就骂起来了,又聊起了NBA,从艾佛森,科比聊到了卡特和麦迪,还聊起了乔丹和约翰逊,总之,就是一阵争论。

谁是新一代NBA最强的,你们导员说如果不是隔着屏幕,在球场他能一挑五,让对方跪下来唱征服。

结果来蹭课的这几个人,就是和你们导员在聊天室对喷的几人,几个艺校的同学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你们导员下了战术,约在今晚八点在两所学校中间的那块露天篮球场打比赛,谁不去谁是孙子。

对方还嘲笑你们导员就剩一张嘴了,啥也不是,当时有近一百人看着呢,这件事很快传开了,人家让乔楚随便找人,来一场5V5的比赛,谁输了,在聊天室里叫爷爷,并且当着所有人的面,脱下衣服一丝不挂的离开球场。”

陈实打断周诗诗的话说道:“对方什么阵容?”

“最低的身高一米八三,其余都在一米八五以上,最高的那个一米九多点,听说看起来很帅,都是艺校的吗,而且他们还是他们学校的校队的。”

“那么乔楚为何会找到毕成功他们呢?”陈实问道。

“简单啊,因为我们学校篮球队的队长之前喜欢的一名研二学姐被你辅导员追到了,成为了他的女朋友了,还有一名队员喜欢的大二学姐,被你好兄弟徐克追到手了,所以篮球队不会帮你们辅导员的。

准确的说,学校打球厉害的都不会帮你们辅导员的,其他人更不会去了,都怕过去打输了要脱衣服丢人,听说隔壁学校的还带了很多女生啦啦队过去呢,都不想在女生面前丢人。

最后你们辅导员找到了徐克,说这事他也有一半责任,因为徐克是在聊天室里说你们辅导员一挑五干翻他们就像大人打小孩一样,而且徐克上次还狂喷了学校篮球队几名球员,毕成功和高智慧都有参与,所以他们必须得上场。

可五缺一,他们觉得事情到了这一步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你得上场。”

陈实???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陈实不解的问道。

“因为是你提出让我组织联谊活动的,而你们辅导员和徐克都是在联谊上认识到他们的女友的,因此得罪了校篮球队那批人,他们才不肯帮忙打比赛。”

陈实~我屮艸芔茻~艹!

“靠!我这是人在家中躺,母猪硬上床啊,我招谁惹谁了啊,这几个家伙,自己有女朋友的时候,爽的时候没想到我,这时候拉我出来背锅,而且校队那些家伙也是的,关乎着学校荣辱居然都可以视而不见。

等等,你怎么那么了解篮球啊?你是球迷?我怎么不知道的,难道你背着我和篮球队的有联系?”

周诗诗一听气道:“你瞎说什么啊!我这不是看你们男生都喜欢篮球吗,而且听说都喜欢懂篮球的女生,就像赤木晴子那样的,我就去学习了嘛,还不是想让你~更喜欢~”

“瞎说,那群老色批只喜欢看球,喜欢球大的,等我,我晚点到。”

“你要撤了?”

“绝不可能,我是那种看着兄弟有难视而不见的吗?我最多戴上眼罩装作看不到,我去找点救兵,我可不想便宜了别的女生看到我完美的肌肤,要看也只能给你看啊。”

“流氓!不和你说了,要不要我给你找点啦啦队今晚过去?”周诗诗问道。

“必须的!我娘们懂我,气势上不能输,虽然对方是艺校的,但我家诗诗颜值那也是可以吊打她们的存在,今晚给我把人叫足了,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有钱可以为所欲为!”陈实挂了电话,和司机说道:“去魔都男篮俱乐部。”

司机一听乐了,开着车笑道:“小伙子,你不会要把职业联赛的球员叫去帮你打球吧?”

“师傅你不去算命屈才了,你说的太准了,我这人深怕我打球控制不住自己容易狂砍81分,还是低调点,尽量不出手了。”

司机一听乐了:“小伙子你不开出租车屈才了,我开出租十来年,就没见过你这么能吹的,都说我们开出租的能吹,今儿个我单方面宣布,你能封神了,吹神。”

陈实和司机师傅一路吹,男人的快乐很简单。

到了魔都男篮俱乐部,陈实下车,打了个电话给魔都卫视体育频道的负责人,打了声招呼,他就顺利进入了俱乐部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