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叶雨菲跟亲戚们回来的时候,方黎正跟叶妈妈相谈甚欢,场面一度很融洽。

趁着叶妈妈做饭的功夫,叶雨菲低声问:“什么情况?”

“如你所见,搞定。”方黎嘚瑟的冲她眨了眨眼。

“德行。”

吃晚饭的时候,叶妈妈给方黎介绍了一众亲戚们,还一个劲的给他夹菜,完全一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的架势。

叶爸爸则是跟方黎拼上了酒,可惜,他的酒量跟久经沙场的方黎相比还是差了点,要不是叶妈妈拦着,估计他当场就倒了。

吃过晚饭,叶爸爸突然提出让方黎跟他下楼溜溜弯。

一路上叶爸爸都没有说话,一直走到一条坑坑洼洼的马路边上,这才指着前方。

“这条路就是菲菲小时候上学的路了,从家到学校走路要半个小时,那时候孩子都是自己去学校的,只有我每天骑着自行车接送菲菲上学、放学,寒来暑往,一天都没断过。”

虽然叶爸爸说得很隐晦,不过方黎也大概明白他想说什么,相比于大富大贵,他更希望闺女能够遇到一个待她始终如一的男人,在他看来,方黎这个阶层面对的诱惑太多,并不是值得闺女托付终身的选择。

方黎笑道:“叔叔,未来太遥远,有太多不确定因素,无论我做出怎样的承诺在时间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不过我相信日久见人心,您会看到我的诚意的。”

叶爸爸认真的盯着方黎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叹了口气:“天快黑了,回去吧。”

回到叶家,亲戚们都离开了,四目相对不免有些尴尬,方黎喝了酒不好开车,但是,叶家就两间房。

原本方黎是准备睡沙发的,结果叶爸爸却表示,让叶雨菲跟叶妈妈睡一间,他跟方黎睡一间。

......

转过天,方黎顶着一双熊猫眼出来洗漱,叶妈妈关切的问:“小方这是昨晚没睡好吗?”

“哦,有点认床。”方黎苦笑。

这回叶雨菲总算是重获自由了,吃过早餐,就上了方黎的车,见他一副哈欠连天的样子,还打趣道:“我的方大老板您也太娇气了吧?认床也不至于一会儿没睡吧?”

方黎没好气道:“我这哪是认床,你爸那呼噜打得跟地震加雷暴一样,我一晚没睡好嘛。”

“噗~~~”叶雨菲幸灾乐祸的笑出鹅声。

“不许这么说我爸。”

“......”这就是小棉袄吗?方黎突然想将来生个闺女也不错,不过转念又一想,生个闺女往后长大了还得看着她嫁人,多闹心啊?

叶雨菲见方黎心不在焉的样子,于是提议:“你先在附近找一家酒店休息一下吧。”

“好啊。”对于这个提议方黎自然是一百个乐意。

“别闹,好好睡觉,我下午还有课。”酒店房间里,叶雨菲打掉方黎作怪的手,娇嗔道。

方黎看了一眼时间:“还来得及。”

“啊......”

......

2013年12月4日下午,工信部正式向移动、联通和电信三家运营商发放了TD-LTE牌照,也就是俗称的4G牌照,这也预示着华夏即将进入4G时代。

同样也是这一天,孙华楠来到武市,准备做最后一搏。

柳元在跟方黎汇报着今天的行程,末尾,柳元说了一句:“方总,有个叫孙华楠的人想要约您见个面,他说自己是大黄蜂打车的创始人。”

方黎签字的手停了一下,此时的网约车市场已经逐渐明朗,滴滴的程伟已经接受了企鹅的投资并且占据了打车市场份额的59.4%,而快的覆盖城市也达到了40座城市,双方将会在明年1月份,也就是下个月打响著名的网约车补贴大战。

其实早在2012年的时候,程伟就已经创办了滴滴,那个时候方黎就在犹豫要不要投资滴滴,后来想想还是放弃了,主要是当时他手上还没有足够的现金流支撑,贸然卷入一场必定会发生的烧钱大战,实在不明智。

后来手上虽然逐渐宽裕,但是滴滴跟快的身价暴涨,已经错过了最好的入场时机,再加上企鹅跟阿里的阻挠,方黎算是全程在这场网约车大战当了一回观众。

但是,突然听到柳元提起大黄蜂打车,方黎这才想起,曾经这个打车软件也是网约车市场里排名第三的存在,当初其实并不是大黄蜂打车做得不够好,而是融资渠道不通,最终被滴滴用烧钱的方式击败。

方黎想了想:“安排他到会议室吧。”

“嗯。”柳元转身退了出去。

孙华楠被带到会议室后,有些坐立不安,等了差不多一刻钟,这才见到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接见他的并不是易支付的某位高管,而是方黎本人。

“方总,您好。”孙华楠原本还沉在谷底的心又一下子被拽了起来。

方黎跟他握了握手,也没有客套,直接开门见山:“孙总,诉我直言,我现在还没有成立投资公司,你是怎么想到来我这里拉投资的?”

