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苍回到房中,抓紧时间修炼。

这是最后的时间,他连春风阁都不去。

他开始使用王诗意给的这一块鸡蛋大小的神晶,里面充斥着精粹的能量,一看就是稀罕之物。

神晶确实是稀罕之物,鸽子蛋大的一块就价值连城,更何况是鸡蛋大小的一块,就更加珍贵稀有。

这一块神晶,是宗门奖励给王诗意的。但是,一直以来,她都没舍得用。

她得知陈苍能操控纸鹤,便猜测陈苍的精神力比常人要强大。

她有师尊指点,也有宗门资源的支持,是幸运的。

然而,陈苍却没有。

陈苍没有师尊指点,也没有资源支持。所以,她把珍贵的神晶拿出来,供陈苍使用。

用她的话来说,要是陈苍也是神文师就好了。

实际上,她不知道的是,陈苍早已踏入神文师的行列,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

陈苍开始吸收神晶上面的能量,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足足花费了一个时辰。

神晶里面的能量很纯粹,很浓郁,源源不断地转化为精神力,充斥着陈苍的精神力空间。

陈苍的精神力浩渺如海,就是有待开发而已。

这一次他吸收了神晶里面的能量,精神力再增。多了的这些精神力,不需要二次开发,可以直接使用。

陈苍感受着体内的精神力,有些纳闷:“也不知道我具体处在哪一步?”

他知道他的精神力数量很多,威力很大。但是,具体有多强,他就不知道。

“看来,我还得和王诗意那小妮子多交流交流。”他嘀咕道。

陈苍增加精神力之后,便开始修炼从王诗意身上薅到的天意四字诀。

天意四字诀,核心分别是四个字,代表世间的四种天象,分别是风、雪、雷、电。

通过功法修炼,这比单纯的“练字”要有意境,所发挥出来的威力也将更恐怖。

风之狂、雪之寒,雷之怒、电之快,这边是四个字要表达的核心意境。

陈苍得到的,不止是功法,还有王诗意这段时间所修炼得到的感悟。

有了功法,有了感悟,还有海量的精神力,所以,陈苍修炼起来,事半功倍,效果十分显著。

他没有在房中修炼,因为小小的军房,根本承受不住他修炼时产生的威力。

借着夜色,他悄然摸出城,来到荒原之中修炼。

他按照功法,凝聚精神力,开始写第一个字:风。

写第一遍的时候,他手中的动作很慢,却铿锵有力。

所谓无风不起浪,风起万物生。

当他写出风字的那一刻,一股股可怕的力量顿时爆发出来,源源不断地朝着远处席卷而去。

一时间,狂风肆虐,飞沙走石,让周围化为一片狼藉。

“威力还是不够啊。”陈苍初次写风字,有些不满意。

于是,他开始写第二遍。第二遍,他写得更快,但威力更加恐怖。

当风字成的那一刻,以他为中心,沙尘漫天,周围长了千年的沙柳连根拔起。

狂风呼啸,以他为中心,一直朝着周围席卷而去。

两公里之外,一队手持武器的人,借着黑色,正在悄然潜行。

他们为了减小目标,已经放弃骑马,选择徒步而行。

仔细一看,是五个人,都是江湖豪客的打扮。

他们手中的武器各不一样,有的拿镰刀,有的拿黑剑,有的拿弯钩,有的拿铁链,还有一个拿巨斧。

他们在夜色中悄然潜行,只听一人道:“大哥,这一次南王找到我们大漠五散人,让我们进凉城做斩首行动,许诺事成之后给我们白银三千两,黄金一百斤,他该不会食言吧?”

很快,只听那个手拿大镰刀的人道:“南王身为荒匪部落的五王之一,喜欢结交江湖人士,素来是讲信誉的。出发之前,他就给我们送了十个美人,还送了一千两白银做定金。这已经表明了他的诚意,只要我们把事情做好,不怕他食言。”

又听那个手拿黑剑的人道:“大哥说的不错,南王需要树立威信,是不会食言的。我们进城之后,按照名单上的目标展开行动。能杀多少就杀多少,一定要隐蔽。”

他们手中有一份名单,上面写满了名字。

第一个名字,赫然就是陈苍。

第二个名字,是城主王天风。

第三个名字,是孙天魁。

李梁、方烈等军中的得力战将都在名单之中,甚至于还有凉城大家族的人,包括元家的家主元陌。

杨家家主杨中石,杨府公子杨轩朗赫然在列。

只听五散人之中的老大道:“此次斩首行动,那陈苍有龙魂刀在手,我们是万不能惹的。我们最重要的目标,是城主王天风还有最高统帅孙天魁。

当然,在这之前,我们可以先把元家家主元陌、杨家家主杨中石等人宰了,让凉城先乱起来。等闹得人心惶惶的时候,我们便更有机会杀掉王天风、孙天魁等人。”

“大哥好计策。”其他几人听后,不由得称赞道。

“以我们五散人的修为,除了手握龙魂刀的陈苍之外,其他人都不足为惧。最强的王天风只是一个涅槃境初期的修士,其他孙天魁、元陌、杨中石之流,更只是气海境修士。这一次,我们的任务要争取干净、利落、完美。”

大漠五散人,是大漠中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他们五个人是五个拜把子兄弟,最强的那人赫然是一个涅槃巅峰的修士,最弱的那人,也是气海巅峰的修士。

他们这样的组合,要是放在凉城,确实可以横着走。

所以,他们对于这一次任务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忽然,他们感觉前方有一阵风刮来。

“起风了。”手握大镰刀的老大不由得蹙眉。

其他四人见状,露出惊讶的神色,道:“怎么突然刮起这么大的风?”

前方,风越来越大,飞沙走石,黄土漫天。

狂风呼啸之中,还夹杂着一根根沙柳。

狂风肆虐,肆无忌惮,朝着几人席卷而来。

老大修为最强,第一时间发现不对劲。

他感知到大风吹来的方向,似乎有人影晃动,“这不是普通的风,而是有人在修炼。”

那个手拿铁链的人吃了一嘴的沙子,不由得破口大骂:“这个时候在这里修炼,那人是有病吧,啊呸。”

……