孙华楠坦然道:“现在BAT都在疯狂扩展自己的投资版图,我相信以方总也绝不甘心只是做第三方支付跟即时通讯,当然,我也并没有把握,只是赌一把而已。”

方黎点点头,这个人还算诚实,投资看的不仅仅只是项目,更重要的是人,他并不太喜欢那种一开口就给人画大饼的创业者,虽然这些人成功的几率其实比很多技术型创业者要高。

“可以介绍一下大黄蜂打车目前的情况吗?”方黎问。

“当然。”

孙华楠对大黄蜂打车的各项数据张口就来,显然不是那种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发号司令的创业者,随后他又总结道:“我们大黄蜂打车目前的主要受众是的士司机,在魔都这一块,我们的市场占有率远远超过滴滴跟快的,不过我们的资金有限,在其他城市,我们的推广很艰难。”

方黎点点头:“大概情况我已经了解了。”

“我刚刚听你的语气似乎对滴滴跟快的很不服气,觉得他们只是仗着资金上的优势,才能做到现在的规模?”方黎话锋一转。

孙华楠张了张嘴,最终还是点头承认。

方黎正色道:“在我看来,融资也是衡量创业者能力的一项标准,而且是重要标准,现在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创业公司那么多,你凭什么让投资人相信,你会成功?”

“这......”孙华楠一时语塞。

“行了,往后多跟投资人接触你就会学到了,你回去准备一下,我会派人对大黄蜂打车进行价值评估的。”方黎拍拍他的肩膀道。

孙华楠呆了一下:“方总,您的意思是,您同意投资我们了?”

“不然呢?”

方黎走后,孙华楠直接在会议室里蹦了起来,激动道:“YES,大黄蜂终于有救了!”

......

方黎回到办公室之后,把柳元叫到了办公室:“柳元姐,我记得你之前就是做风投的吧?”

柳元愣了一下,不明白方黎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方黎把手里的文件放下:“刚刚我已经决定投资大黄蜂打车,现在需要一个人对大黄蜂做尽职调查跟评估,就麻烦你带队跑一趟吧。”

“我?”柳元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方黎笑道:“怎么?觉得自己能力不够,还是怕别人说你靠关系上位?”

柳元没有回答,不过眼神却逐渐燃起斗志,她舔着脸来给方黎当助理可不仅仅只是为了当个助理。

“我这就去魔都。”

很快,圈内传出一条消息,一家叫做天元投资的风投机构成立,注册资金2亿人民币,相对于许多动辄可以调度几十亿美金的金融机构,这家新成立的风投机构,可以说毫不起眼。

然而,这件事情,却在互联网圈跟风投圈掀起了轩然大波,因为这家天元投资的老板叫做方黎。

之前方黎虽然也有过几笔投资,但全都是以个人名义进行的,天元科技集团之前的业务范围也很克制,并没有像阿里和企鹅那样四处出击,就连一向保守的百度,投资的领域都比天元科技集团要多。

原本,大家以为方黎会专注在移动支付领域跟即时通讯领域深耕,然而,天元投资的成立预示着,方黎已经积蓄了足够的力量,要开始在资本市场有所作为。

也难怪互联网圈跟风投圈如此紧张,前有阿里、企鹅后有百度,现在又有天元科技进场,可以预见,将来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整个市场格局也会因此产生巨变。

阿里马此时远在纽约听到这则消息当时也站在窗外呆立许久,最终却也只能叹息道:“他终于也走出了这一步!”

麻花藤也同样如此,对他来说,方黎就是彻底的搅局者,他的出现已经将企鹅在即时通讯领域的布局搅得一团糟,在支付领域更是让他头疼不已,现在方黎又要进入投资领域,难道这次也是冲着他来的?

“哼,装什么清高,屠龙者终成恶龙,你还不是照样踏出了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